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32728活跃度
  • 14674发帖
  • 13187主题
  • 0关注
  • 189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 2022-05-21

    下载的庭妍〈觅爱情人〉是乱码…

    乱码 ✎ 提问咨询 .
热门专题

[✿ 5月试阅 ✿] 贞子《傲娇老公人鱼妻》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2-4-27 10:3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傲娇老公人鱼妻》
作者:贞子
系列:红樱桃RC1503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22年05月06日

【内容简介】

爱丽儿本是纵横海底世界,鱼见鱼爱的人鱼公主
为了通过为期一年的成年礼考验,变成一颗魂珠
靠着借尸还魂,好好体验一回生而为人的滋味──
杀鱼啦!痛是她醒来之后的第一个感觉
一个健壮的雄性人类压在她身上做羞羞的事
这个叫于鹰的男人还怒气冲冲指控她对他下药
她是不知道这个身体的原主莫爱丽是不是真的下药
只知她初来乍到就被他折腾了一整晚,这才叫冤吧!
说来她对于鹰的印象差到极点,他不但小气还会骗鱼
明明说好只要她签字离婚,他就会放过儿童之家的
结果却断她金援,牵连一帮无辜的孩子,简直坏透了!
什么嘛,这男人到底有完没完啊?
闹离婚的是他,不离婚的也是他,根本把婚姻当儿戏
不过看在他妥妥是坐拥金山银山的大肥鱼
靠他就可以吃香喝辣,爽爽当条咸鱼,何乐而不为?
反正最多不到一年的时间她就要跟他说掰掰了
至于于鹰这个现成老公,自然是哪里来哪里去罗!


  第一章

  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停泊着一艘巨大的白色游艇,游艇的甲板上站着一个男人,他的目光眺望远方,手里握着一杯酒。

  忽然间,他手一松,酒杯瞬间砸落在地上。

  酒液瞬间洒了一地,厚实的酒杯倒没摔破,只是发出的声响把从船舱里跑出来的短发女孩给吓了一跳。

  「哥!你怎么了?」

  「我要是告诉你,我刚刚看到了人鱼,你信不信?」男人眯起眼,想要看清楚一点,只可惜他目光所到之处没有他说的人鱼,只有一只海豚不停在海面上跳跃。

  女孩也看到海豚了,惊喜的表情只维持一秒钟,随即哭丧着脸朝船舱里喊道:「罗礼安,你快来啊!我哥脑子不正常了!」

  「你才脑子不正常!」男人回头一瞪,一把掐住女孩澎润的脸颊使劲捏。

  女孩泪眼汪汪,幸好一双大手及时把她哥的魔爪拿开,不然她的脸要疼死了。

  「行了!阿鹰!」解救女孩的自是叫罗礼安的男人。

  跟着他急匆匆走出船舱的还有一名长发女子,一双眼睛在见到兄妹俩之后,始终锁定在于鹰的脸上,爱慕之情溢于言表。

  「于雀她乱说话,我是她哥,教训她还不行?」于鹰翻了个白眼,不耐烦至极。

  「我才没乱说话呢!乱说话的是你!说什么看到人鱼?你就算脑子没问题,眼睛也出问题了好吗?」于雀气呼呼替自己辩解,随即又惊恐地睁大眼,喊道:「哥!你该不会是今天早上被爷爷逼着跟那女人生小孩,气到中风,产生幻觉了吧?」

  「你才中风!我要是中风也是被你气的!」于鹰伸手就要把白目的妹妹抓来好好调教一番,当然被护小鸡似的罗礼安给挡下了。

  于雀趁机把长发女子推出来,「雪静姊,你出来说句话嘛!」

  被点名的长发女子眸光温柔似水,对着于鹰软声道:「阿鹰,你如果真这么厌恶这段婚姻,不如我们再去跟爷爷说说看?你已经勉强自己跟一个不爱的女人结婚了,怎么还能要求你们有孩子呢?爷爷要是真想抱孙子,就应该放你自由才对。」

  「就是嘛!都一年了,那个人肚皮还没动静,说不定她不能生呢!」于雀忽地双手一拍,喜出望外道:「那太好了!就不用怕她妄想母凭子贵,霸占着于家少奶奶的位子不走了!」

  「什么叫那个人?她是你大嫂!而且你才阴魂不散!走到哪跟到哪,还带一串尾巴来。搞得我想自己静一静都没办法!」于鹰的大手终于罩住妹妹的头顶,三两下撸出一个鸟窝来。

  「哥!你怎么这么说!我们是怕你想不开,万一跳海了怎么办?才跟过来开导你的耶!谁叫你最近总是奇奇怪怪的……」

  「我哪里奇怪了?」

  「你最近老帮那个人讲话就很奇怪啊!现在还要我叫她大嫂?她又不是你心甘情愿娶进门的老婆!要不是她心机重,爷爷才不会逼你娶她呢!她肯定是想从我们家捞什么好处!现在她再怎么温柔无害都是假象,等我们放松戒心之后,她的狐狸尾巴就会跑出来了,哥你可千万别上当啊!」

  「放心!她不是那种女人啦!」

  于鹰胸有成竹的发言引来另外三人面面相觑,他看到也当没看到,显然不打算解释清楚。

  「哥,你该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谁喜欢她啊?再乱说我就揍你屁股!」于鹰忽地调高音量,拳头高举在于雀面前晃呀晃的,后者连忙躲到罗礼安身后。

  「你要是对她没感觉,离婚还不容易吗?就像于雀说的,都一年了她还没怀孕,爷爷急着抱孙子的话,只要说她不孕不就好了?如果她真像你说的那样没有私心,肯定会配合我们的。」女子蓦地介入兄妹俩的斗嘴,看着于鹰的目光彷佛藏着千言万语。

  「对啊!对啊!」于雀立刻赞声,还拍拍自个儿的胸脯道:「我回头就去跟爷爷说,哥再不离婚,他就不用想抱孙子了,那爷爷肯定会动摇的!」

  「造谣她不孕?这我可做不出来。」于鹰的脸色明显冷了下来,于雀是立刻闭上嘴巴,另一张柔美的脸蛋则是血色尽褪。

  「我觉得雪静说得不无道理,何况这只是权宜之计,相信莫小姐也会体谅的。而且爷爷看着我们三个一起长大的,有我们帮着劝,说不定爷爷这次真的会同意让你离婚。」罗礼安在于雀拚命眨眼的暗示下,也跟进劝说的行列。

  「算了吧,他看着我们长大,我们何尝不是看着他变老的?老头子都把遗愿两个字摆出来了,还谈个屁!吃饭吧,老子肚子饿死了!」于鹰摆摆手,免了众人接下来的一顿苦口婆心。

  他率先走进船舱,其他三人也只能跟着进去,就此结束话题。

  很快地,海面上又恢复一片宁静,谁也不知道,海面下的骚动还没结束呢!

  「真是吓死鱼了!那个人类眼力怎么那么好?这么远他都看得到我?」美妙动听的声音蓦地响起。

  「公主,恕属下直言,您的行为太鲁莽了,怎么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跃出海面?要是被人类发现我们的存在,那……」

  「那极有可能带来人鱼世界的灭亡……吼!利安!你每次都说这些,我都会背了!我就说我是为了救那只海豚啊!你没看那只鱼鹰的嘴巴都要啄上她了吗?」

  公主大剌剌地翻了个白眼,掏了掏精灵般的尖耳朵,长而卷的紫蓝色发丝随着海流摇曳生姿,生动又俏丽。

  在她面前的利安也十分俊美,一头黑长发披露在他赤裸的上身,更添几分魅力,可惜他的表情很是严肃,还透着经年累月的无奈。

  谁能想得到,他们会潜在深不见底的海水里大肆交谈,这种事人类当然是做不来的,所以他们肯定不是人。

  「嗖!嗖!」两声,公主跟利安一前一后以一种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向海底俯冲而去,随着他们的动作一起摆动的除了飘逸的长发,竟然还有颜色绮丽的巨大鱼尾。

  是的,他们是应该只存在童话故事里的人鱼,利安口中的公主更有着人类耳熟能详的名字──爱丽儿。

  她的全名其实是爱丽儿二世.塞壬.波赛顿.特里顿思,不过实在太绕口了,叫爱丽儿方便又省事。

  人类那本《美人鱼》的故事书他们也有,还是家家户户必备的育儿宝典,目的在于教育人鱼界的珍贵幼苗们千万别像故事里的爱丽儿一样,为了个识人不清的笨男人牺牲自己化为泡沫,简直鱼界之耻。

  她的国王老爸给她取了个一模一样的名字就是要她时刻勉励自己,千万不能走上一样的路。

  其实她觉得老爸跟其他家长都是瞎操心。真实的人鱼世界跟故事书里写的根本不一样嘛!

  他们哪有故事书里写的那样与世隔绝?事实上,他们人鱼对人类这种生物并不陌生,甚至有上岸化形为人跟人类接触的机会,只不过时效比较短,最多一周一天而已,身体机能也还不能算是真正的人类,所以处处受限,就连想像人类一样吃喝都不行,但总归聊胜于无。

  想想故事里的爱丽儿不就是因为第一次上岸,才会被区区一个人类迷得团团转吗?她可不一样呢!

  综观她十多年的鱼生,她上岸的次数可是同龄鱼里最多的!人类世界对她来说确实新奇有趣,但她还是想当人鱼啊!

  果然见识多了,好奇心就少了,踏上陆地的危机也会大幅降低,这就是他们人鱼的大智慧。

  要他们像故事书里一样对陌生的陆地敬而远之,怎么可能呢?人鱼可是十分骁勇善战的,懦夫的行为坚决不能忍。

  除了鼓励上岸探索,成年当天还能从巫师公会──对,没有什么深海女巫,也不会发生用歌声换双脚的那种黑市交易,人鱼的巫师都是可爱又亲切的爷爷奶奶──那里得到一份大礼。

  这份成年礼是礼物也是考验,为期一年,在这一年内,成年的人鱼会在巫师施法下变成一颗魂珠,传送到陆地上一个已死之人的体内,靠着借尸还魂,好好体验一回生而为人的滋味。

  到那时候,他们不但能像人类一样吃吃喝喝,还有机会切身感受一下人类的七情六欲,这可跟上岸一日游完全是不一样的层次呢!

  至于会变成什么人?就像抽盲盒一样,只能各凭运气了。毕竟巫师公会没有品管部门呀!

  听起来好像有点不靠谱?确实是。

  幸好,有监于过去借尸对象的条件良莠不齐,导致有些人鱼还魂甚至没过一分钟就又被人给弄死了,现在巫师们都会确保人鱼变成人类之后还拥有一些能力保命。

  比方说,足以催眠人类至发狂的歌声,还有格外敏锐的五感,都能帮助他们化险为夷,珍贵的魂珠更是能让他们以人类的状态潜入深海数日也不会有问题。

  如此一来,几乎每尾人鱼都能顺利挺过这一年的试炼。只要没有与人类留下子嗣,他们在一年期限届满的当日随时都可以──而且是必须──回到海中变回人鱼。

  也就是说,一旦跟人类有了孩子,此生就再也回不去大海了。

  这条警告听起来很可怕,但她爱丽儿才不怕呢!就说了她对人类世界没有依恋,就算当一年的人类也不会改变她的想法啦!

  要不是每条人鱼成年都得走这么一遭,连王室也不例外,她才不想离开海底这么久呢!

  「明天就是成年礼了,还望公主别再节外生枝。」回到礁石盘绕而成的城墙时,利安仍不厌其烦地叮嘱道。

  「知道啦!到明天成年礼之前,我保证不会见到任何一个人类!这样总可以了吧?」蓝绿色的大眼睛又翻了一圈,换她语重心长了。

  「我说你啊,等明天成年礼你也变成人类之后,可得改掉这婆妈的毛病,不然会变成边缘人的!」

  「我无所谓。」利安一脸冷漠。

  这家伙!

  爱丽儿摇摇头,无奈地瞪着他。

  他是她的随从,更是她一起长大的挚友。其实她很清楚举目无亲的他现在也就只会对着她婆妈了。

  唉,明天开始他们就要分开了,而且是整整一年!他们从来没有离开对方这么久过,她一定会很想念他的唠叨的。

  「公主,趁现在还有一点时间,不如我们复习一下上岸之后要注意的事情……」利安简直像会读心术一样,惊得她鱼鳞差点掉一地。

  「别别别,明天一早就是成年礼了,我们还是赶快回家洗洗睡了吧!」她说完这句就开溜了,绚丽的鱼尾迅速成为利安眼中望尘莫及的一个小黑点。

  「呼!吓死我了!希望一年过后,人类世界能够治疗好利安的话痨病!」躲在一座珊瑚礁后面的爱丽儿双手合十,诚心祈祷。

  她打从心里认为,一年过后,她跟利安都会顺利回到海底世界,对于即将到来的一年「人生」,她一点也没有对未知的恐惧,也没有过多的期待,她只有好奇一件事而已。

  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类,究竟是什么感觉呢?

  痛是爱丽儿醒来之后第一个感觉。

  杀鱼啦!怎么这么痛啊啊啊──

  还魂原来是这么痛的吗?简直比被鲨鱼撞到礁石上还要痛上百倍!

  那时候是皮肉痛,但现在她觉得自己好像快被剖成两半了!

  爱丽儿忍着剧痛睁开沉重的眼皮,原本涣散的焦距逐渐聚拢,停留在一张陌生的脸上。

  是一个雄性人类。

  他看起来对她很不满,为什么?

  困惑的视线从雄性的脸上移转到身下,她先是看见属于自己的一双腿──很白很匀称,相当符合她的审美──然后她就发现这双腿正虚软地挂在雄性的腰侧,随着雄性一前一后的动作而颤动不已。

  他在对她做什么?

  她愣愣地盯着雄性的腰腹,那里的皮肤跟其他地方一样都是古铜色的,跟她的白皙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看起来是那么的强壮有力,特别是那块肌理分明的腹部一次又一次撞上她的腿根处时,她都觉得自己快要被碾碎了。

  她该不会就是传说中那种一还魂就阵亡的倒霉鬼吧?那她应该赶快催眠他,可是她都快痛死了,张口也是五音不全,还催个毛啊!

  人类的身体原来是这么脆弱的吗?

  她偏不服输,伸手用尽所有力气掐住雄性放在她腰上的手,想要阻止雄性的动作,殊不知却迎来更加猖狂的颠簸。

  「怎么,后悔了?敢对我下药就该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雄性恶声恶气地说着,腰臀在她的身上大起大落。

  爱丽儿强忍痛楚挣扎着要起身,虽然始终挣脱不了他的禁锢,但至少看清楚了他究竟是拿着什么凶器在折磨她。

  那东西就藏在他那对比她的还要粗壮两倍的大腿之间,是深红狰狞的一柱活物。

  不知道为什么,光是看着就教她浑身古怪极了,遂忙不迭地转移视线。

  「现在还想在我面前演纯情?来不及了!这不是你要的吗?」粗嗄的嗓音在头顶上响起,雄性强硬地托着她的后脑勺,要她看清楚了那柱粗重的东西是怎么进入到她的身体里的。

  于是爱丽儿注意到她双腿之间,过去化为人身时光滑平整的部位,如今竟然出现了一道缝隙。

  更教她惊讶的是,那道缝隙看上去实在脆弱极了,却能完全容纳那样粗长可怖的东西。

  她亲眼看着深红硕大的顶端无情撬开紧闭的隙缝,痛楚再次席卷而来,但她的惊呼并没能阻止雄性的前进。

  她只能看着躁进的柱体挤压出缝隙的层层皱褶,强硬地深入她的身体,直到分外火热的根部紧紧贴住她已经被折腾得白里透红的下身。

  她就像被钉在板子上的鱼一样动弹不得,浑身上下除了痛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特别是含着雄性那把热铁的地方更是又痛又胀,教她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但雄性显然没有她的不知所措,他快速地动作起来,炽热的柱身不停在她身体里抽送,几乎要把她的勇敢给磨光了。

  真的好疼啊!比鱼鳞被拔了还疼……

  「你哭什么?该哭的人是我才对,居然被你给骗了!还以为你不是那样的女人,我竟然还……」

  还怎么样她不知道,因为雄性忽然就不说话了。

  泪眼蒙胧间,她看清楚他的表情还是很凶,可是却从她身上退了出去,为此,她情不自禁给了他一个感激的眼神。

  然而他的脸色却瞬间变得更难看了,双手也很不客气地将她整个人翻转过来,然后赤身裸体地趴在她背上发出警告。

  「你别以为我会对你手下留情!你给我仔细听清楚了,今天晚上都是你自找的,别以为我们发生关系你就能纠缠我!不识相的话,我会让你后悔莫及!」

  他是什么意思她听不懂,她只知道那一柱残暴的热铁又回到她身体里了,动得又快又急。

  跟刚刚不一样的是,他的双手放肆地在她身上游走,一下溜到她的胸前,一下又滑到她的双腿之间,不停玩弄着这副连她自己都不熟悉的躯体。

  迅猛的挺动还在持续,她应该要觉得痛的,却没想到竟然会出现了疼痛以外的感受?

  一波波陌生又刺激的感觉彷佛浪潮一般冲击着她,几乎要将她整个人灭顶,令她忍不住张口呼救,然而一出口却是连她听也没听过的呻吟。

  「妖精!」她听见他咒骂这么一声,随即浑身一紧,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不是吧?这样他都能发现她不是人?

  「嘶!」

  她听见身后的雄性大大吸了一口气,两只大手将她的腰掐得更紧更牢,紧接而来的激烈撞击迅速将她刚刚的担心受怕都撞飞了。

  「刚刚不是还可怜兮兮,搞得像我霸王硬上弓一样,现在却咬得这么紧!我看妖精都比你诚实吧!」雄性一边说一边大肆挺动。

  原来不是认出她了吗?

  正庆幸着,臀瓣就遭人赏了两巴掌。

  「呀啊!」她只叫了一声,剩下的便是坚硬下腹不停拍打着柔软臀腿的声音,一下又一下,重得几乎要将她整个人顶飞。

  她忽然觉得自己像尾煮熟的鱼,热气蒸腾,浑身上下又麻又烫,身体里面又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似的怪异。

  爱丽儿急忙向后抓住他的手,想要得到一些依靠,纵使把她变成这样的人是他。

  他则是趁势反扯住她的手,腰臀用力一顶,在她体内作乱的火柱瞬间进入到一个不可思议的深度。

  「呀──」她忍不住放纵尖叫,格外妖娆的音频扰乱了身后人的节奏。

  一阵紊乱的顶弄之后,她听到雄性发出阵阵低吼,随即就像一座小山倒了下来,将她死死压在床上。

  到了这一刻,爱丽儿终于再也抵抗不住这股前所未有的倦怠,眼皮一闭,恨不能睁开眼后就能回到海底。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