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fumiaotxt@163.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24801活跃度
  • 10781发帖
  • 9511主题
  • 0关注
  • 118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精选帖子

[✿ 5月试阅 ✿] 菲比《年下男攻略》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1-4-30 16: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年下男攻略》
作者:菲比
系列:红樱桃RC1476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21年05月07日

【内容简介】

秦幼恩不晓得该如何定义与端木司之间的关系
从多年前他握着她的手走进端木家那一刻开始
她就将自己定位成关心他、懂他又支持他的「姊姊」
虽然他老爱用初恋、暗恋,甚至好喜欢来怼她
但她坚信两人只是姊弟关系,跟爱情八竿子打不着
直到那一夜,他抛出震撼她的爱情告白
无法抗拒的激情诱惑,彻底打乱了她与他的界线──
要说秦幼恩不爱端木司吗?答案是否定的
她欣赏他的长相,敬佩他的毅力,折服他的才智
带着一点霸道又一点温柔,一点任性又一点可爱
如此完美的男人,她岂有不爱慕的道理?
要说秦幼恩爱端木司吗?答案又是否定的
她只是父母双亡寄人篱下深受端木家照顾的孤女
对这位端木家的太子爷,她很努力远观不敢亵玩
可是他却不按牌理出牌,一副死缠烂打的赖皮样
竟扰得她春心荡漾、乱了方寸!
唉,碰上这个命中注定的克星,她也只有投降的份……


  楔子

  闪烁霓虹灯点亮城市夜空,万家灯火如星子映在未开灯的客厅落地窗上,这是位于市区近七十坪的高楼层豪宅公寓,打通四房两厅的格局让偌大空间只隔了连结厨房的客厅以及一间主卧和一间客房,可以运用的空间大得彷佛一望无际,但室内摆设的家具却少得不可思议。

  秦幼恩松下一头及腰微卷长发,乌黑秀发随着行走微微摆荡,纤细身形包裹在一件黑色蕾丝无袖长洋装里,顶级法国手工蕾丝跟随曲线游走,将她娇小却玲珑的身形衬托得风姿卓越。

  纤纤细指按下安于墙面的客厅电灯开关,原先只有缀着屋外霓虹灯的幽暗室内变得橘亮一片,简单整齐的客厅在灯光下无所遁形。

  秦幼恩转入厨房,从烤箱取出超市购买的冷冻番茄千层面,在金黄色焗烤上插入银叉,又倒了一杯果汁才走到客厅沙发上,她盘腿坐在矮桌前的地板,让铺着浅咖啡色绒毛地毯温暖小腿肌肤。

  晚餐准备妥当后打开五十二寸液晶电视,时下流行的音乐从喇叭传了出来,吸引准备吃千层面的秦幼恩。

  电视里五名黑衣少年正在舞台上整齐划一地跳舞,镜头从最左侧的少年开始一路照到最右侧的少年,每个人都十分专注劲歌热舞,唱着连霸十周美国告示牌榜首歌曲,台下粉丝尖叫不绝于耳,可见五名少年的魅力有多么惊人。

  当镜头再次转回位于五人中央的Center脸上,那是有着深邃眸子的少年,留着一头时下流行几乎要盖住眉毛的浅灰色微卷头发,高挺的鼻梁与红润的双唇、修长的颈子和迷人的喉结,一百八十五公分修长的身形,他的一个勾嘴浅笑、一个眯起左眼的表情,随便哪个动作都能迷得台下女孩惊声连连。

  新闻中传来记者的报导,「昨夜『宇宙少年队』在日本东京巨蛋结束为期一年的世界巡回公演,演唱会门票在开卖十五秒后全数售罄,创下日本有史以来男子团体抢票最快的纪录,稍早的独家采访中经纪公司表示,成员将于日本演唱会结束返回各自国家休息三个月,休息时间经纪公司会陆续与五位成员商讨续约事宜,若『宇宙少年队』全员续约成功,将同赴美国录制最新单曲,预计明年初带着新歌与粉丝们见面,请粉丝们开始日夜祈祷,经纪公司能成功留住全员吧!」

  秦幼恩看着电视上熟悉的脸孔,嘴角忍不住露出一抹微笑,吃下一口千层面前喃喃说着,「终于要回来啦!」

  放在矮桌上的手机响起,她看了来电显示「臭小鬼」三个字,接起手机不等对方说话便开口,「自己进来吧。」

  秦幼恩摁下结束通话键的同时,门外传来一串按密码的声音,跟着电子锁解开黑色大门应声打开。

  从屋外走入一名身穿黑色皮衣与黑色紧身牛仔裤的高身兆男子,头上戴着压低的黑色鸭舌帽,手里提只行李袋,脱去脚上黑色便鞋,走近坐在客厅头也不抬正吃在面的秦幼恩身侧。

  「又吃冷冻食品?」男子垂眸冷冷看着桌上让他倒胃口的食物。

  「欢迎回来。」秦幼恩无视他的不悦,朝他勾起一抹不露齿的微笑。

  男子拿下黑色鸭舌帽,露出一头浅灰色发丝以及一张俊逸却略显疲倦的脸,竟是「宇宙少年队」中被昵称为「」的领舞端木司。

  第一章

  「宇宙少年队」成军已有五年,是以五名当时平均年龄二十三岁的大男孩,在韩国经纪公司主导下集结而成,成员国籍分别有台湾(中国台湾)、日本、韩国不同国家的少年,刚开始的三年并没有因能歌善舞与高颜值爆红,是他们凭自身努力以及不放弃任何表演机会,逐渐在韩国打开知名度后旋风席卷全亚洲,粉丝横跨全球成为国际性顶尖男团。

  其中又以门面和舞蹈担当昵称「」的端木司最受粉丝欢迎,在萤幕前他是冷酷寡言的高冷代表,每每只要朝镜头露出一抹浅笑就能迷倒一票粉丝,甚至被国际知名杂志评选为「全球最美脸孔」第一名,一股「」旋风席卷五大洲,将他的演艺事业推向高峰。

  然而全球知名人物端木司正穿着简便服装出现在秦幼恩屋里,盘腿坐在地板上,毫不客气抢走秦幼恩面前的番茄千层面,用她用过的叉子铲起一块硬邦邦的食物放入嘴中咀嚼。

  「小司,我有允许你吃我的晚餐吗?」秦幼恩冷冷瞪着他。

  端木司微微皱起眉头,百般不情愿将千层面吞入肚子,「又乾又硬还过咸,晚餐吃这些,不怕老妈唠叨?」

  「阿姨又不晓得我晚餐吃这些。」秦幼恩撇撇嘴,她就是图个方便嘛!

  不过听端木司喊一声「老妈」,秦幼恩心底感激万分,终归是家人呀!就算有再大的嫌隙,十个年头过着过着也就释怀了。

  端木司不晓得秦幼恩正在感慨,悄悄从外套口袋取出手机,冷不防替千层面拍照。

  「罪证已经在这,我马上传给老妈瞧瞧。」端木司摇摇手机,一反银幕上冷淡模样笑得开朗。

  「你敢?」秦幼恩瞪大眼,话是从牙关吐出。

  「为了你的健康着想,我只好不顾咱们的交情,况且幼恩姊你是知道的,你可是我的初恋,为了保护初恋,我得严格控管你的饮食起居。」端木司扬起眉,笑得更加灿烂。

  秦幼恩睐了他一眼,「又乱说话。」

  「我哪有乱说?难道幼恩姊看不出我喜欢你很久了吗?」端木司露出讶异神色,双手握拳给自己打气,「我得更努力了!」

  「不是有嘴就可以乱说,我看你是恨我恨到想借刀杀人,让我被你的粉丝暗杀吧!」秦幼恩没好气睐着他。

  端木司从以前就爱用「初恋」、「暗恋」甚至「好喜欢」怼秦幼恩,她才不认为当今顶尖流量明星会对她有兴趣。

  「吃冷冻食品方便,你也知道我工作繁忙,就连准时下班都是奢望,买冷冻食品回家存着,肚子饿用微波炉加热三分钟,立刻有热腾腾的食物可吃,这你可以理解吧!」秦幼恩祭出悲情牌,至于端木司说啥她是他的初恋,她一概假装没听见。

  「难道老爸不许你准时下班?」端木司很习惯秦幼恩顾左右而言他,这回划错重点的反问。

  「我现在讲的是冷冻食品,不是下班时间好吗?」秦幼恩努努嘴再道:「近半年来,公司每两个星期就来一次『五皇会』,被这五皇盯着有谁敢不卖命工作?」

  「五皇会召开这么勤?」端木司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五皇会是远程集团以老板端木司的父亲端木严为首,与其他四位分别担任公司高层的亲属,商讨世界脉络走向的私人聚会。

  通常五皇会一召开,员工就有新工作加诸身上,但每每经过五皇会决议的没有一项是不赚钱的生意,相对让员工的分红翻涨好几倍,因此员工们不以为苦,反而十分推崇五皇会的崇高价值。

  「近期国际局势动荡,密集召开五皇会也是理所应当。另外,端木叔叔对我好得很,才不会虐待我。」秦幼恩撇嘴反驳。

  「不得不承认老爸待你是真好。」他知道父亲对秦幼恩委以重任,而她也不负所托将工作做得十分完美。

  端木司有双个性的单眼皮,他的眸子彷佛一潭深幽湖水,在不期然与他对望时,总能令人失神。

  秦幼恩不得不承认,端木司长得十分好看,一双单眼皮总给人神秘感,令人无法将视线从他脸上移开,再往下细看,高挺鼻梁下对男人而言略大些的薄唇,却总在轻轻笑起时给人大男孩的爽朗感,相互冲突的迷人让他多了份不同寻常的特别。

  「幼恩姊?」端木司迟迟不见她回话,扬起隐在灰色发丝下的眉头开口唤她。

  「什么?」秦幼恩回神后一脸呆傻,忘了方才两人谈论到哪。

  「瞧瞧你,是不是工作到傻了?」端木司自然地将手掌贴在秦幼恩的额头,眯了眯眼口吻遗憾,「都已经不够聪明了,还工作到傻愣愣的,这怎么得了?」

  「傻你的头啦!」秦幼恩挥开他的手,恶狠狠瞪向笑得灿烂的他,「虽然我不像你年纪轻轻就拿了两个博士学位,但我也是哈佛毕业的高材生好吗?」

  「寻常人要跟上我的步伐可是极为艰难,幼恩姊,你一路追随得辛苦,需不需要我来个爱的抱抱?」端木司这回笑得更加灿烂,修长十指朝秦幼恩比出两个爱心形状,分明想气死她。

  秦幼恩撇嘴冷瞪端木司,一手一个打下他发射的两枚爱心,「你的爱心留给狂粉就好,别浪费在我身上。」

  「幼恩姊难道不是我的狂粉?」端木司倒是很会利用机会,趁秦幼恩打下他的爱心手指时,双手反握一双纤细手腕,牙齿轻咬下唇露出内心受创的小狗狗神色。

  「你的粉丝遍布全球,不差我一个。」秦幼恩想抽回手,没料端木司使劲不让她获得自由,坚持了一会儿只好放弃,任由他握着。

  「还以为幼恩姊是我的第一位粉丝,也会是最后一位粉丝。」端木司露出受伤神色,一双深黑眼瞳可怜兮兮地盯着秦幼恩。

  「这招对我没用!」秦幼恩撇了撇嘴,「你的狗狗讨罐罐神情,只对你的粉丝跟端木夫人有用。」

  「什么叫狗狗讨罐罐神情?我分明是钢铁心被你当场碾碎的痛心疾首表情,好吗?」端木司扯扯嘴角,接着又说:「还记得十年前我参加第一场小提琴演奏会结束,幼恩姊捧着花束跑到我面前说:『小司表现得非常好,我永远是小司的头号粉丝』,没想到不过十年光阴,幼恩姊的心狠得连说过的话都不认,到底是社会把幼恩姊变得无情,还是幼恩姊当初只是说说而已?」

  「我曾说过这句话吗?我怎么不记得了?」秦幼恩撇开眼不敢与他对望。

  「那只能说明幼恩姊是金鱼脑袋,难怪我每次对你展开热烈追求,你都像第一次听见,原来是脑袋不好使。」端木司松开双手,耸耸肩笑得无奈。

  「你这是什么脸?竟敢对我露出这种表情?怎么,不想活了?」秦幼恩用双手掐捏端木司的两侧脸颊,冷冷瞪了他好几眼。

  端木司动不动就告白,秦幼恩已经当成日常,只不过,他会对其他女孩说这些话吗?思及此,她莫名觉得心塞。

  「我还想活呢,我打算娶幼恩姊,然后跟幼恩姊恩恩爱爱牵手活到一百岁。」端木司不把秦幼恩的逞凶斗狠放在眼底,笑弯了一双单眼皮眸子。

  被他盯着瞧,秦幼恩有一瞬的心惊,下意识松开手,撇眼不敢与他四目相接,嗫嚅好一会儿才说:「我才不想活这么久。」

  「哦?幼恩姊的存活目标是几岁?」端木司边说边替自己倒杯白开水。

  秦幼恩捏捏下颚,谨慎思考后认真回答,「九十九岁又十一个月吧!」

  「噗!」端木司不卫生地把口中的水喷出来。

  「小司,你真恶心。」秦幼恩抽卫生指递给他,不忘露出嫌弃神色。

  「拜托,是谁害的?」端木司抢过她手中的卫生纸擦拭下颚。

  下一秒,端木司直勾勾盯着秦幼恩,略带小小恶意微笑,一瞬间什么弄湿下巴,甚至弄脏衣服都不以为意,心底升起一股愉悦。

  「干嘛看着我傻笑?」见端木司盯着她,秦幼恩下意识摸摸脸颊,「我脸上有沾到什么东西吗?」

  端木司眯了眯左眸,加深嘴角笑意才说:「幼恩姊,你不只长得好看,就连脑袋也很聪明。」

  「先给巴掌再给糖,老招了!」刚刚才笑她跟随他的步伐辛苦了,现在又说她脑袋聪明?秦幼恩不吃端木司这套,掀起嘴露出一副恶女模样。

  「冤枉呀!我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惊叹。」端木司一脸可怜兮兮,他明明是发自肺腑的赞美却惨遭秦幼恩怀疑,令他好不心痛。

  「喔,还惊叹哩。」秦幼恩耸耸肩不以为意。

  秦幼恩无法否认,端木司虽年仅二十四岁,但因为家族事业版图纵横全球,加上他是远程集团继承人,从小跟着父母走访各大城市与企业,参与大大小小上流社会宴席,认识的人无不是金字塔顶端人士,就算加入「宇宙少年队」后,不再陪同父母出席宴会,但过去累积的眼界却无法抹灭。

  再者,端木司踏入演艺圈结识成打的俊男美女,因此他的称赞对寻常人来说理当是莫大荣耀,但秦幼恩早已习惯端木司莫名来一招先笑她后赞美,早已免疫不会因此雀跃,只有浓浓的不以为然。

  「话说回来,你啥时才肯把千层面还我?我肚子快饿扁了!」秦幼恩想从他手上抢回晚餐,再不吃晚餐就变消夜了。

  「我是不会放纵你吃微波食品。」端木司将番茄千层面往她的反方向推走,扯着嘴角才又道:「我来帮你准备简单又健康的食物。」

  「现在?」秦幼恩露出不可思议表情,「远水救不了近火,我肚子饿得咕噜噜叫,哪能撑到你为我做饭?而且我这也没食材,难不成你打算先从超市采买食材开始?」

  「不需到超市买食材,今早已经请管家大叔填满我家冰箱,给我十五分钟,我一定进贡好吃的给秦大姑奶奶。」端木司一副使命必达的表情。

  端木司不等秦幼恩允诺,风风火火地从她家走出,直接三步并作两步爬上位于高一层楼的自宅,从冰箱里选几样新鲜食材返回秦幼恩家中,连外套都没脱下,就动作俐落地洗菜、切菜,还一边熬煮简单的昆布高汤,另一个炉子煮起两人份的荞麦面,不拖泥带水的动作媲美专业厨师。

  「我需要做什么,才能在最快时间内填饱肚子?」秦幼恩站在中岛前看端木司一人忙碌着。

  「幼恩姊只需要站在旁边静静欣赏我,就是最好的帮忙。」端木司从切蕃茄的动作中抬首笑睨她。

  「既然如此,我就站在这监督你。」秦幼恩晓得她是厨房破坏者,认命地乖乖站在一旁看端木司优雅从容的下厨身影,期待已经散出大海咸甜香气的昆布高汤能温暖她的胃。

  不到十五分钟,两碗热呼呼的荞麦什锦汤面出现在餐桌上。

  黑色的宽口瓷碗装盛浅黄色昆布高汤,荞麦面沉在汤中与翠绿白菜相互融合,金色蛋花和绿色葱花充分演绎绿叶角色,替主角荞麦面加分不少,让秦幼恩看得口水直流。

  「幼恩姊,擦擦你嘴角的口水,趁面糊掉前快点吃吧!」端木司很得意她的贪吃鬼反应,嘴角不自觉上扬。

  秦幼恩没有回话,其实是她没留回答时间,不理端木司是否准备好用餐,拿起餐具迳自大快朵颐。

  香浓不腻的昆布高汤中沉着淡淡荞麦香的面条,简简单单的味道却充满自然清香,混合在秦幼恩的口腔中,她感觉身处幸福的高峰。

  「炸好吃!」她把嘴里的食物吞入肚内后,朝端木司露出满足神色。

  「幼恩姊太夸张了吧!」端木司跟着吃了一口,随即夸张地瞠大双眸,「太好吃了啦!我想,我又朝奶奶迈进一步!超过奶奶指日可待。」

  过世一年多的端木奶奶,曾是知名美食评论家也是一名蓝带厨师,端木司的好手艺全来自奶奶手把手教导出来。

  「是是是,我们家的天才厨师,很快就会超过老夫人了!」秦幼恩摇着头,一脸受不了的模样。

  「不是天才厨师。」端木司朝她扬扬眉头,「是厨神。」

  秦幼恩白了他一眼,冷冷「喔」了一声继续吃面,美食当前她已经懒得理他。

  瞧秦幼恩吃得津津有味不想搭理他,端木司心底升起一股骄傲,决定安静地继续吃面。

  静谧的室内,两个人埋首享用迟来的晚餐,相识二十余载的他们,感情好得就连同处一室未有只字片语都不显尴尬,他们甚至曾有二十四小时待在一块儿,各自看书不曾言语,然而话匣子一开又是滔滔不绝,这就是现年二十九岁的秦幼恩与相差五岁的端木司平凡日常。

  端木司大口吃面,当他把碗内的汤喝个底朝天后,眸光看似在看电视新闻,实则偷睨还在吃面的秦幼恩。

  能与秦幼恩在一块儿,就算没有任何话语,他都觉得自在又幸福。是的,端木司是真心爱秦幼恩,并非轻浮地喜欢长得漂亮的秦幼恩,也非对她日久生情,而是她的聪慧与圆融,积极又勤奋的人生态度深深吸引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他。

  端木司见过的女孩无数,比秦幼恩漂亮的、比秦幼恩聪明的、比秦幼恩能力强的,他随随便便就可以举出身边十来位女性,但如秦幼恩坚强却温柔,刚毅却柔软的却无一人,矛盾特质在她身上融合得恰如其分,她是如此美好,完美得让端木司在猛然惊觉时早已动心多年。

  「怎么了?」秦幼恩两颊被荞麦面塞得鼓鼓,转头看着他问道。

  见秦幼恩两颊鼓胀得活像只仓鼠,变形的脸可爱得让端木司好想捏一把,但他忍住冲动吐槽道:「幼恩姊,你也淑女点,把食物吞下后再开口好吗?」

  「跟你在一起不需要装淑女。」秦幼恩吞下面条努嘴开口。

  「所以幼恩姊对我没有防备?」端木司不自觉扬高嘴角,接着再问,「所以幼恩姊把我当家人?」

  「说啥鬼话,我一直以为我们是家人,难道不是吗?」秦幼恩望着端木司,用审视眼光盯着他,口吻满满疑惑,「难道你一直把我当外人?只有我傻傻觉得我们是家人?」

  端木司的话,让秦幼恩心底「喀答」一下,还以为多年来都是自作多情。

  「当然不是!我可是一直把幼恩姊当家人。」端木司不只光速回答,还加重「一直」两个字,表示自始自终都不认为寄宿在他家的秦幼恩是外人。

  听他这般回答,秦幼恩总算是放心。

  秦幼恩国中时双亲骤逝,是端木严将好友的遗孤领回家成为她的监护人,吃穿用度与端木家孩子一般无二,端木家族的成员也待她颇好,让秦幼恩很快有了拥有新家人的温暖与安心。

  住进端木家后秦幼恩努力学习与工作,让自己成为配得上端木家名声的人,虽然她嘴里说不把自己当外人,但没有血缘或姻亲关系的她不会是真正的家人,不过沾上一点点边她就满足了。

  「而且我还要让幼恩姊成为我真正的家人。」端木司看着秦幼恩巴掌大的小脸嗫嚅着。

  「什么?你自言自语什么?」秦幼恩疑惑问话。

  端木司朝她露齿笑着,摇了摇头避重就轻,「没什么。」

  一抹少年的微笑如此纯粹又青涩,可爱中带点即将蜕变成成熟男人的特有韵味,看得秦幼恩心脏彷佛被铁鎚恶狠狠敲打,心跳漏了好几拍,吓得她赶紧低头吃面,假装没受到恶魔笑容影响。

  看着秦幼恩认真享用他煮的食物,端木司嘴角勾起一抹满足弧度,就这般一直望着她的侧脸,狭长眼眸露出带着宠溺的热切眼神,直到秦幼恩吃完整碗面后,才依依不舍收回。

  「吃完了?」

  秦幼恩抬头就见端木司手撑着侧脸冲她笑得灿烂,她刻意撇开视线,点点头,探手想抽放在他身侧的面纸擦嘴。

  端木司这张脸就算看了十几年,秦幼恩还是不免赞叹,她还是少看为妙,免得心中又生出奇奇怪怪的想法。

  「好吃吗?」端木司主动抽面纸细心替她擦拭嘴角油光。

  「你煮的食物能难吃到哪?当然好吃得不得了。」秦幼恩边说话边探手想接过他手上的面纸,没料到他竟主动替她擦嘴,让她有一瞬僵直,连呼吸都忘了。

  端木司垂眸让卷翘睫毛遮掩炭黑眸子,视线放在对秦幼恩巴掌脸来说显得略大的菱唇,粉嫩雪肤衬着他的黝黑肤色,脑袋竟不自觉快速飞转,想的全是让气血旺盛的年轻男孩热血沸腾的事情。

  「幼恩姊的嘴形真好看,颜色浅浅粉粉的,真是迷人。」端木司不否认,他对秦幼恩有了超乎界限的联想。

  端木司的声音低沉迷人,慵懒语速中带着挑逗词汇,让秦幼恩的心脏又暂缓跃动,一直忘了呼吸的她持续屏息,受到上司与同事赞扬的灵活脑袋短暂休眠,丰满的双唇微张,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整个人傻愣得像时间静止。

  「幼恩姊,我……」端木司将面纸握在掌心,改用拇指磨蹭她的嘴角,微弱的气声成了粗哑的嗓音,空气凝结在这瞬间,彷佛一层遮罩将他们包围在时间运行之外,刹那间,他们听不见外界任何声音,唯一的声响是彼此的心跳。

  「……小司,谢谢你的称赞。」秦幼恩猛然惊醒,微微撇头不让端木司温热的指尖在她嘴角游移。

  「嗯。」端木司晓得他逾矩了,扯扯嘴角缓缓收回手。

  端木司不清楚如何处理尴尬的情况,左手右手交换抓头或摸摸后颈,好看的双唇嗫嚅几声,却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小司,头痒滚回家洗头,别把皮屑掉在我家。」秦幼恩冷冷盯着他,不知是刻意营造气氛还是真的这么认为。

  「我才没有皮屑,好吗?」端木司反唇相讥,「我可是当红的小鲜肉,幼恩姊这么说我,若被粉丝听见你该如何谢罪?」

  「是人就会有皮屑,啊,我晓得了,因为小司没有皮,所以不会掉屑。」秦幼恩才不让步。

  「你才没皮。」端木司像个孩子,回答得十分幼稚。

  「我可没说自己没皮屑喔,我很会掉屑的。」秦幼恩耸耸肩一脸无所谓。

  「难怪幼恩姊家的地板特地选白色的。」端木司扬眉回话,他可是一点也不想输。

  「对啦!我家地板都是皮屑,你千万别来。」秦幼恩瞪着他,但上扬的嘴角泄漏她的好心情。

  「这怎么成!只要我待在台湾的一天,我最少每日见幼恩姊一回。」端木司扯起双唇笑得灿烂。

  他突如其来的笑容,拨撩秦幼恩心坎深处的柔软,她愣了一下,接着像急着想掩饰什么,动手推推他结实臂膀,「你快回家休息。」

  「可是我不累。」端木司文风不动。

  「可是我累了!」秦幼恩撇开眼不想与他四目相接。

  秦幼恩很明白她的立场与处境,端木司对她来说太过遥远。

  她也不是傻子,当然看得出端木司对她的用心,但她宁愿当鸵鸟把头埋在沙子里,装做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说的也是,幼恩姊上了一整天的班,是该累了。」端木司想起秦幼恩可是连晚餐都没能正常吃的辛勤工作,他留在这只会缩短她的休息时间。

  端木司边说话边起身,双手分别端起两只空碗往洗碗槽走去,打算替她整理好环境才离开。

  「小司,碗放着我洗就好。」秦幼恩跟了上去,站在他身侧打算戴塑胶手套准备洗碗。

  岂料端木司的动作比她快了好几拍,瞬间将双手塞入对他而言过小的粉红色手套中,动作俐落地清洗两人的餐具,「我没帮幼恩姊整理好厨房是不会离开的,幼恩姊可以准备上床睡觉,别理我。」

  「我怎么可能放你在我的厨房洗碗?」秦幼恩看着他熟练地清洗碗盘与锅具,于是拿棉布擦拭清洗好的餐具,两人分工合作加快整理的速度。

  秦幼恩知道端木司虽然贵为大少爷,从小茶来伸手饭来张口,但自从被经纪公司签下,经过为期两年的培训,直到现在「宇宙少年队」的五位大男孩,都还是亲自打理宿舍环境,所以洗碗、洗衣、打扫之类的工作已经得心应手,根本不输家庭主妇。

  「小司你累了吧!刚结束日本演唱会马上回台湾,其实你们应该跟公司争取留在日本休息一晚再回家的。」秦幼恩有说不出的心疼。

  「公司的确要帮我们订饭店,是我们总算盼来假期,大家都急着回家,所以连一晚也待不住,全吵着要回国。」她的关心,端木司一分不少地收到了。

  「原来是这样。」秦幼恩了解地点点头,「已经很晚了,你洗完就赶快回家吧。」

  「知道了,唠叨的小老妈子。」端木司朝她温暖笑着。

  秦幼恩难得没移开视线,望着他跟着浅浅笑了。

  这样就好!与他的这种距离刚刚好!秦幼恩不想也不愿往前踏一步,但要她往后退一步却也是舍不得。

  情感与理智在胸臆间来回拉扯,但理性挂帅的秦幼恩,总能在一次次几乎沦陷当下猛然惊醒,将来,她确定两人的关系依旧如此,不会也不曾改变。

  毕竟端木司是远程集团唯一的继承人,亦是被端木家族捧在手心的宝贵血脉,而她,不过一个寄人篱下的外姓人,努力保持礼貌又安全的距离,是她必须也是必要的功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