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fumiaotxt@163.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20353活跃度
  • 8634发帖
  • 7671主题
  • 0关注
  • 54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精选帖子

[✿ 12月试阅 ✿] 安祖缇《撩姊姊》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撩姊姊》
作者:安祖緹
系列:红樱桃RC1461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12月04日

【内容简介】

薛若羽和耿睿颖初次见面是在他们父母的婚宴上
他呛她妈拜金爱钱,她回敬他是没教养的中二屁孩
最後以她狠踹他一脚结束争吵,就此结下梁子──
两人彷佛天生冤家,一言不合就开呛互怼
她可不是被骂不还口的烂好人,绝对加倍奉还给他
瞧他一脸玩世不恭的死德行以及眼中明显的挑衅
证明屁孩长大後只会成为老屁孩,不会变成男人的……
身为芭蕾舞者的她好不容易获得女二的角色
却因无法将角色诠释完美到位,面临被换角的危机
向来和她不对盘的讨厌鬼竟然毛遂自荐
要她把他当成男主勾引,用舞蹈来打动他的心──
什麽嘛!他一个男生耶,眼神那麽会勾人是怎样?
明明他的眼神感觉是轻如羽毛般,但杀伤力却是十足
只要看着他,她就很难不心慌意乱,整个人都不对劲
而他老是趁特训时偷香、频繁肢体接触,还喊她女朋友
害她被他撩得不要不要的,才会不小心对他动了心……



  第一章

  「我回来了!」

  开门进了屋的薛若羽关上大门,转身要脱鞋,不期然看见有个陌生男子站在前方。

  年轻的脸蛋俊俏,外型高大,宽肩窄臀,穿着轻松的黑色T恤搭深蓝色牛仔裤,狭长的双眸眼色有些冷淡,薄唇淡吐:「噢,回来了。」

  那态度俨然家里的一分子。

  薛若羽傻在当场,脚高举在原位迟迟未放下,要不是确定这是她家,还真以为自己走错门了。

  脑中快速搜索这越看越面善的俊美男子是谁。

  「你……」灵光一闪。「你在我家干嘛?」

  薛若羽吃惊的瞪着对方,只差没礼貌地用手指。

  一看到耿睿颖这个讨厌鬼,整个心情都变差了。

  跟耿睿颖其实只有一面之缘,而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当时的感觉差劲透了,以至於她一直很不喜欢这个「屁孩」。

  不过现在不能叫他屁孩,他已经成年了。

  瞧那玩世不恭的轻佻站姿,以及眸中的挑衅,可见屁孩长大之後,只会成为老屁孩,不会变成男人的。

  他盯着她,轻浅回应,「这里也算我家。」很理所当然的语气。

  是啦,这里的确也算他家,毕竟他是这栋房子主人的亲生儿子。

  而她,是继女。

  在她高一的时候,母亲再婚了。

  结婚的对象是一家公司企业的负责人,在郊区有别墅,市区有豪宅,乡下还有农舍。

  一言以蔽之,就是个有钱人。

  她习惯叫继父「叔叔」,在他与母亲结婚之後未改口,没有经过收养动作,自然也就没有改姓氏。

  继父与前妻有一个儿子,小她两岁,就是眼前的耿睿颖,当时正读国二,是中二屁孩的年纪。

  前妻没有来参加婚礼,可是耿睿颖有,还穿西装打领带,看上去人模人样,头发乌黑浓密,像顶帽子一样盖在头顶,却一点也不呆,只能说人帅真好。

  他长得像母亲,所以遗传了优异的外表,人长得斯文俊俏,十四岁时身高就快一八○了,要不是继父介绍,压根儿看不出来是同血缘父子。

  继父是敦厚亲切的长相,方头大耳,人有些富态,笑颜很温暖。

  她本以为继父的儿子也会跟他一样,是个友善好相处的人,哪知完全不是这回事。

  宴客的时候,他们两个也坐在主桌。

  她在母亲的要求下,穿了一件缀了不少水晶,华丽闪亮的小礼服,裙长至膝,露出一双纤长匀称的白皙细嫩小腿。

  与耿睿颖坐在一起时,有个过来敬酒的亲戚开玩笑说他们挺登对。

  真是──

  呸!

  那亲戚肯定没听见这小兔崽子之前说了什麽混帐话。

  虽然他语气轻,像在自言自语,可她就坐在旁边,对於传统婚宴感到无聊的右手吃饭左手滑手机,而他就说了句:

  「不就是看上我爸的钱。」

  毫无疑问就是在说她母亲。

  她目光严厉地转头瞪了过去。

  母亲在十八岁那年就奉子成婚嫁给了父亲,这婚姻撑不过两年就解体,因此母亲现年不过三十五岁。

  身为舞蹈老师的母亲身材自是纤瘦玲珑,加上保养得宜,人白白净净,五官精致秀气,看上去减龄十年,与薛若羽站在一起活像一对姊妹。

  但五十一岁的继父,外表则是非常符合他的年纪,跟母亲并肩而立,误会是父女也不让人意外。

  这段相差十六岁的恋爱曾经跌破众人的眼镜,从外型来看,其实是有那麽一点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但是薛晴媛坚决嫁给耿松巍,因为他是她所遇过,最疼爱她、心灵与她最相契的男人。

  她甚至说耿松巍是她的灵魂伴侣。

  耿松巍也对薛若羽极好,她刚开始虽然对母亲这个历年来长得最普通又老气的男友很排斥,但她渐渐发现他情商高,不容易发脾气,有见解,是个充满人生智慧的长者,因而也慢慢喜欢上他了。

  他们两个打算结婚时曾问过她的意见,薛晴媛偷偷告诉过她,要是她不同意,耿松巍愿意继续等,他希望这个婚姻能受到她的祝福。

  薛若羽不是个能受到情绪勒索的人,她从小在母亲的独立开明教养之下,也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孩。

  她答应了,是因为她喜欢母亲跟耿松巍在一起的样子──甜蜜的笑容一眼便看出受到这男子衷心疼爱。

  而母亲也因此越来越美了。

  她完全没有反对的理由。

  母亲跟耿松巍是真心相爱而结婚的,这个臭小子竟说是为了钱?

  是可忍,孰不可忍!

  见她目光瞪了过来,晓得她听见了,耿睿颖没在怕的昂高下颔,俊颜上挑衅的写着「不然你想怎样」六个大字。

  薛若羽咬了咬牙,「臭小鬼。」

  「臭女人!」耿睿颖不甘示弱反击回去。

  「我才十六岁!」

  「十六已经是老女人了。」

  「你就是个十四岁的中二屁孩。」

  「我不是小孩子,我个子都比你高了。」

  「光长个子不长脑子有屁用。」薛若羽轻蔑冷哼。

  耿睿颖冷笑,「我听说你读体育班的?不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笨女人。」

  「我是舞蹈科的!」什麽体育班?

  「我资优班的。」

  「那你在校学的课程想必都跟考试有关,没学过伦理与道德,不懂礼义廉耻。」薛若羽伶牙俐齿的反击。

  「我会特地把课本挖出来送给你妈,让你们好好学学什麽叫伦理与道德,不要贪图男人的钱。」

  薛若羽觉得理智线一根一根地在断裂。

  「那我也会送一本书给你妈,书名就叫『如何教好没教养的孩子』!」

  两个人持续没营养的斗嘴,你来我往毫不退让,直到父母敬酒回来才暂时休兵。

  他们回主桌的路上,就看到两个孩子一直在说话,面色看起来都不太好看,感觉不是平和的谈话而是在吵架,薛若羽的母亲薛晴媛很是担忧的问:「你们刚不是在吵架吧?」

  「我们在聊天。」薛若羽端起笑颜,不想在这种场合让母亲操心。

  「谁会跟她聊天?」耿睿颖不屑的别开头。

  桌下的纤腿暗踹了隔壁的大长腿一脚。

  「你?」

  耿睿颖回敬,「四肢发达」的薛若羽立刻闪躲,让他接连踢了两下还是只踢得到空气,把人气得牙痒痒的。

  两个人的梁子就是在这天结下的。

  在那之後,耿睿颖的母亲跟耿松巍要了一笔钱,带着孩子一起到美国去念书生活了。

  薛若羽算了下时间,这家伙差不多大学毕业了吧,有这麽孝顺一回国就回来看爸爸?

  明明这段时间,不曾回台,有没有联络不清楚,没见过面倒是肯定的。

  听到声音的薛晴媛从客厅过来玄关,笑眼弯弯。

  「睿颖回来了,你们也好久不见了吧?难得见面一定很开心。」

  薛若羽超想吐一句:妈,不要讲得好像我跟他感情多深厚的样子,其实也不过见了一次面,而且那麽一百零一次就大吵架。

  但不想让大家难看,所以她只在心底腹诽。

  「我没有想见她喔。」耿睿颖直白的完全没给在场的人任何情面。

  薛若羽傻眼。

  「你真的只长个子跟年纪耶!」心智还是跟十四岁一样。

  「你只长皱纹。」

  「我哪里有皱纹了?」但她还是忍不住摸了摸眼角。

  很好,很平滑,笑的时候也没有笑纹。

  「哼!」耿睿颖轻蔑的一笑。「该打肉毒了。」

  薛若羽差点抓起手上的布鞋从他头上打下去!

  她虽然个子矮了他约莫二十公分,但身为芭蕾舞者,跳跃力超强,就算他身高两百公分也打得到。

  「一见面就吵架是感情好才有办法的。」薛晴媛笑着上前拉起女儿的手,拿走她手上的布鞋,放进鞋柜里。「去换个衣服吧,晚上我下厨。」

  「为了他喔?」

  「绝不是为了你。」耿睿颖吐了她一句。

  「来者是客,就不跟你计较了。」薛若羽装出大气的模样,把鞋柜里的鞋子整齐摆好。

  「呃……睿颖这段时间都要住在这里。」薛晴媛看着女儿,右眼眨了数下暗示。

  「为什麽?」薛若羽错愕。

  「他要进你叔叔的公司上班。」

  这麽重大的事怎麽没告诉她?

  听到她以口型提出的疑问,薛晴媛小声回道:「抱歉,最近太忙,忘记告诉你了。」

  这件事耿松巍早就告诉过她,要她跟薛若羽说一下,有个心理准备,但她忙着舞蹈教室招生工作,加上有个老师怀孕辞职,她忙得焦头烂额,压根儿全忘了,直到耿睿颖出现在家里,她才想起这件事,但还是忘了她没告诉过薛若羽。

  「那可以去住外面啊!」薛若羽没打算接收薛晴媛眼神的示意。

  她刚已经忍很久了,要是来吃个饭她可以忍到结束,但并不想表现出欢迎他来住的样子,太虚伪了。

  「找房子要时间嘛,而且多年不见了,你叔叔也希望多跟儿子相处。」薛晴媛尴尬的笑。

  「在公司不就能陪了?」薛若羽冲口而出。

  她不想跟老屁孩住在一块儿啦!

  「那不一样啦!」薛晴媛有些紧张地转头看还站在原处的耿睿颖。「在公司是老板跟下属,回家才是家人。」

  耿睿颖是故意不走的,他就想看薛若羽气得牙痒痒的样子。

  她生气的样子──

  真美。

  他从不曾看过女人连生气的模样都那麽美,叫人悸动,眼神离不开。

  不愧是第一次见面时,就在他心口烙下痕迹的女神。

  见他好整以暇双手盘胸,斜靠在鞋柜上,右腿往左腿交叉,薛若羽忍不住又在心底吐槽了一句:当自己是模特儿还明星,站得这麽做作。

  「而且再怎麽说,他是你叔叔的儿子,人家小时候住在这的。」薛晴媛以央求的神色拜托女儿别再跟耿睿颖唇枪舌剑、针锋相对了。

  薛若羽闻言愣了愣。

  母亲说得也没错,更何况人家住在这住到十岁时父母才离婚,他跟了母亲,搬去叔叔结婚时购买在前妻名下的房子。

  而她在十六岁那年母亲嫁给叔叔後才搬进来,也才住不过八个年头,要论跟房子的「交情」,他还比较久呢。

  老实说,要不是他婚礼上诋毁母亲,她也想跟他好好相处的啊。

  而且刚才也是他先开炮的,说什麽一点都不想她,拜托是有人问想不想了吗?

  真是莫名其妙。

  还说她有皱纹,明明她年轻俏丽的脸蛋如此光滑,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柔嫩,连细纹都没有,哪来的皱纹?

  反正他就是看她们母女不顺眼,才会老怼她们。

  母亲是继母,不得不受委屈,就算他话说得难听也得吞忍,但她可没打算让他称心如意。

  她一定会让他在这间房子住不下去,就算没找到房子也会搬去饭店住!

  深吸了口忍耐的怒气,薛若羽堆出虚假的笑脸,面朝还在装模作样的耿睿颖。

  「欢迎你回来,在找到房子之前,就好好住下吧……」

  她差点说出「当自个儿家」,还好有及时收嘴,要不母亲不知又要怎麽转圜了。

  「看情况罗,」耿睿颖抠着指甲,动作带着浓浓的挑衅。「说不定我会一直住下去。」

  什麽鬼?

  薛若羽瞠目。

  她震惊的神色直落耿睿颖抬起时的眼,嘴角有些得意的一笑,尤其当薛晴媛热络地说:

  「好啊好啊,这里本来就是你的家,一直住下去,你爸也开心。」

  「谢谢阿姨。」耿睿颖放下手来。「要不要吃饭了?」

  「马上马上。」薛晴媛快步走往厨房。

  耿睿颖温吞吞的走向饭厅,薛若羽来到他身边,压低嗓音问:「你真要在这住下?」

  「看你表现。」耿睿颖斜睨那张绝美的脸蛋。

  「什麽意思?」薛若羽蹙起不解的细致秀眉。

  「你越讨人厌我就住得越久。」他很是故意道,存心惹她不快。

  王八蛋!

  「你怎麽好意思放你妈一个人?」薛若羽用起「亲情」策略。

  她自己也是花了两三年时间,才有办法接受继父存在於母女俩的空间。

  对她来说,耿松巍就是个外人,虽然喜欢他这个人,但实际共处在一个屋檐下还是很尴尬,尤其当时的她才十六岁,是对男女方面颇为敏感的年纪。

  顾虑她的感受,在婚後初期,明明住在一栋有六间房间的市区豪宅,薛晴媛跟耿松巍都不在家里做爱,一定是到旅馆饭店去。

  那个时候,只要他们回来的时间晚,身上带着跟家里不同的沐浴乳香味,单纯的薛若羽还会问他们是去哪玩了。

  大概是上大学的时候,因为学校离家远,耿松巍在学校附近买了间套房让她居住,某日放假比预计的时间提早回来时,听到主卧那传来的娇喘,她才霍然明白,为何高中时,家里的晚上总是这麽安静。

  他们花了很多心思在她身上,薛若羽也感受到了,虽然她还是没法开口叫耿松巍一声「爸爸」,也不想被收养,仍姓着母亲的姓氏,但彼此间的相处已经是一家人。

  她小时候就与母亲相依为命,因此彼此牵系极深,即便母亲再婚,还是跟好朋友一样,无话不谈,所以她以为耿睿颖也是这样子的,才想打出「妈妈」牌,看耿睿颖会不会因此想起母亲一个人很是寂寞,应该陪在旁边才是。

  「你不知道吗?」耿睿颖转过头来一笑,「她在美国再婚了,嫁给一个白人,每天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幸福快乐的日子咧,当在写公主与王子的童话故事喔?

  可再想他的父母都再婚了,原本跟着妈妈现在不得不跟着爸爸,明明曾经是两人的爱情结晶,现在却是被赶来赶去,没有自己的归属,顿时觉得有些同情起他来了。

  「所以你才回来的吗?」她的语气温柔了些。

  敏感的听出渗在里头的同情,耿睿颖有些着恼的猛然掐住薛若羽的双颊。

  「是我爸叫我回来的,因为公司要给我继承。」他恶意的说,「没你的份。」

  他喜欢与她吵吵闹闹,但并不喜欢她怀着同情的温柔。

  当年他听过太多类似的话,尤其在耿松巍放出要再婚的消息时,一堆人告诉他,以後会有弟弟妹妹跟他争家产,说不定完全没他的份,让当时年纪小的他非常生气。

  而母亲多少也是因为关照顾虑他的心情,决定跟耿松巍讨一笔钱离开台湾,带着耿睿颖出国去,远离这些流言蜚语。

  一直到耿睿颖大学毕业之前,除了给前妻的赡养费,耿松巍仍持续供应学杂费以及生活费用,不曾亏待过母子俩。

  後来,耿松巍听闻前妻要再婚了,对方家里已经有两个孩子,耿松巍主动问耿睿颖,想不想回台湾,他学的刚好是商业经营,可以回来助他一臂之力。

  毕竟他也快六十了,很多事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该培养接班人了。

  他与薛晴媛没有生小孩,让耿睿颖满惊讶的。

  听到他的疑问,耿松巍笑笑说:「我已经有你这一个儿子了。」

  换句话说,耿松巍打一开始就决定事业要给耿睿颖,除非他没兴趣继承。

  原来父亲心中也是一直有他的,不是母亲再婚前的ATM而已。

  这一点让他感到欣喜。

  耿睿颖思考了两天後应允,一则回来帮父亲分忧解劳,一则想看看她──薛若羽。

  她可以说是他的初恋,不管他在美国交过多少个女朋友,心中都为她留了个位置。

  他松开手时,薛若羽觉得指尖的力道仍紧锁着颊肉,让她疼得无法马上反驳。

  下巴左右摇了摇,缓解一下疼痛,她追上去。

  「我又没想要继承叔叔的公司,那不是我的专业,你有被害妄想症!」

  「没想要?」耿睿颖挑眉。

  他也不是没问过耿松巍,怎麽不给薛若羽继承。

  耿松巍当时以骄傲的语气说:「若羽芭蕾舞跳得非常好,不能埋没她的才能。」

  他那个当下,有种说不出来的奇妙感觉。

  是……有那麽一点嫉妒吧。

  嫉妒薛若羽在他未参与的这些年中成了父亲的骄傲。

  也嫉妒父亲亲眼看见薛若羽的才能。

  而他是个完完全全的局外人。

  这又让他很不爽了。

  「当然!」薛若羽骄傲的挺了挺胸膛,「我有我的专业,我现在是专业的芭蕾舞者,我可以靠我的能力养活我自己。」

  「你妈的舞蹈工作室不是我爸出的钱吗?」

  「才不是!嫁给你爸之前,我妈就开工作室了。」

  「原来我爸还没结婚就当起火山孝子了。」

  「乱讲话!」薛若羽火大得跳起来追打他。「给我把话收回去,混蛋!」

  她双腿一蹬,缠上他的腰,挂在他身上,猛打他的肩跟头。

  被打得疼的耿睿颖想把人拉下来,但薛若羽在他出手之前,灵活的跃下,一个旋转脚就要踢上他。

  脚背碰上他的腰腹时,被抓住了。

  薛若羽大腿使劲,耿睿颖的手虽因此往前被扯了下,但仍无法松脱他的掌握。

  「放开我!」薛若羽恼火的喊。

  「你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国中生,被你踢却无计可施吗?」

  耿睿颖猛然一个用力,薛若羽踉跄了下,人往前扑,耿睿颖手贴上纤腰,把人搂在怀中。

  「喂!」薛若羽红着脸大喊:「放开!」

  「你现在脸红红的是在害羞吗?」

  耿睿颖掌心故意更用力,让两人身躯贴得更紧。

  「我是气到脸涨红!」薛若羽火大的嚷,手绕到腰後,想把那只咸猪手拉开。

  可就算双手用劲,也无法移动分毫。

  他真的长大了,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了。

  当年那个中二屁孩,在宴客桌下没讨到好处的少年已可以将她禁锢得死死的。

  「放开喔。」薛若羽警告。

  「我偏不要。」

  天气热,两具身体又贴得这麽紧,人都要冒汗了。

  薛若羽费力的挣扎着,可她忽略禁锢她的是个年轻气盛、活力十足的大男孩,哪受得了一具软玉温香在身前扭动,尤其她小腹的位置正在他的胯间。

  意识到自己竟有反应时,耿睿颖立刻将人推开了。

  猝不及防的薛若羽踉踉跄跄往後退,眼看着就要摔倒,耿睿颖迅速拉她一把,长臂自腰际绕过,将人往上提,情急的薛若羽慌忙伸手勾上粗颈,借力使力,就在那个瞬间──

  他的唇贴上她的。

  薛若羽杏眸瞪大,耿睿颖更是全身凛直,手劲松了,薛若羽趁机脱离他的掌控。

  发现她要跑,耿睿颖又赶忙伸手想抓住她,薛若羽情急闪避,没想到重心没抓好,人往後摔,急急抬脚想稳住身子,不料竟往他的胯间撞了下去。

  「啊!」耿睿颖痛得大喊,迅速摀住胯下。

  悲剧的是他正好起了点反应,疼痛更为剧烈,幸好的是,刚好可以藉由这个动作,遮掩微突的裤裆。

  「对、对不起!」薛若羽慌乱的道歉,「我不是故意的。」

  虽然她不是男生,但也知道那话儿受到攻击有多疼。

  「你就是故意的!」耿睿颖脸色苍白的指控。

  「是谁叫你……你压着我……」薛若羽脑子乱七八糟都语无伦次了。

  她刚还跟他亲到嘴了。

  噢,天啊!她今天真是倒楣透顶了。

  虽然再惨也没惨过眼前的男人就是了。

  玄关传来开门声响,不用回头就晓得是耿松巍回来了。

  他如以往一进门就热情地大喊:「我回来了,老婆、若羽。」

  压根儿忘了儿子今天过来。

  薛若羽摆着尴尬的笑脸转头,踏入客厅的耿松巍瞧见自家儿子,倏地一愣,才想起今天还叫秘书去接儿子回家的呢。

  公事一忙,就把这事忘得一乾二净了。

  「儿子啊,好久不见,你脸怎麽变得这麽白,是美国的防晒乳效果太好了吗?」耿松巍自以为幽默地开玩笑。

  这是苍白啊,你眼睛还好吗?老花眼镜要不要去换副新的?

  耿睿颖在心里狠狠的腹诽粗神经的老爸。

  大踏步过来的耿松巍把公事包往沙发随意一扔,张开双臂就抱紧了儿子。

  「好久不见,你怎麽好像都没长高?」

  我是弯了膝盖呀!难道你不觉得我姿势不对劲吗?

  耿睿颖真是傻眼了。

  而原本满心愧疚的薛若羽看这对父子神奇的互动,憋着笑,退後两步。

  耿睿颖可没漏看薛若羽那因为忍笑而扭曲的嘴角。

  他警告的一瞪,薛若羽指着他胯下,再双手合十代表歉意,然後转过头去无声大笑。

  她双肩颤抖得厉害,耿睿颖焉不知这女人在取笑他!

  这时再疼也要挺起身子,男人的尊严不能毁啊。

  他强忍着疼痛,直起身来,赫然高了耿松巍半颗头。

  「怎麽一下子就窜高了?哈哈哈……」耿松巍大笑,拍拍儿子的肩。「这两天你先休息,调一下时差,下礼拜再正式进公司,我帮你安排好位置了,就当我的特助,特助等於我的分身,学得最多也最快。」

  「好。」耿睿颖点头,嘴角因为胯间未解的疼痛而抽搐了两下。

  「你回来啦。」薛晴媛从厨房走出来,「我晚餐准备得差不多了,可以开饭了。」

  「今日你阿姨为了你亲自下厨。她手艺好得很,但平常忙,下厨的事都交给吴婶,因为你我才有口福呢。」耿松巍说。

  「你怎麽这样说,好像我都虐待你似的?」薛晴媛娇嗔睨了丈夫一眼,「过几年我退休,把工作室交给若羽,每天做饭让你吃到腻。」

  「我开心等着,呵呵呵……」耿松巍转头对薛若羽道:「若羽也刚回来啊?换衣服好吃饭了。」

  薛若羽从舞团回来时,都是舞衣下面套条牛仔裤,外头再罩件薄外套,通常一回来就先去洗澡换衣服。

  此时的她还没换上家居服,可见人也才刚到家。

  「好。」

  抓起掉落在地上的帆布方包,经过耿睿颖面前时,薛若羽故意朝他吐舌做了个鬼脸。

  耿睿颖以嘴型回她一句:幼稚。

  薛若羽摊着手扭着肩,脸上写着「你奈我何」。

  回到房间,拿了换洗衣物进浴室洗澡时,看着镜中笑纹都快跑出来的自己,这才突然感觉──

  还真的是幼稚啊。

  她的心智年龄都被耿睿颖那家伙拉低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