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admin@fumiaotxt.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28016活跃度
  • 12305发帖
  • 10910主题
  • 0关注
  • 173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 9月试阅 ✿] 良音《盲妃》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1-9-22 10:37: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盲妃》
作者:良音
系列:蓝海E111201-E111204
出版社:新月文化
出版日期:2021年09月22日

【内容简介】

残暴王爷傲娇魂,嘴毒心软护娇妃!
沈容倾脚下一绊,身子一歪。
魏霁伸手一捞抱入怀,「小傻子又发呆。」

蓝海E111201 《盲妃》卷一
为了改善自己与寡母的处境,以及前世恶火焚身的下场,
沈容倾毅然决然奉旨嫁给令人闻风丧胆的慎王魏霁,
也不知是不是冲喜发挥作用,昏迷许久的他竟在新婚第二天醒来,
如今她这被硬塞进门的盲眼王妃可得小心应对以免被扫地出门,
令她意外的是,他非但不像外人所言冷酷残暴,反而对她照护有加,
他会在她独自回门,受亲戚刁难时假装路过给她撑腰,
在她因看不见跌倒时口口声声骂她傻,却会伸出援手帮助她,
见她因人设计陷入火海,更是不顾体内的毒,催动内力救她,
他如此诚心待她,她却时时刻刻担心他发现自己的大秘密……

蓝海E111202 《盲妃》卷二
能嫁给魏霁,大概是她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吧!
虽然他以捉弄她为乐,却也总是将她放在第一位,
她参加宫宴遭到变态王爷挟持,欲行不轨伸出狼爪,
他及时救她脱困,并亲自为她上药包扎,
听闻民间流行丈夫赠妻子新婚礼,他便放下身段偷偷跑去买首饰赠她,
知道她母亲久病未愈,请来神医诊治,解决了她的心头大事,
他还会带她登高赏花,仔细描述眼前的景象,温柔地当她的眼睛,
然而俗话说的好,纸包不住火,精明不减的他终是察觉端倪,
亲手揭穿了她一直以来的谎言……

蓝海E111203 《盲妃》卷三
沈容倾真想知道为何人人都想陷害魏霁与她,
皇后编造一出他酒后乱性的戏码要挑拨他们夫妻感情,
威胁她当眼线透露王府消息,但只有她知道他身上有股特殊的「味道」,
若是那婢女真被怎么了,不可能完全没沾染到,想拐她入坑,没门!
新帝忌惮他,眼见西境动乱频传,下旨派他前往镇守,
而她娘家这边也不消停,大伯母在她回去探望时趁机设局,
竟联合庸医暗指她是不祥之人,害得祖父的病情突然加重……

蓝海E111204 《盲妃》卷四(完)
从祖父那儿拿到当初先太子被构陷的证据,
沈容倾急着要赶回王府把东西交给魏霁,
哪晓得人还没上马车就被敲晕,
幸好她早把东西调包藏好没被发现,还因此揪出娘家的内鬼,
再加上魏霁及时神救援,他们这会儿才能一起研究那些证据,
真不是她要说,他俩加起来就胜过一个诸葛亮,
居然从她父亲留下的一篇文章中推敲出「两大线索」,
接下来就是前往西境求证去啦!不用想也知道路上定会遇到伏击,
除了想要一雪前耻的西戎人,但真正难缠的总是「自家人」……



  第一章 入门冲喜

  庆文二年,夏日将歇,沉沉雾霭裹挟着属于下个季节的冷意。晚风从回廊间穿插而过,寒蝉在树干上嗡嗡地低声持鸣,隐约似有一场夜雨。

  今日据说是这个月最后一个吉日,赐婚圣旨下得匆忙,内务府从接到消息到找人过来定下良辰吉时,也仅仅是走了个过场。

  宫里头的老人都知道,慎王魏霁与新帝表面兄友弟恭,实则早已不睦多年。新帝欲拔除这个眼中钉肉中刺已久,如今这场荒谬的冲喜,无非是物尽其用,做给世人看看罢了,因此根本没有人将这场婚礼真的当回事。

  红绸挽成花高高系在王府门前的匾额上,仍显得清清冷冷的,朱红色的灯笼照不亮门前的路,雾蒙蒙的夜色压抑着人心。

  廊间月色下,沈容倾身着金丝凤纹祥云大红嫁衣,下意识轻轻攥了攥手指。

  「那么,老奴就随王妃先走到这里了。」冯公公刻意扬高了嗓音,视线瞥过那尽职遮挡着新王妃容貌的红盖头,敛起拂尘略略一弯腰,赔笑间肆无忌惮地行了个极不合规矩的礼。

  从前宫里的人到了慎王府断不敢这样做事,一直面无表情引路的吴嬷嬷不由得轻轻皱眉,又将目光移向沈容倾的身侧,担心她的陪嫁丫鬟见此会沉不住气。

  沈容倾没留意冯公公前半句说了什么,大抵也能猜出他这是迫不及待打算回宫向皇上覆命去了。她微微颔首,示意身侧的月桃去拿早已预备好的赏银。

  冯公公上下打量了她一下,望着那身大红嫁衣下的窈窕身段和衣袖间不经意露出来的那一小节白玉无瑕的手腕,不由得暗道:这沈家的三姑娘跟传闻中的不大一样。

  不过这样的感慨稍纵即逝,他瞟了眼身旁紧闭的大门,垂下头不怀好意地一笑。

  宫里的太医说了,慎王此番醒不过来,最多凭那上好的汤药吊着,坚持到这个月末。

  任她再不一样又能如何,还不是命不好瞎了眼睛,又落了个给那将死之人冲喜的结果。

  冯公公掂着手里的银子,将头一低,赔笑道:「多谢王妃赏赐,老奴告退。」

  宫中的人陆陆续续走了,廊间只剩吴嬷嬷提着灯笼推开了那道大门。

  她恭敬地福了福身,「时辰不早了,王妃早些休息,若有什么需要,着人唤老奴一声即可。」

  沈容倾声音轻缓,「有劳嬷嬷了。」

  月桃扶着她的手跨过门槛,身后的吴嬷嬷自觉将门掩上。

  屋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药味,因点了几盏红烛,不至于完全陷入黑暗。

  这类寝室的布局大多相似,会分为里外两间,外间会布置些桌椅、屏风、博古架,侧面再设一道门相隔,里面才是真正的卧室。

  沈容倾感到身侧的人呼吸一滞,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可能是里间的门没有关。

  月桃将她的胳膊攥得很紧,她隔着宽大的衣袖也能感受到月桃在发颤。

  「主……主子。」月桃下意识地看向自家主子想寻求些安全感,奈何大红的盖头掩着,什么神情也看不见。

  里间的光线比外间还要暗,明明有红绸和喜烛布置,可依然阴森得让人遍体生寒。

  她这时才想起陪沈容倾过来前听到的那些坊间传闻。

  有人说慎王魏霁其实不是人,是会吃人的妖魔鬼怪,每逢月圆夜便要生吞活剥几个,好维持人形。

  好好的人进了这王府的大门便再没出去,月圆夜第二日一早总有沾满血迹的衣裳被下人从后院扔掉。

  庭院间蝉鸣声止,远处传来沉闷的雷声阵阵。

  难道是这个月的牺牲品没有到,所有他才没有醒?

  「月桃。」

  沈容倾的一声呼唤让月桃险些跌坐在地,她不敢再往里间看,生怕昏暗之中看到一双不是人类的眼睛。

  她想不明白自家主子是如何保持镇定的,也许是不知者无畏,也许是因为看不见。

  沈容倾将一只手覆在她的手上,轻声说道:「你先下去吧。」

  月桃抚着猛烈跳动的心脏,如蒙大赦,刚走了两步,后知后觉地开口,「可主子您一个人……」一个人什么也做不了。

  后半句她没说,只是不安地咽了口唾沫,将话吞了回去。

  「今日折腾一天你也累了,有事我再唤你。」

  月桃如释重负,赶忙说道:「那、那奴婢退下了。」

  雕藤镂刻的花梨木门开了又关,屋中很快又回归了寂静。微冷的空气被檀木底的山水屏风悉数隔绝,外面似是下雨了,隐约有雨滴打在青石板上的声音。

  沈容倾静默了片刻,缓缓抬手取下覆在自己面上的红盖头。

  这样的婚姻没什么需要讲究,青丝上松动的珠钗被她取下了几支,柔顺的长发轻轻垂落,遮住了衣裳肩膀处的纹样。

  这套喜服看似华贵,是宫中手笔,细看之下却能发现赶制出来的针脚。

  赐婚圣旨下来的第三日她便嫁入了王府,所有东西都是内务府匆匆凑来的,不过她也不怎么在意这些。

  本该恢复的视线并没有因这个动作而发生改变,一条琥珀色连枝暗纹的缎带赫然出现在沈容倾眼前。

  她看不见。

  月桃临走前之所以欲言又止,是因为她知道,自家主子的眼睛看不见。

  沈容倾细听着这屋中的安静,确定不会有人忽然进来,抬手缓缓将缎带解开。

  很少有人的眼睛能生得这么好看,沈容倾便是个例外。明眸善睐,如含秋波,屋中微弱的烛火映在她黑色的眸子上,宛如潭中繁星,一双清澈的杏眸只消望上一眼便足以动人心魄。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其实她的眼睛已经恢复了,就连贴身丫鬟她也始终瞒着。

  半个月前,她从一场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梦境中醒来,失明多年的双眸也随着那一刻的清醒,渐渐看清了屋中的景物。

  过往的种种历历在目,沈容倾花了好几天才逐渐接受了自己重活一回的事实。

  既知前世的结局和未来要发生的事情,她便不能坐以待毙。走到今日这一步看似是迫不得已,其实也有她自己的选择。

  双眸在轻眨间逐渐适应了屋中的光线,沈容倾掩在袖子里的手指轻轻攥了攥,第一次看清了整间屋子的全貌。

  也难怪月桃会那样害怕,寝室里的烛火着实零星了些,连通里外的大门大开,从这个角度往卧室望去,里面昏暗一片。

  原本喜庆的红色布景在这样的氛围下显得格外吓人,屋中处处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草药味。

  前世她没嫁过任何人,更不曾与魏霁有过任何交集。

  人到了这一刻不可能不紧张,沈容倾轻轻抿了下唇,壮了胆子,取过离自己最近的烛台。

  她总不能在这里站一夜,总归是要面对的。

  沈容倾在心里默念了三遍「魏霁今晚不会醒」,而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走了进去。

  房中只放了一对喜烛,似是怕打扰到卧室的主人休息,刻意摆在了离床较远的位置。

  窗户上的窗纸很厚,紧紧关闭着隔绝了外面的冷气。紧挨着窗的是一张中间设有四方小桌的罗汉榻,上面还象征性地摆了一壶酒和两个绘有如意纹的酒杯。

  今晚注定是没人会饮那两杯酒的。

  沈容倾淡淡收回了视线,不可避免地望向了那张通体黄花梨木制成的架子床上。

  厚重的深色帷幔上织有暗纹,没有拉起,规规矩矩地束在了床的两端。

  心脏在那目光所及的一瞬间跳得飞快,沈容倾藉着烛火第一次看清了魏霁的容貌。

  那人无疑是整个大盛朝最为俊美的,眉目狭长,五官立体,一双丹凤眼轻阖间似有气势万钧,眼尾微挑透了几抹不易察觉的玩味出来。

  这样的人醒着,让人看了也会不敢靠近,可他如今沉睡着,脸色也极为苍白。

  沈容倾从他身上清晰地闻到了一股药味和血腥味,她从前看不见,导致嗅觉和听觉都比一般人要灵敏许多,如今这样近的距离,这些气味便越发明显。

  他原本冷硬的薄唇失了血色,紧紧抿成一条直线。

  沈容倾不知道他究竟受的是什么伤,只是听从前家里下人提起过是在北营遇袭。

  午后的阴凉里,两个小厮蹲在墙角偷懒,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外面的事。

  「欸,听说了没有?慎王在平定北营之乱的时候遇刺,至今昏迷不醒,皇上派了好几个太医去王府诊治,可回来都说已经回天乏术,太后听闻此事险些昏倒。」

  「竟有这等事!是谁做的?胆子也太大了些……」他压低了声音,像是光想想那个人就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那可是慎王!」

  「这消息错不了,有说是西戎人的报复,也有说是别的什么势力,管他呢,他的仇人那么多,这些年杀的人血都能填满护城河,谁知道是谁做的。」

  「听闻宫中想用冲喜的法子最后试一试,可别说他现在这样,就是好好的也没有哪家的姑娘敢嫁给他,不要命了!」

  另一个人咽了口唾沫,「要我说他没救了最好……他死了,往后咱们这些住在皇城里的人就可以安心些了……」

  沈容倾站在墙后,默默将他们的对话听完。那人明明贵为皇子,却能让坊间所有人谈之色变。

  世人皆说他不会醒,可沈容倾却清楚的知道,他迟早有一天会醒来。

  窗外划过一道闪电,烛火随之忽明忽暗,沈容倾这才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站在床边太久了。

  她敛眸收了视线,轻轻阖了阖眼。

  好在不是今天……

  惊雷声起,震颤直达云巅,沈容倾回身前不经意地一瞥,却见幽暗之中,魏霁放在床榻边的手忽然微微动了动。

  沈容倾心脏咯噔一下,只见那动作轻微得转瞬即逝。

  她怔怔地僵在原地,有那么一刻她的耳朵里只能听见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屋檐外雨势渐大,水珠打在庭院间的青石板上发出劈里啪啦的声响。隔着一道云窗,屋内是截然不同的沉静。

  魏霁的手没再动,一切保持着刚进来时的原样,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

  沈容倾攥着烛台,纤细的手指因紧张而逐渐收紧。

  她也不知道魏霁什么时候会醒,只是遵循上辈子的记忆,应该是很久以后的事。

  印象里那会儿天气已经很冷了,她搓着冻到发疼的双手,听见廊间给南苑送煤炭的小厮说,慎王前些日子醒了。

  难不成是这场随意安排的冲喜真的起了效果?又或者根本是她刚刚看错了,是光线不清,烛影虚晃造成的。

  沈容倾下意识地望向魏霁,视线不自觉地自上而下,由他的眼眸逐渐滑落。

  先是喉结,再是锁骨,暗纹繁杂的衣领很松,隐约露了一小截绷带的边缘……然后便是那只手了。

  沈容倾第一次如此仔细地打量一个人,那人手掌宽大,指节修长,像是常年握兵刃,十分有力,又像是会慵懒地端起一盏温酒,漫不经心地轻轻一晃。

  沈容倾不知道自己脑海里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大抵是方才留意到了小桌上的酒壶,又或许是来之前危言耸听了太多他「笑尽一杯酒,杀人闹市中」的模样。

  她垂眸稳了稳心神,深吸了口气,试探性地伏在床边轻声唤道:「王爷?」

  屋中一片寂静,回应她的只有窗外的漫天大雨。

  那人没有醒,甚至可以说没有一点会醒来的迹象,刚刚的一切彷佛真的只是她回身时的错觉。

  虚惊一场后,沈容倾缓缓将烛台放在地面上,小心翼翼地掀起一点被角盖住了魏霁那只露在外面的手。

  眼不见为净,可别再吓她了。

  魏霁睡在床的外侧,里面的地方虽还空着,可是想要在不碰到对方的前提下过去实在有些难度,而且她本该看不见,若是明早被人发现她睡在里侧了,定要对她失明的事有所怀疑。

  沈容倾经历了刚刚那一遭,此刻只想离魏霁远远的。

  好在云窗旁有张罗汉榻,只是中间摆着的小桌没有被取下来,不能躺。

  她细听着窗外大雨,心里惦记着家里的状况,没什么心思休息,可大抵是折腾了一整日实在太累了,最后竟倚靠着墙面无声地沉沉睡去。

  这一睡,便无端生了好些前世的梦境出来。

  隆冬的雪夜,熊熊烈火吞噬了整个房间,火焰由内向外蔓延,浓烟呛得她睁不开眼。

  滚滚热浪从四面八方袭来,横梁塌了抵住了大门,唯一可能出去的窗子被人从外面又放了一把火。

  窗纸一片一片地烧焦剥落,化成灰烬灼烧更多东西。屋外嘈杂不堪,有尖叫、有惊呼,但没有一个人上前……

  梦境在她被火焰吞噬的那一刻戛然而止,沈容倾蓦地睁开双眼,惊出了一身冷汗。

  她眼睛失明多年,后来偶得一方良药,出事前已能大致看清些光影,只是没想到最后记录下来的只有那熊熊烈火,从此每每午夜梦回,总是出现在她最深的梦境里。

  下了一夜的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窗外的天刚蒙蒙亮,几只麻雀落在庭院里,不时传来叽叽喳喳的声响。

  沈容倾没想到自己会这样睡着,肩膀磕得有些痛,整个腰背都不是很舒服。她起身稍稍活动了一下,抬眸望见床榻上的魏霁还维持着昨天晚上的姿势。

  他果然没有醒。

  沈容倾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大红嫁衣,她的行李不多,大部分都收在箱子里,昨晚月桃没来得及收拾,这会子她也没有可以替换的。

  她走到门前最后看了魏霁一眼,而后轻轻将门关上,悄然退了出去。

  府中的嬷嬷似乎没料到沈容倾会起得这么早,不过王府里的下人一向训练有素,很快便神色如常。

  几个嬷嬷伺候她洗漱更衣,为首的吴嬷嬷她昨晚见过,现正静立在门前吩咐下人去预备早膳。

  沈容倾听见她安排好了一切,从门外缓步走了进来。

  「老奴给王妃请安。」

  沈容倾根据声音判断出了吴嬷嬷的位置,看得见的眼睛和看不见的眼睛还是有区别的,为防万一,每每有外人在的时候她都会提前将缎带系好。

  「嬷嬷请起,不必多礼。」沈容倾缓缓开口,轻声问道:「是不是宫中的车马已经到了?」

  这婚事到底是皇上赐婚,慎王又是当今圣上同父异母的皇弟,大婚第二日按照规矩,必须一早进宫请安。

  魏霁没醒自然是无法跟她同去,如今她只能自己走一遭了。

  吴嬷嬷恭敬地福了福身,「回王妃,车马已经备好,眼下时辰尚早,您可先用早膳。」

  沈容倾微微颔首,起身时下意识地回眸望了一眼寝室的方向,路过吴嬷嬷身侧的时候,她忽然轻声开口,「嬷嬷,我眼睛不大方便,侍奉王爷多有不妥,还请嬷嬷按照从前的安排,不必顾虑我太多,一切以王爷为先。」

  吴嬷嬷脚步一顿,看向她的视线顿时变得不大一样,她望着沈容倾被下人扶着往前走的背影,忽然有些惋惜。

  虽说是宫中强压下来的赐婚圣旨,但这位新王妃与她先前设想的种种截然不同。

  可怜是个眼睛看不见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