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fumiaotxt@163.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24803活跃度
  • 10781发帖
  • 9511主题
  • 0关注
  • 118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精选帖子

[✿ 5月试阅 ✿] 可乐《我的英雄不迟到》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1-4-30 16: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我的英雄不迟到》
作者:可乐
系列:红樱桃RC1475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21年05月07日

【内容简介】

任微煦觉得自己流年不利,遇上水逆风暴
不是被老鼠袭胸,走路差点跌个狗吃屎
就是没形象的从树上摔下来,而这还没完呢
她不小心喝了遭人下药的加料茶,陷入失身危机
才从火场死里逃生,却又被一扇门板迎头重击
唉,果然衰运在走,任何意外都可能发生
幸好这一连串的衰事,最后全是有惊无险
这要归功于穆韦,他就像英雄一次又一次救了她……
从小她就不乏追求者,可没遇到像他这一种类型的
粗犷、健朗,反应直率的带着点让人心动的朴实感
在这个世代,动不动就脸红的纯情男差不多绝迹了
而他不用开口说话,光是行为与外表的反差萌
就足以引发她胸口泛起一阵奇异的骚动
好男人可是很抢手的,遇见了手脚要快先抢先赢
她抛开矫情,为爱义无反顾地大胆往前冲——
当她又一次遇上歹徒,以为他会适时的出现救她
没想到这一次,她的英雄却迟到了……


  第一章

  清晨,日光从落地窗户洒入,白色橡木地板洒落一片温暖美好的金光。

  今天不是休假日,但任微煦在生理时钟的制约下,在闹钟声滴滴滴响起的前一刻便醒来了。

  她一睁开眼,随着渐渐清醒的思绪,双耳打开接收着四面八方传来的各种声音。

  应该是下雨了,她侧过眸,看到窗外的天气灰蒙蒙的,雨不大,窗边有鸟声啁啾。

  宁静而美好的清晨,却被一声粗嗄的声音给打破

  「各位先生女士,戴口罩,嘎嘎,口罩口罩。」

  「登等登邓,改登机门,嘎嘎嘎嘎。」

  一听到那聒噪的、夹杂着中文和英文的声音,任微煦抱头抗议。「任意门,你好吵喔!」

  彷佛听到主人的声音,名叫「任意门」的玄凤兴奋的回应

  「Where flying吐吐吐吐,嘎嘎,嘎嘎,flying!flying!」

  任微煦的工作是机场地勤人员,与其他想要从地勤转空服员的人不一样,她是考上空姐,飞了半年后,才发现自己比较喜欢地勤的工作。

  跟空服员相比下来,地勤虽然采轮班制,但上班的时间比较自由,同时也比较稳定。

  在准备空服员考试前,她时常在家里练习面试时所需的广播词朗读练习,中英文台语都有。

  也因为这样,她养的玄凤鹦鹉原本就颇具说话天赋,居然在那段期间天天跟着她练习,到最后,开口的全是机场广播词汇,随时随地可以听它来个几句。

  但因为受疫情的影响,导致航空业大萧条,国际线全面停摆,短期内也看不到恢复,机场相关产业纷纷实施无薪假。

  即便她身在前几年最夯的宙天航空公司,遇到这前所未有的疫情灾难,也成为放无薪假的苦主。

  虽然大老板季泽翔体恤员工,为此制定多项特殊条款以保障员工福利,但无薪假还是不得不放。

  这对万分热爱自己工作的她来说,这天外飞来的休假、且不确定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的她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

  今天,轮到她放整整五天的无薪假,一早醒来她就开始忧郁,却又听到那兴奋的家伙反覆的机场广播,让「触景伤情」的她忍不住抱头哀怨嘟哝。

  「坏家伙,当初练习时真该把你隔离的!」

  当然,她的抱怨、碎念完全不影响任意门的兴致与亢奋,持续进行疯狂「插播」。

  她习惯了,加上那家伙根本制止不了,只能选择听而不闻,只是既然不用上班,但醒都醒来了,她没有睡回笼觉的想法。

  她快速洗漱完,连内衣都没穿,直接换上及膝长版恤,趿着拖鞋,晃到客厅。

  「各位贵宾、Ladies and gentlemen,信号耶火花去进前,不趟离开,卖冻吃烟……嘎嘎!」

  原本任微煦的心情郁闷烦躁,听到任意门居然又蹦出一段中英文夹杂台语的空姐广播词,她却忍不住笑了。

  「任意门,你说那什么乱七八糟的,要去面试绝对不会过!」

  情绪亢奋的玄凤压根儿不理会主人的调侃,兴奋的振翅

  「嘎嘎!卖冻吃烟……要挂嘴掩……嘎嘎!」

  任微煦忍不住失笑,上前搓了搓它嘴边诙谐的圆腮红,才想开口,手机却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嘎嘎!要关机……毋通……麦赛……麦赛……」

  手机悦耳的铃声伴随着任意门兴奋的广播词让任微煦的耳朵快炸掉了,偏又制止不了那亢奋的家伙,索性拿着手机,走到阳台去接电话。

  她看了来电显示,发现是奶奶打来的。

  她家奶奶和一般老人家不一样,经营了一间私立幼儿园,每天忙得不得了,会在这应该已经出门进幼儿园的时间打来,很反常啊!

  她连忙接起手机,开门见山急问:「奶奶,怎么了?」

  任李文意听到孙女紧张兮兮的声音,笑呵呵地开口:「不用紧张,只是有点事需要你帮忙。」

  她的状况家里的人都知道,奶奶开口需要帮忙,她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这么早就找我,很紧急吼?」

  「当然。」任李文意依旧是笑呵呵的。「只是奶奶不确定你愿不愿意帮这个忙就是了。」

  就这么突然下了但书让任微煦的心微微一提,忐忑问:「什么忙?」

  听出孙女忐忑的语气,任李文意的笑声透过手机那端传来。「不用紧张,这个忙你绝对可以帮。」

  任家除了她,一大家子三代同堂,就连娶进门的媳妇也不例外,全是教职人员,是当地很有名的教育家族。

  也许是任李文意当了一辈子的幼儿老师,加上一大家子的薰陶,她温柔端庄、气质优雅,就连生气说起话来,也让人感觉不出半分怒气。

  但毕竟是自家奶奶,就算她因为工作关系搬出家里很久了,还是很了解那藏在如沐春风语气里的情绪。

  任微煦做的是高的地勤工作,什么样的人没遇过,再加上是自家奶奶,要应付她……唔,也不能说是应付,应该是说要和她相处,一点难度都没有。

  她抛开初时的小小忐忑,微笑着开口问:「那奶奶也先得说说,是要我帮什么忙啊!」

  「你最近不是开始放无薪假吗?」

  这位老人家不是忙她的事业就已经分身乏术了吗?怎么还有时间关注她的状况?

  任微煦收起的危机感应雷达自有意识缓缓窜了出来。「嗯,是已经开始放无薪假没错……」

  没等她说完,任李文意笑着截断她的话。「正巧,我们有个老师离职,你来帮忙代几天课吧!」

  任微煦愣了两秒才意会过来。「代课

  「说好听点是代课啦!其实就是当小帮手,帮帮老师的忙。当然,薪水会依照工读生的时薪照付。」

  任李文意说得轻松,任微煦却是听得胆颤心惊,脑中不由自主浮现某一年,她去幼儿园「帮忙」的画面。

  她不讨厌小朋友,甚至可以说是喜欢,但依照世间的定律呢,数大不一定是美!

  很多「可爱」的小萌娃聚集起来便会变成很多「可怕」的熊孩子,发出的噪音,比她家任意门还难忍受。

  加上现在少子化,每一个孩子都是家长心中的宝,共情能力等于零,打不得又骂不得,比无理取闹的旅客还难搞。

  那一次她只帮忙了一天,却比上了一星期的班还累,她想也没想就给了答案。「不不不……我不行!我有年纪了,没办法!」

  见孙女夸张的反应,任李文意没好气地开口:「放心,这次你只是个辅助的角色。刚来的老师对环境、孩子都不熟,能有个人可以帮她,我也放心。再说了,你这无薪假连放几天,想报名课程,这休假天数还嫌短,无事可做,难不成天天窝在家里跟你家任意门吵架吗?」

  谁不知道,任李文意女士最擅长的就是动之以情说之以理,加上太了解她的情况,让她完全没办法拒绝。

  任微煦边听边甩头拍脸,让自己的脑袋瓜子维持清楚思绪,免得一个恍神就被她老人家给牵着鼻子走,然后连自己怎么答应的都不知道。

  「我也不熟啊!奶奶您要做的就是赶紧上人力银行去找人,随随便便抓一把都比我专业……啊啊啊」

  她正努力说服奶奶,没想到话才说到一半,眼角余光瞄到一只比她的手掌还大、还肥的老鼠从阳台的女儿墙、从她的面前缓缓的经过。

  不似大肥鼠悠悠哉哉的模样,她心一凛,回头去看自己刚刚走到阳台时有没有把门关好。

  任意门虽然算中型鸟,但她没关笼,让它可以在屋里、笼里自由走动、飞跳,若是遇上饥不择食的大肥鼠,上演追逐战可一点都不好玩。

  确定自己有关好门,她暗松口气,正想回话却发现那一只大肥鼠突然定住脚步,目光落在她胸前布料上头印的那只可爱肥鸟上头。

  心一促,任微煦很阿的想,不知由哪来路过她家的笨鼠不会以为她身上真的有一只鸟吧?

  不会扑上来吧?

  任微煦仅仅只是设想,却完全没想到,自己的设想会成真,这想法在脑中才闪过,她便看到大肥鼠朝她扑跃而来

  就算她不怕老鼠,但应该没有人会在肥鼠扑身的诡异状况下,不发出惊天动地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中,她完全没发现手中的手机被她十分惊恐的甩开,手机往外飞的同时,任李文意透过话筒传出的忧心询问渐行渐远。

  任微煦处在高度惊恐的警戒状态,空着的双手急忙搜寻任何可以攻击的武器。

  可那该死的大肥鼠一扑上她的胸前,发现她身上根本没「食物」,敏捷无比的一个溜烟窜到隔壁,消失得无影无踪。

  任微煦抓着扫把,却仍勇敢的张大眼扫视四周,最后眼角只捕捉到已窜到隔壁尖细的鼠尾。

  她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好半晌缓过神却意识到一件事。

  现在她的两只手紧紧握着扫把……两只手?她惊诧的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疑惑的想,那她原本拿在手中的手机呢?

  瞬间,她赫然惊觉发生了什么事。

  完了,她居然把手机给丢了出去

  但……丢哪个方向了?

  任微煦扶着女儿墙,透过安装在上头的铁窗栏格四处张望,很幸运的,她发现楼下有个路人手拿着她的手机,另一手压着脑袋瓜子,向上看。

  而她隐隐约约可以发现,路人眉角有一道血痕……

  完了!砸伤人了!

  虽然她住的楼层不高,手机也不大,但在重力加速度下,杀伤力真的不容小觑啊!

  她欲哭无泪的匆匆下了楼,心想,这不是无薪假才开始的第一天吗?怎么就闯祸了?

  祸从天降,继而形成灾祸的状况对穆韦来说,是常态。

  并不是说他这个人特别倒霉,时常遇到来得突然的灾祸,而是,他的职业就是专门处理这类事故的紧急救援工作。

  他并没有以为自己从事救援别人的工作,但不代表自己有一天也有可能成为被救援的人。

  只是他没想到,这样的状况居然发生了!

  任微煦冲下楼,庆幸那个被她的手机砸到的人没有离开,也没有晕倒,而是直挺挺杵在原地,心头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代表他虽然看起来流血了,但并没有严重到晕倒,需要叫救护车来的地步。

  她松了口气,冲到男人面前,没等他开口便直接以九十度鞠躬,愧疚地朗声道歉。

  「对不起!」

  穆韦看着冲到他面前,弯腰鞠躬到彷佛要让头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的女人,心不小心的微微一促。

  她穿着及膝长版恤,领口有点松,因为弯腰鞠躬的角度,往下滑的领口露出她奶白色的锁骨,以及貌似十分丰盈的双乳弧线……

  这情景对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来说也太刺激了!

  穆韦感到心头那阵莫名骚动的沸腾,似乎有要往鼻腔冲的冲动,连忙转过视线,捂住鼻子闷声开口,「没事。」

  任微煦打直身体,这才发现男人超级高。

  目测他的身高至少有一百九十公分,身形十分壮硕,微侧过的脸隐隐可以看到眉角上那一道血痕。

  看到那一道血痕,任微煦的愧疚在心里扩散,咚咚咚的冲到他转过头的方向,「先生、先生……」

  一看到对方的模样,任微煦稍稍一怔。

  男人阳刚气十足,皮肤黝黑,五官端正,眉毛又粗又浓,一双鹰目犀利凛然,让他看起来有一股狠厉的凶劲,感觉是那种惹他不顺心,就会抄起酒瓶往人头上砸的狠角色。

  如果他此时露出纹着霸气纹身的膀子,她也绝对不会意外。

  在她脑中小剧场奔腾时,穆韦看到她看着自己发呆,连忙将手机递还给她。「小心一点,再砸伤别的路人可不好。」

  他天生长得凶,很容易被误会是脾气不好或是混黑社会的,真正的恶人见他会让道,有时他什么都没做,还会惹哭小朋友。

  发现女人看见自己怔了下,他心一跳,怕自己这凶神恶煞的模样,一不小心就会把人家吓哭。

  光想他便觉得心里烦躁,于是说完话,他转身就走。

  任微煦回过神接过手机却发现他转身就走,诧异的迈开脚步,连忙跟了上去。

  「先生,请等等,你得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她边跑边说,心里纳闷,他不是才走了几步,怎么一下子就把两人的距离拉开这么远?

  她盯着男人背影以及那双大长腿,不得不哀怨地承认,腿长短真的会影响走路的步伐。

  她怕男人带着伤一溜烟就不见了,急得三步并做两步走,却忘了刚刚因为太急了,她是赤着脚冲下楼的。

  虽说现在的路面都是铺得平整的柏油路,路上却不可能干净到完全没异物,她走没两步便感觉脚底不知道踩着什么,一股刺痛由脚底直窜心头。

  她痛嘶了一声,整个人失控的往前倾倒。

  穆韦感觉她在身后追喊,一回过身,看到的是她不知为什么苦皱了张小脸,整个人往他扑倒。

  他下意识伸手将她抱住,粗糙大手一碰上她娇嫩的手部肌肤的美好触感,让他不自觉暗赞地看向她。

  女人的模样可人,一双漂亮的圆眸因为痛而泛出泪光,琥珀色的瞳仁里波光粼粼,像烈日骄阳下的湖泊,美得让人移不开目光。

  但眼前的人美归美,却没让他失控到抓着人家不放。

  「你还好吗?」

  因为实在太痛了,任微煦顾不得他是陌生人,紧紧抓着他的强健手臂,抬起一只脚,查看脚底的状况。

  「痛……我踩着什么了?」

  女人的脚白白嫩嫩的,脚趾头干净娇嫩的像白色花瓣,连脚底也透着一层淡淡的嫩粉;加上她嫩嫩的掌心贴在手臂上,他觉得自己浑身燥热得像是要烧起来。

  穆韦觉得自己很反常。

  任微煦完全没注意到男人的反应,只注意到脚底不是被什么尖锐的异物扎到,没出血,那就有可能是被尖锐的小石头刺痛了。

  她皱紧秀气的眉头边嘟哝边甩脚,「讨厌……水逆吗?今天也太多状况了,痛死我了。」

  听见她的嘟哝,救急救难的本能冒出头,穆韦强抑下内心的骚动,开口道:「来,我帮你看看。」

  他蹲下身,轻扶她的腰,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大手抓起她的小腿肚,抬高她的脚,帮她检查伤口。

  男人这一连串的动作自然强势却不失温柔,眼眉专注,让他的脸部线条看起来更加紧绷,显得更凶。

  不知为何,任微煦近近看着男人的模样,总觉得一股腾腾的热气由心口窜出,绯色由脖子蔓延到腿上……只是为什么腿心却凉凉的?

  她回神一看,这才惊觉她把长版恤当睡衣,因为他的动作下摆被撩高,露出两条白嫩嫩的大腿。

  眼见春光极有可能外泄,她一手压着下摆,一手羞急的拍他的手。「放下!我、我会曝光啦!」

  穆韦回过神,这才惊觉她的状况,连忙松手,放下她的腿,脸涨得通红地惊慌解释。

  「抱歉……我没注意到……」

  见他尴尬局促的惊慌模样,任微煦脑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都说了,真正的黑社会,外表看上去比你见过的绅士都绅士,但使出的手段比你看过的流氓都流氓……

  这男人是属于这一款人吗?

  这疑惑一冒出,她飞快地摇头甩开。

  她实在太不应该了,她都不认识人家,怎么就因为他的外表,直接认定人家是混黑社会的呢!

  任微煦定了定心神想站起身,却后知后觉的发现,她居然就这么坐在一个陌生大男人的腿上。

  虽然他是好心要帮她看伤口,但他还是摸了她的腿……

  这应该吗?

  就算男人不一定心怀不轨或是混黑社会的,但她是不是太没有防备之心了?

  任微煦愈想愈觉自己太松懈、太随便,连忙由他的大腿起身,猛退,拉开两人间的距离后,慌忙顺了顺下摆布料。

  穆韦这才意识到,自己理所当然的反应似乎太超过了。

  对方毕竟是女人,就算他所有行为都是出于身为消防员的本能,还是太逾越了。

  他诚心开口:「抱歉唐突了。你可以走吗?」

  虽然男人看起来还是凶凶的,但他的态度诚恳到让她对他产生不好的联想而感到愧疚。

  「没事……谢谢你……」

  两人互不相识,这一连串的交集让气氛愈发尴尬,穆韦一时间也不知道还能和她说什么,最后只能挤出一句话。

  「那保重,再见。」

  任微煦听他吐出那句话差一点笑出来,见他说完十分爽快的转身就走,忍不住喊着他:「等等!」

  穆韦转过头,不解的看着她。

  「你的伤……」

  她不说,他都要忘了刚刚他被她的手机砸到了。

  他抬手摸了摸眉尾乾得差不多的血渍,不在意的说:「噢,只是小伤,没关系。」

  的确是小伤,但人家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跟她计较,她却不能理所当然就当没事发生。

  一开始任微煦是想把他带回家处理伤口,但想想,让个陌生男人进家门,似乎不太妥当啊!

  她反覆思量许久心里有了决定。「你赶时间吗?我上去拿医药箱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好吗?」

  其实穆韦觉得没必要,但看着小女人娇娇甜甜对着他露出微笑的可人模样,他居然有种魂被勾走的飘飘然。

  「噢……是不赶时间……」才怪!

  消防员勤一休一的制度是早上八点上班到隔天八点,而此时他正在上班的途中。

  在消防队将近六年,他从不做溜班脱勤的事,更别说迟到这件事。

  这么一丁点小伤口,他应该只是把血擦掉,确定不再流血就可以直接走了。

  但他不知道怎么了,为什么为了一个初次见面的女人恍神,说出自己不会说出的话,太奇怪了!

  任微煦没发现他的异样,指着前方不远处的社区公园,嘴角上扬地对他说:「那你去对面公园等我好吗?」

  穆韦看着她指的方向,没看到公园,却觉得女人嫩嫩的指修长圆润很漂亮,而她腼覥的笑容让眉眼弯弯,柔软得让他一颗心彷佛也跟着软得一塌胡涂,不由应了一声好……完全无意识的。

  在女人瘸着脚转身离开后,穆韦杵在原地恍神许久,才被一台经过的机车按了喇叭而回过神。

  意识到自己莫名其妙的状况,他感到汗颜,向骑士挥手致意,回想女人刚刚指的方向究竟是什么地方。

  穆韦看了过去,原来是一个社区小公园,清晨的阳光洒在林梢绿意间,随风流动的光影闪闪熠熠,像极了那女人的眼……

  「真美……」听到自己情不自禁吐出的赞叹,穆韦惊觉,自己怎么带着一种浓浓的痴汉感?

  他懊恼的抹了抹脸,却不小心抹到眉尾已经乾掉的血渍,伤口又缓缓的沁出血来。

  微微的痛,刚好让他清醒清醒。

  他才走进公园没多久,便看到女人拎着医药箱匆匆忙忙朝他走来。

  「抱歉抱歉……」她边说边跑边哈腰,看得穆韦胆颤心惊,多怕她一个不小心就跌了个狗吃屎。

  这想法才在脑中浮现,他看到女人的脚尖踢到地面略高起的石板,一个趔趄,直接往前倾倒。

  「小心!」

  在女人的鼻尖吻上地面的前一刻,穆韦眼明手快,伸手横在她腰前,将她稳稳的勾住。

  任微煦以为自己会跌个狗吃屎,却没想到预期的状况没发生,她的身体像是被冻结的时空定格似的,以着不可思议的角度定悬住。

  她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为她看到那只横在腰前如铁条般的健壮手臂,暗暗叫了声惨。

  今天频频出状况的她真的不像她啊!

  暗暗哀号完,任微煦抬起脸,以着尴尬却不失礼貌的笑容对着他说:「谢谢。」

  她的笑容有点官方,但依旧是让人舒心的甜美,穆韦差一点忍不住盯着她,朝她露出痴汉笑。

  他用力抑住几乎要失控的嘴角,确定她站稳了才松开手,绷着嗓开口:「没事就好。」

  任微煦站稳后,朝四周张望了一下才说:「那我们去旁边的椅子吧。」

  他应了声,跟在她身后。

  一直走到石椅边,她发现他还直挺挺的杵在一旁,连忙道:「你太高了,得坐下,我才能帮你消毒伤口。」

  「噢。」他又应了声,乖乖的依照她的指示坐了下来。

  任微煦将医药箱摆在石椅的另一边,找到所需要的医疗用品才走到他面前,一定住脚步,男人真的很高的感觉又冒了出来。

  而他居然还仰着脸看着她。

  她失笑,「先生……」

  「穆韦。穆桂英的穆,吕不韦的韦。」他没低下头,反而突然报出姓名。

  任微煦错愕一怔,礼尚往来,也把自己的名字报了上去。

  「你的名字漂亮人也漂亮。」他看到女人白皙的脸蛋荡漾出一抹红,渐渐染上玉白小巧的耳朵的反应,懊恼的差一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穆韦啊穆韦,你是真的没让人当成痴汉不甘愿是吧?

  非得这么唐突一个跟你认识不到几分钟的女人吗?

  怕自己真的带给人家不好的感受,他万分懊恼地清了清喉咙,急声解释,「对不起,我没别的意思。」

  说完,他低下头,不说话了。

  其实她的名字以及外表被很多人直言不讳的称赞过,而她总能真诚的向对方道谢。

  但不知为什么,这句话由他口中说出,竟莫名让她脸红了。

  她正苦恼要怎么掩饰自己的反应,却发现他比她还别扭,毫不掩饰地露出抿唇低头的懊恼反应。

  这对一个外表凶恶煞的男人来说,这样的反应带了点反差萌,显得有点可爱。

  她的局促被他的反应给化解了。

  她抛开局促,扬起甜美的笑容,真诚开口,「谢谢你的称赞。」话说完,她专心查看他的伤口,忍不住问:「你去抓吗?又流血了。」

  穆韦想起刚刚自己用手抹过脸,把伤口上乾掉的小硬块给剥掉了。

  他不自在的刮了下鼻头,嘟哝,「不小心……」

  任微煦轻皱了皱眉,迳自说着,「那还真的得贴起来,免得不小心碰到又流血了。」

  话一说完,她替他的伤口上消毒药水前,忍不住开口提醒,「应该会有一点刺痛,你忍忍喔!」

  这点痛对皮粗肉厚的穆韦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该死的是,她靠得有点近,近到他可以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以及她暖暖的呼吸与他的鼻息交缠,吹拂在脸上的感觉。

  暧昧的氛围刺激得他体内的雄性本能不断沸腾,让他不自觉频频吞咽口水滋润莫名干燥的喉头,让喉结反覆滚动。

  绷贴上,用圆润的指尖轻压确定有没有贴牢时,他却有一种触电般的错觉,身体下意识弹了下。

  夸张的是,他居然感觉到,那一团一直在胸口悸动发疯的火直往腿间冲!

  任微煦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弹吓了跳,连忙问:「怎么了?弄痛你了?」

  穆韦怎么可能把真正的原因说出来?

  他惊慌站起身,不等她反应便急急开口,「我我我……来不及上班了,谢、谢,再见!」

  任微煦被他突如其来的反应吓到了,忍不住问:「你在哪家公司上班?迟到会被扣全勤吗?需不需要我帮你解释……或什么……」

  没等她将话说完,穆韦朗声回道:「消防局。掰掰。」

  话一说完,他加快脚步一溜烟的消失在她面前。

  任微煦看着男人高大的背影以着令她咋舌的速度迅速消失在眼前,突然间想起他身上穿着印有消防局分队名称的

  她终于明白男人的身手为什么会那么敏捷的原因了。

  消防员基本上都有超强体能,他的身高体格足以去拍消防猛男月历,福利广大迷姊迷妹。

  任微煦再回想男人跟他的外表完全不相符的憨萌反应,嘴角无法抑制的微微上扬。

  都说不能看外表了,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消防猛男其实敦厚谦逊朴实,有点可爱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

sx2532198 发表于 4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