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fumiaotxt@163.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24801活跃度
  • 10781发帖
  • 9511主题
  • 0关注
  • 118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精选帖子

[✿ 5月试阅 ✿] 安祖缇《我的总裁大人》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1-4-30 16: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我的总裁大人》
作者:安祖缇
系列:红樱桃RC1474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21年05月07日

【内容简介】

都说酒后容易误事,更容易乱性
萧谨悦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哪个不好睡,竟睡到了她家总裁大人?
话说总裁大人靳晨朗在公司犹如高岭之花
看得见,摸不着、靠不近,更别提说话了
没想到她喝醉了后,竟色胆包天的主动勾引
唉,总裁一定以为她是借酒装疯,馋他的身子
大错已造成,她没胆跟他道歉只好脚底抹油溜了……
本以为和这个已被她归到回忆那区的男人不会有交集
谁知他不但认出她就是那个「吃」完就跑的女人
见她不打算跟他「认亲」,还故意说破她的谎言──
就把那次的意外当一夜情,谁都不用为谁负责任
他继续当他的大总裁,她继续当她的客服小员工
日子跟以前一样完全没有变,这样不是很好吗?
大总裁爱上小客服只是言情小说的老哏题材
只有爱情至上的恋爱脑才会这么幻想
偏偏总裁大人想的跟她不一样,扰得她芳心大乱……



  第一章

  粗大硕长的男器在嫩穴内轻缓的律动,女人像小猫一样闭上双眼,发出愉悦的呻吟,抬起的双腿把男人的长腰夹得更紧。

  每一寸花肉皆被他细细辗过,密密实实,不留半点空隙,即便是稠滑的蜜水也被挤出来,打成了泡沫状,黏附在交合的双人之间。

  好舒服啊……

  嫩白凝乳不由自主往上挺起,男人似乎接收到她的讯息,低下头去,双唇采撷一颗艳色莓果,含入口中,啧啧吸吮,温热的舌尖灵活舔过每一寸敏感。

  她的身子轻飘飘的,像是躺在轻软的棉花糖上。

  蓦地,大手箝住细腰,加快耸弄速度,纤躯陡地一震,蔓延全身的快意顿时强烈,她一个呜咽,吟声顿时变得尖锐起来,交叉于颈后的藕臂将人搂得更紧,他抬头,吻上芳唇,唇舌交缠之际,她高潮了,把他的舌头吮得紧紧,无法放开。

  小穴花肉亦将巨大的男性如绳子般圈圈缠紧,他不由自主粗喘了口气,埋得更深入,抱着怀中的女人,品尝被辗摩的滋味。

  不曾有过彷佛上天为他所打造,与他的分身交融如此完美的身子。

  体内的波涛稍微平息,女人张眼,黑白分明的漂亮杏眸瞅着他,迷离的眼神,看似失了焦距,倒映在乌黑瞳孔上的俊颜却是十分清晰。

  他低头,再吻那张甜美的唇,律动再起,女人再次忘神吟喊,一同步向极致的云雨天国……

    ☆☆☆   ☆☆☆   ☆☆☆

  尚有大地色系眼影残迹、眼线晕开一片的眼帘忽地张开,尚未辨识人在何处,铁鎚敲打般的疼痛即凌虐她的头。

  她呻吟欲起身,却发现纤腰被箝制了。

  她的床上有人?

  她的是单人床耶!

  心骇了骇,转过头去,一张近在咫尺的俊美脸庞将她吓得呼吸都停止了。

  她瞪着沉睡中的男人。

  他是趴睡,双臂张开,一只垂于床下,一只搂着她,呼息均匀,看上去一时半刻不会起来。

  她小心翼翼的拉开两人距离,好能更看得清楚对方的容貌。

  粗话立刻在脑中冒了出来。

  哪个不好睡,睡到了她家总裁?

  重点是为什么会睡到了?

  指尖用力抵上发疼的额角,以疼制疼,企图唤回昨晚的回忆。

  她还记得,是她的两个好闺密潘瑟思跟乔茜带着她去夜店,庆祝失恋一个月。

  失恋不可能庆祝,但对那两个女人来说,离开一个烂男人,就该是庆祝的事,还说她在家里哭了一个月已经够了,她们陪着安慰一个月也够了,是该重新振作钓新男人的时候了。

  于是潘瑟思提议去夜店。

  读书的时候她们还满常去夜店的,就很单纯地去跳舞聊天、喝点小酒,她的男朋友……前男友也是在夜店认识的。

  不过出社会后因为身为保险业务的乔茜工作繁忙,晚上常不在家;潘瑟思在考上公务员前是专心准备国考,补习班与家里两点一线的阿宅;她收入不高,生活克制,想多存点钱,因而紧缩娱乐方面的花用,也就越来越少去玩了。

  今年更是因为疫情的关系,一次都没踏入,只有偶尔唱唱

  跟前男友程殊翰从相识到交往,已经一年多了。

  他是一家国际贸易公司的企画部经理,年纪轻轻不过三十岁,是优秀的青年才俊,潘瑟思偶尔会笑她真是捡到的,这样外貌优秀、身高有一八○,国外研究所留学回来的好男人,认识没几天就跟她交往了。

  他们俩是一见钟情,因而恋情的进展也快,加上萧谨悦不是那种会用心机吊人胃口的女孩,因而程殊翰一提出交往要求,她很快地就答应了。

  乔茜常说她答应的太快,应该钓一钓对方才是。

  但萧谨悦有自知之明,怕真钓一钓,人家直接甩头就走了,毕竟他的条件那么优秀,肯定有大把女孩子喜欢。

  程殊翰是常春藤名校毕业,她是二流私校,不过还好英文不错,目前担任一家家具与生活居家用品的电商公司的电话客服工作,薪水不多,三万出头,算上年终,平均下来月收三万五。

  她很喜欢自己的工作,也在这个职位上游刃有余,但是程殊翰不仅学历远强过于她,收入更是将近她的三倍,她觉得自己是高攀了,乔茜老爱说她顾虑太多,还说女人找个比自己优秀的男人天经地义,这是动物的择偶本能。

  萧谨悦会这么想,也是程殊翰常有意无意地透露出希望她能在人生更进一步,要有更远大的规划,懂长进,这样才能跟得上他。

  萧谨悦的外貌是出色的,至少当个网美绝对有资格,而且还不用修图,一六五的身高修长纤细,曲线玲珑有致,两人在外型上绝对匹配,但她个性有点内向,不喜欢在大众面前露脸,在看不见脸的电话后面能侃侃而谈,但实际与人交往是慢熟型的,很容易害羞拘谨,要不去当个直播主,搞不好买房的钱都攒下了。

  三个女人一块儿租了间房,三房一厅两卫。

  主卧套房那间给收入最好的乔茜,潘瑟思虽然之前忙于考公务员,但家里经济不错,一直给予支援,因此她住的是第二大的房间,萧谨悦则是住最小的,坪数大概只有两坪,放个单人床、一张梳妆台,一个塑胶衣橱,就没什么行动空间了。

  但一个月只要付五千房租,因此天生容易知足的她住得很愉快。

  但程殊翰对她的不足不满,她也一直放在心上,因而下班后还去上了日语课程,加强第二外语能力,学习财经投资、还有瑜珈,保持身体状态良好。

  但她想她的确是高攀了,也或许是努力错方向了吧。

  一个月前,程殊翰告知她想结婚了。

  萧谨悦心中一阵狂喜,况且她也二十六岁了,是该考虑结婚的年纪。

  含羞带怯的低下头去,等着他屈膝求婚的那一幕,没想到他却提出分手二字。

  她一时以为是自己听错,因而颤着嗓再向他确认。

  程殊翰深深叹了口气,以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我跟我妈提过你,但她说你学历不匹配,职业也不行,如果你跟潘瑟思一样是公务员的话,那么她还可以无视你学历的问题,但你只是小客服,钱赚得少,无法替我多分忧解劳,要是在家专心当家庭主妇教育孩子的话,以你的学历,恐怕也不容易教出优秀的孩子,更别说孩子的智商是遗传妈妈的,她怕你生不出像我这么聪明的孩子。」

  她傻愣愣地看着他。

  明明是晚春,傍晚的阳光灿烂温暖,但她怎么全身发寒呢?

  「我也考虑了很久。」他的双手在桌上交握。「我很喜欢你,你的外貌是我的菜,但是若要考虑到未来……」他再次长叹,面露惋惜。「是我对不起你,一开始就不该跟你在一起的。」

  她心急地握上他的手,手心冒汗。「不然我去考公务员。」

  虽然她喜欢现在的工作、喜欢公司的所有商品、喜欢办公室的氛围……但为了他,她通通可以放弃,选择他希望的工作。

  「潘瑟思花了四年才考上,她在校成绩不是比你好?你又没像她家里有钱,一定要一边工作一边备考,等你考上也过三十了吧?」他蹙了蹙眉头,眉间皱褶带着些许不耐。「到时也不年轻了。」

  胸口瞬间像被铁鎚狠狠打击,让她连呼吸都疼,豆大的泪珠滚落,看上去楚楚可怜,让人心生怜惜。

  程殊翰在那瞬间心软,但随即硬起嗓音。

  「都是我的错,你骂我吧,责备我、恨我都可以。对不起。」说完,他就走了,直到出了餐厅,都不曾回头。

  她一开始还不敢告诉闺密她被甩了一事,只敢躲在被窝里偷偷的哭,哭自己的不足、自己的不优秀,脑子不够聪明才会被嫌弃被甩。

  是潘瑟思越看越觉得不对劲,逼问她每天早上肿着一双眼睛真的是因为看剧的关系吗?

  还逼她说出是哪一出戏这么赚人热泪,让她连看了好几天,天天都哭。

  她编不出谎言,只好老实说了。

  「真没想到他是个妈宝耶!」潘瑟思难以置信的说。

  「我觉得事有蹊跷!」乔茜不以为然地抓着下巴。「他以前言行也不像妈宝啊,有必要查查。」

  不顾萧谨悦反对,乔茜利用自己的保险人脉,从与程殊翰同公司的客户口中套出实情。

  「他要跟他们公司的总经理女儿结婚了。」乔茜沉重激愤地说出实情,「那间公司的人一直以为他是单身,没有人知道他有个交往一年多的女朋友,而他跟那个总经理女儿交往已经半年了。」

  「太过分了!」潘瑟思抱不平,「他脚踏两条船啊!骑驴找马!我们去跟那个总经理女儿说,让他结不成婚!」

  萧谨悦不赞成潘瑟思的提议,天生个性加上职业的关系,她待人处世一向圆融,不喜争执,但个性较为有棱有角的潘瑟思一意孤行,真让她找上总经理的女儿海亦薇,告诉她,程殊翰早就有女朋友一事。

  没想到海亦薇一点都不在意,还不屑的说,程殊翰是她倒追来的,她早就知道有萧谨悦的存在,但仍一心横刀夺爱。

  「是你朋友条件太差,怪不得我,叫她有办法就抢回去啊,我笑她不敢、没种!」

  那得意张狂的笑容,潘瑟思气得连晚上都能梦见。

  至此,萧谨悦彻底死心了,因此潘瑟思提议去夜店把男人。

  「我们就去散个心,不要把什么男人吧。」萧谨悦如是说。

  她也没心情再次开启新恋情,况且,要找到合意的男人来忘掉上一个男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潘瑟思才不管呢,一入夜店,那双眼作贼似的到处乱瞟,想找到能接收到她讯号的男人。

  搜寻了半天,总算有男人被她勾上了,走过来问她们,要不要过去包厢跟他们一起喝,他们一样有三人。

  潘瑟思见对方长得一表人才,二话不说立刻答应,与附议的乔茜一块儿把面有难色的萧谨悦带去包厢。

  一进了包厢,即便灯光不亮,萧谨悦也能一下子就发现靳晨朗的存在。

  他是他们家总裁,那张过于出色的俊美五官以及运动员般的健壮身材,第一眼就会攫取任何女人的注意。

  怎么会……在这里遇见总裁?

  虽然知道他不会认识她这个小小职员,尤其公司有两百多人,她与他是在不同楼层上班,一个月有没有见过一次都很难说,但她还是不免忐忑不安。

  潘瑟思跟乔茜也发现三个男人中最出色的靳晨朗,但基于朋友道义,决定把最优的男人留给萧谨悦。

  「这个男人比程殊翰好,好好把握。」乔茜说着,与潘瑟思很有默契地把她往靳晨朗身边推。

  暂时无法明说对方身分的萧谨悦百般推拒,还是被推到了靳晨朗身边。

  一屁股坐下,靳晨朗即对她温柔一笑,害她全身顿时僵硬如木头。

  公司里的总裁犹如高岭之花,偶尔看得见,摸不着、靠不近,更别提说话了。

  她心底是很崇仰总裁的,公司里所有贩售的商品他一定每一样都确定过,符合他的要求才准上架。

  而没有一样商品,萧谨悦不喜欢的。

  要是她有钱,有够大的房子,肯定把网站上的所有商品通通买回家。

  虽然不可能,但是每天浏览网页,看着一样样合心意的商品,心底也高兴啊,对她来说,这是最疗愈的事了。

  尤其当她因为程殊翰而哭泣的时候,她常会拿出手机,看着公司的产品,来一场网页血拚,虽然只看没买,但心情就会变得比较好,也不那么难过了。

  她目前使用的床单寝具、马克杯、餐具、记事手帐本、芳香精油蜡烛……甚至现在身上背的羊羔绒小包包以及上头挂的外星人挂饰都是公司卖的。

  她故意把包包转了方向,免得被靳晨朗认出是自家公司的商品。

  靳晨朗见她神色拘谨,似乎不太习惯这样的场合,取了个杯子放至她面前,替她倒了酒。

  总裁亲自倒酒,小的承受不起啊!

  萧谨悦心底默默爬过这句。

  「不、不好意思。」萧谨悦有些无措,想着她应该也帮总裁倒酒,可看他酒杯是满的,再倒就溢出来了。

  靳晨朗误解她的无措,桌下的二郎腿换了边,低声以玩笑的语气问道:「是不是不敢喝别人倒的酒,怕下药?」

  总裁的声音好低沉醇厚,好好听……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与他说话,萧谨悦就像见着偶像的小粉丝,小脸儿都要红了。

  萧谨悦慌忙摇头,「没、没有。」

  靳晨朗举手招来服务生,叮嘱他开瓶新酒来。

  啊啊……总裁您误会了,小的没这意思啊!

  僵着一张尴尬脸,萧谨悦完全不晓得该怎办。

  她知道靳晨朗一定不晓得她是公司员工,毕竟她是公司的最底阶层,流动率最高的小客服,总裁办公室离她有天边远,一年有幸见着的机会十根指头摊开都嫌多。

  但要是哪天在公司偶遇了,他会不会记得她呢?

  那场面一定很尴尬吧。

  偷偷打量了一下包厢的灯光,这么昏暗,脸应该看不清楚吧……

  服务生取了酒来,是一瓶红酒。

  靳晨朗挪开萧谨悦面前的威士忌酒杯,换了高脚杯,倒了半杯进去。

  「这酒不错,试试。」

  「谢、谢谢总……先生!」差点说溜嘴,还好她收得快。

  「我叫靳晨朗,叫我晨朗就可以了。」

  「晨、晨朗先生好。」天啊,她直呼总裁名字了,好可怕!

  「不用加先生。」

  「好……」最好她真敢只叫名字不加先生。

  「你叫什么名字?」

  「我……呃……」

  萧谨悦心想要说实话吗?还是不要的好吧,可再想想她这种小职员的姓名总裁肯定不会注意的……但要是哪天他刚好心血来潮想看人事资料怎办?

  就在她犹豫不决时,坐在对面的潘瑟思擅自作主帮她答了。

  「她叫萧谨悦,叫她小悦就可以了。」

  「小悦。」靳晨朗微笑侧头看着她。

  萧谨悦在心里不断画十字,被高高在上的总裁直呼小名好惊恐啊!

  「你似乎很拘谨,是个性本来就这样?」靳晨朗问。

  「她要喝点酒才会比较放得开啦!」乔茜笑道,「小悦,你把那杯酒干了,否则在这边装矜持很无聊耶!」

  她才不是装矜持,是因为旁边坐的是付她薪水的男人啊!

  「呵……呵呵……」萧谨悦只能干笑,在大腿上交握的双手握得死紧,指节都无血色了。

  「喝啦喝啦!」众人开始鼓噪。

  萧谨悦不得不把眼前的红酒喝了。

  抿了两口想放下,乔茜立即手指抵着酒杯底,要她再喝。

  「你是不是看有帅哥在旁边,要装气质?不用啦不用啦!我们都知道你能喝的!」

  众人不约而同哈哈大笑。

  她是怕万一喝茫了讲错话呀!

  「没关系吗?」靳晨朗问。「要真不行别勉强。」

  「哇……好温柔啊!」乔茜很是故意的调侃。

  萧谨悦快疯了。

  乔茜本来就是个很会说一些五四三制造气氛的人,要是平常她会觉得有趣,可这时她是完全笑不出来。

  萧谨悦一口气把杯子里的酒喝完,立刻起身,「我想上厕所了,走。」

  她拉着潘瑟思两人陪着一起去。

  「你的速度也太快了,才刚喝酒就要上厕所。」潘瑟思跟乔茜根本是一搭一唱,合作无间。

  无奈的萧谨悦一手拉一个,一到女生厕所关上门,立刻低声对两名闺密说出靳晨朗的身分。

  「什么?总裁?」潘瑟思眼色没有惊恐而是惊喜。

  「哇靠!」乔茜捂着双颊,脸上同样写着「钓到大鱼」四个字。「你走运了!」

  「走什么运啊?」怕人离门太近,说话声音会传出去,要是刚好那三人之中的其中一人听见就惨了。

  萧谨悦移动脚步站来内侧,并把两人也拉过去。

  「老板耶,万一说错话,被开除怎办?」

  「想太多!」潘瑟思摆手,「他根本不知道你是谁吧?」

  她看眼神就知道了,那个「总裁」对她们三个一个也不认识。

  「是不知道没错……」

  「你要把握啊!」打断萧谨悦的乔茜用力握着她的手,鼓励道:「程殊翰看不起你,你交个总裁给他看啊,老娘本事好,区区经理还不看在眼里呢!」

  「你胡说八道什么啦!」萧谨悦拉下乔茜的手,满脸焦虑,真怕乔茜帮忙拉起红线来了。

  那场面肯定尴尬到让人想挖个洞钻下去。

  「我看他对你挺有意思的,说不定真交了你家总裁当男友,你以后就飞天啦!」潘瑟思叉腰得意的笑。

  「哪来的意思啦?」萧谨悦觉得两个好友都疯了。「人家不可能看上我的。」

  如果说程殊翰是月亮的话,那靳晨朗就是太阳,更远,热度更灼人,真的只能远观。

  况且有了程殊翰的经验,她还能没自知之明吗?

  继续尊敬仰望总裁就好,至于谈恋爱什么的,完全不用想!

  就算人家真的觉得她可以交往,也不过是浪费时间,等到结婚这一个环节,人家一定找门当户对的匹配对象,她总不可能委身当个情妇吧?

  被甩的可能性最大,就像程殊翰那样,更何况,她超痛恨小三的,当然不可能当情妇。

  她觉得她应该找个职业、收入都跟她差不多的男生,不仅相处轻松不会有负担,也不会被嫌不上进、学历差,脑子不好生不出聪明的孩子。

  她用力咬住下唇,不懂自己干嘛在这个时候又想起程殊翰的批评,伤自己的心。

  不想不想不要想,她是来散心的,是来忘记失恋的痛苦的,今天晚上她不要有一秒钟想起程殊翰那个浑蛋。

  「谁说的!」潘瑟思手在萧谨悦身上画葫芦,「咱们小悦年轻貌美,身材凹凸有致,还有大奶,哪个男人不爱!」

  「那种有钱人要结婚不会挑我这种的啦!」萧谨悦抓起潘瑟思的手,认真严肃的恳求,「拜托,等等跟我换位子。」

  「不要!」潘瑟思断然拒绝。「我才不可能强夺好友的桃花。」

  「这是缘分啊!」乔茜张着水灵灵大眼,充满鼓励,「想想我们多久没上夜店了,久久来这么一次,还是为了安慰你失恋的事,来把新男人,就遇上你家总裁,这是上天的美意,要你更上一层楼,从经理跳到总裁。」

  乔茜的手在空中爬阶梯。

  「对对对,我也这么想。」潘瑟思迅速点头附议。

  「借过。」一名女子站在她们身边。

  「抱歉。」萧谨悦连忙换了位置,让女子出去。

  「而且我记得你说过,你家总裁人挺好的,该给的红利奖金都不会少,很大方。」潘瑟思说。「你非常喜欢你家老板的不是?」

  「没错没错!」乔茜接着道:「还有他挑产品的眼光,你一直都很欣赏不是?」

  「这是两码子事啊,欣赏跟喜欢怎么可以放在一起?而且瑟思你说的那种喜欢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喔。」萧谨悦严正声明。

  「很多喜欢不就是从欣赏开始的?」乔茜不以为然的微噘起嘴。

  「好啦,就这么决定了,我上个厕所。」潘瑟思走进厕间。

  「我补个妆。」乔茜走到化妆镜前补妆,不忘跟萧谨悦耳提面命,「你也不用想那么多,大家都是出来玩的,后面会怎样谁也不知道,而且总裁不需要靠女人飞黄腾达,就不会嫌你钱赚太少了。」

  不只是钱的问题呀!

  萧谨悦急得要跳脚。

  早知道就不要揭露靳晨朗的身分,现在两人更兴奋了怎办啦?

  「反正等等回去换位子啦。」萧谨悦双手合十拜托。

  乔茜瞟了「冥顽不灵」的萧谨悦一眼,没再说话。

  离开厕所时,萧谨悦走在前头,后方的潘瑟思跟乔茜互咬耳朵。

  「那该死的程殊翰害我们家的小悦变得这么自卑,我们一定要让她把上那个总裁,给他点颜色看看。」

  乔茜深有同感的点了两下头。

  两人互换了眼色,即将抵达包厢时,迅速上前两步,把前方的萧谨悦挤开,抢先落坐在原先的位子。

  萧谨悦傻眼看着不肯配合她的二人。

  回座时,萧谨悦疏忽了,以至于被靳晨朗发现她身上背的包包是公司所卖的产品。

  「这个包包,我家的。」

  「你、你家的?」萧谨悦面露的其实不是惊愕而是惊吓。

  靠北,被发现了啦。

  「你、你做的吗?」她只好装傻的问。

  「卖的,」靳晨朗微笑。「我公司卖的。」

  「真的啊?我、我很喜欢这家……呃,你公司贩卖的物品。」萧谨悦觉得汗要滴下来了。

  「你是在这家公司上班吗?」乔茜明知故问。「小悦非常喜欢你们公司的商品,房间里的每个物品,除了一开始房东附的家具,其他都你们家的。」

  萧谨悦好想踹乔茜一脚。

  有必要说得这么仔细吗?

  万一总裁因此把话题停在这个地方怎办?

  万一被发现她是他员工怎办?

  萧谨悦觉得汗快要把她脸上的粉底给融了。

  「是我开的。」

  「哇─」乔茜与潘瑟思夸张的瞪眼张嘴。

  太浮夸了,你们两个!萧谨悦在心底斥骂。

  「原来你是……老板啊。」萧谨悦僵笑着,「好幸运……」

  「谢谢你爱用我家的产品。」

  「不、不客气。」

  乔茜见难得开了一个可以拉近彼此间距离的话题,结果萧谨悦竟像上古时代走出来的女人,正襟危坐、两手安放大腿,只差没放本书给她读,当个文艺女青年,与潘瑟思咬了下耳朵,故意劝起酒,让萧谨悦多喝点,才不会浑身紧绷,像看到老师的学生。

  喝了两杯酒后,萧谨悦的头有点昏,身子感觉有些许无力,轻飘飘的,拘谨的坐姿也因而放松多了,靠着椅背,看着人直傻笑,有种憨憨的可爱感。

  靳晨朗要了杯水给她,并点了些食物,减缓酒醉的速度。

  潘瑟思跟乔茜见这总裁人还挺体贴的,分数立刻往上飙,更是铁了心要把他跟萧谨悦凑一块儿。

  于是潘瑟思开始聊起萧谨悦的情史,说她被程殊翰甩了一事。

  一旁的乔茜一搭一唱,唱作俱佳,闻者都要动容。

  乔茜虽然已经有些醉了,但还是知道好友们在说什么,抬手拜托她们不要再说了,可两人完全不管她的请求,还特地询问了靳晨朗的意思。

  「你看我们小悦哪一点不好了,要让人家这样嫌弃?」

  她们俩做球做得超明显,靳晨朗看向萧谨悦,问:「那你有打算去考公务员吗?」

  「为什么……要考公务员?」因为酒精关系,舌头不太受控制的萧谨悦纳闷的问。

  「替自己增加婚姻市场竞争力。」

  「可是……可是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

  「即使只是个小客服?」

  听到他这么说,萧谨悦立即板起了脸,「你看不起、看不起……客服吗?我客服工作……做得很好啊,而且我很喜欢我们公司……」

  「尤其是老板!」乔茜故意帮腔,「她说她们老板目光独到,因此跟客户说起她们家公司的产品都自信满满。」

  「是哪家公司?」一旁靳晨朗的朋友好奇的问。

  「这当然不能说啦!」潘瑟思白了那朋友一眼,「等等你追过去那家公司找她怎么办?」

  开玩笑,老板就在前面,底细可千万别说破,否则戏就别唱了。

  「我才不会这么无聊!」朋友没好气。

  「很少见这么喜欢自己工作的人。」靳晨朗看着萧谨悦微笑道。

  「对啊,她从不曾说过他们公司坏话。」乔茜道。

  「她还说想做一辈子呢!」潘瑟思接着说。

  以前潘瑟思两人就听萧谨悦说过靳晨朗是个工作狂,常下班时间比员工还晚,猜测他也许会喜欢热爱工作的萧谨悦,因此更加深这方面的印象。

  更何况她们也没说谎,萧谨悦的确是很喜欢这份工作、喜欢公司,还有老板……好啦,欣赏。

  聊着喝着,时间也晚了,靳晨朗的朋友提议该走了。

  萧谨悦起身时,身形晃了晃,靳晨朗立刻扶稳她。

  「你方便送她回去吗?」潘瑟思问,并拉了一旁的乔茜,「有朋友找我们俩去唱歌,但看小悦这样应该是没法唱了,方便的话,你送她回去好不好?」

  「可以啊。」靳晨朗爽快答应。

  潘瑟思跟乔茜互看一眼,偷偷比了大拇指。

  怕靳晨朗送萧谨悦回住所,也许会上来喝一杯茶什么的,增加独处的时间,因此二人的确是打算去唱通霄,好让他们有更进一步的机会。

  要是直接上床了也可以,嘻嘻。

  因为喝了酒,靳晨朗请了代驾,上了车之后才想起刚忘了问乔茜她们,萧谨悦住哪,只好问萧谨悦,但她一上车就睡着了。

  好不容易把人摇醒,但酒精的后劲上来,萧谨悦整个醉茫了,问了半天问不出所以然,只会对着他憨憨傻笑。

  娇憨的模样有种说不出的可爱,但是她无法说出住址倒是成了麻烦。

  靳晨朗只好把人带去旅馆。

  下了车,脚步不稳的萧谨悦一个不慎整个人扑跌入他怀中,软软的身子、妖娆的身形,令也喝了不少的靳晨朗气息有些不稳。

  好不容易到了房间,迷迷糊糊中,萧谨悦把靳晨朗看成程殊翰了。

  因为她张开眼了,靳晨朗温柔询问:「还好吗?要不要喝水?」

  温柔的语气让萧谨悦眼眶一酸,把人紧抱,更是主动抬头吻了靳晨朗。

  「不要离开我……」清澈的泪水滑落两腮,说不出的凄楚与美。

  靳晨朗心口有些动情了,但理智让他试图拉开她,可她纠缠着不放,柔软的小舌舔进了他的口,靳晨朗再也无法控制,把人打横抱起,放上了床。

  回忆到此,萧谨悦惊骇不已,快要崩溃。

  竟然是她……主动……勾引……总裁

  她怎么会在那个时候认错人呢?

  而且她以为她已经把程殊翰放下了,没想到竟还念念不忘!

  现在大错已经造成,她不敢去猜测靳晨朗会怎么想她。

  一定以为她是借酒装疯,馋他的身子,十分豪放。

  如果他是不认识的男人也就罢了,偏偏是总裁,这要是他醒了,场面不知要尴尬到哪去,而且他会怎么做呢?

  她是很清楚工作上的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但私底下的却是一无所知啊。

  是会严正与她声明这是一夜情,两人以后就不要再联络了?

  或是给她钱当夜渡资?

  「既然我们已有肌肤之亲,以后就是男女朋友了。」他微笑诚挚地说。

  萧谨悦迅速摇头,甩开遐思。

  这绝对是最不可能发生的情节。

  只有乔茜她们的恋爱脑才会这么幻想。

  萧谨悦决定─就当一夜情。

  这是最不会带来麻烦的决定,而且万一很倒霉在公司遇到,而他又认出她来的话,以一夜情的说法,谁都不用为谁负责任,他继续当他的总裁,她继续当客服小员工,日子跟以前一样,完全没有变。

  做好决定的她飞快下了床,脚趾不小心踢到床头柜,痛得她无声哀号。

  但现在没空揉脚趾,她得在他醒来之前快走。

  一瘸一瘸的捡起地上衣物套上身,也不管有没有穿整齐,拿起包包,走到门口时,忽然想起旅馆费用,但不晓得这里一晚多少钱,于是匆匆回去在床头放了两千块,再轻而快地走出房间,绕了好一会儿总算找到电梯。

  在电梯的镜子里,看到脸上斑驳的妆,急忙拿出面纸擦掉,但仍残余痕迹,看上去显得狼狈。

  离开旅馆,刚好一台计程车驶来,她慌忙举手招,入座之后说出自家地址,即瘫在座位上。

  希望他记不得她的脸。

  希望在公司没机会遇到他!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2

athena19800 发表于 2021-5-5 17: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新书上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sx2532198 发表于 4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