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fumiaotxt@163.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20353活跃度
  • 8634发帖
  • 7671主题
  • 0关注
  • 54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精选帖子

[✿ 11月试阅 ✿] 乌日《福寿绵绵》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福寿绵绵》
作者:乌日
系列:蓝海E97001
出版社:新月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11月25日

【内容简介】

她带着解药穿越而来,是为他延命,更为他弭平前半生的苦。

追星追到在演唱会现场坠楼,风芊瑜吓死了,
但令她更惊吓的事情发生了──她、穿、越、了……
初来乍到的,她就被原身的渣未婚夫大皇子逼着退婚,
她顺应要求想进宫求退婚旨意,却在途中被人掳走丢到乱葬岗,
好不容易逃出生天,但她的生命依旧在倒数计时,
原因无他,她是皇贵妃看中的儿媳人选,如今要退婚,简直是藐视皇威,
所以在皇贵妃寿宴上,她的座位被安排在燚王岳临渊隔壁便是警告,
不过她不怕……咳,不那么害怕,
她在宴会上被众贵女们质疑画艺,她当场献画,是他第一个跳出来力挺她;
大表妹为了她进宫毒死皇贵妃,也是他帮忙收拾善后,
他待她可谓极好,让她感动得直想流泪──
听说燚王碰谁谁死,完了完了,她是不是就要死了……

  第一章命不好的女配

  庆泽国入了暑天以后,日子总是特别难过,到了午后更是燥热难耐。

  太傅府倾山苑院,风芊瑜靠在软榻塌上,跷翘着二郎腿,认真读着手中的《四国志》,好似燥热对她没有半点影响一般,倒是书上对四国的介绍深深吸引了她。

  两个月前,风芊瑜在亲亲爱豆的演唱会现场不小心翻下了护栏,再睁眼却发现自己竟穿书了。

  还是高考结束的那个晚上,风芊瑜睡不着,硬生生把那本名为《毒尊凰谋:霸道太子苏又宠》的两百万字重生小说一页一页翻完了。

  走眼不走心,纯属消耗精力,故事情节都记不清了,没想到时隔一年,她竟然穿成了书中人物。

  但是有一点风芊瑜记得清清楚楚,在那本小说里,有个与她同名的十八番恶毒女配,只出现在小说前几十章的部分。

  她身为定北将军么女,养在京城外祖华太傅家中,貌美温雅、,清丽矜贵,自幼与男二有婚约,她以为自己有朝一日能登上后后位,时刻严格要求自己,却没想到男二竟然喜欢上自己的表妹女主。

  女配爱而不得,希望落空,把女主拉下水差点淹死又想要诬陷女主,最后却被护妻狂魔男主从高楼上推了下去……

  仔细回忆了一下女配加害女主的情节,风芊瑜算算日子,觉得自己好像离领盒饭也不远了。

  所以,为保小命,风芊瑜第二天起就憋在房里看书,谁也不见,她从那天开始贯彻低调作风。

  什么婚约、什么后后位,都是表妹女主的,!她安心做太傅府里千娇万贵的表小姐,独自美丽就好!

  记不得小说情节问题也不大,这两个月时间,她已经把太傅府和庆泽国的情况掌握得的差不多了,找到机会,远离故事主人公,一定就可以摆脱恶毒女配的命运了!

  眼下,她已经开始研究记载着灵昀大陆情况的《四国志》了,不论何时,了解自己的处境总是没有坏处的!

  正看得入神,只听门口响起一阵声音,风芊瑜寻声看去,是她身边的丫鬟回来了。

  祥萃提着还滴着水的空篮子,委屈巴巴地走到风芊瑜面前。

  「小姐,奴婢没用……」这么大热的天,她连块完好的冰都要不来。

  风芊瑜习以为常,女配上次害女主已经失了人心,除了外祖华太傅,府上没人待见她了,而且这库房克克扣他们倾山苑院的东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次又说了什么藉口啊!」

  祥萃见她半分不恼,还要听热闹,气得的直跺脚。

  「冰库的老陈说,下午大皇子要过来,冰块自然要留给大皇子用。」

  风芊瑜闻言心头一紧,吓得书都砸在了脸上了。

  大皇子?岳锦川?男二?他这突然造访不会是来送盒饭的吧?

  「留、,留给大皇子是应该的。!」好歹是男二,再不济也是个皇子,他想要什么没有?

  「可是,留给大皇子用,有几块放在正厅便可,为何要留那么大一方放在玉色小姐房里?,这不摆明了了说大皇子要去玉色小姐房里吗么?小姐,您你才是大皇子的未婚妻,他们这么做也太欺负人了!」

  说完,祥萃已经要哭了。

  明明她家小姐才是未来的大皇子妃,大皇子就算是再喜欢华玉色也要顾忌着脸面啊,可这些年瞧不上她家小姐不说,做起事来也越发没有分寸。

  更可气的是,华玉色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看见大皇子就贴了上去!阖府上下都跟着拜高踩低,明里暗里都在难为她家小姐。

  这事放在以前,小姐必然要去闹一闹,虽然有些胡搅蛮缠,但祥萃看来也是扞卫自己的姻缘,可是落了一次水,小姐对那些人竟然完全不在乎了!

  话本子诚不欺人,落水的小姐都会性情大变!

  「小姐,您你不喜欢大皇子了吗么?」

  风芊瑜立刻义正言辞地拒绝!

  「不喜欢、!我不配!、别带我!」她只想安静地做背景板。

  祥萃:「!!!」一脸震惊,

  「什么叫别带您你?不带您你带谁啊?小姐,那是您你未来的夫君啊,!那是……」祥萃她看看左右,收敛了声音继续道:

  「那很可能是未来的太子,未来的皇帝啊……」

  风芊瑜看着一脸愤愤不平的祥萃,尴尬地勾起唇角,心道:

  我不仅知道未来的皇帝是谁,我还知是道谁是皇后呢!

  不过看着祥萃焦急的样子,她到底没忍心说实话。

  「你你太干净了,你你不懂。」

  祥萃恨铁不成钢地叹息一声,正想再说些什么,却听一声娇笑自门口传来。

  「表姊脑子都泡坏了还对大殿下念念不忘,真是痴情啊!」

  话音刚落,一身粉紫衣裙、,妆容精致的少女快步走了进来,而她身后的一对男女,男人高大俊美,女子清纯俏丽,想必就是本书的女主了。

  祥萃立刻上前扶起风芊瑜,搀着她俯身行礼。,「见过大皇子。」

  岳锦川扫了眼风芊瑜一眼,也不说话,迳自走向座位牵着华玉色走向座位落座落坐。

  风芊瑜瞥了瞥一眼两人,直起身板,探究的目光直直看向岳锦川,长得属实英俊,但绝对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这时,一道趾高气昂地声音打断风芊瑜的思绪。

  「表姊,你你可知道大殿下今日前来所为谓何事?」

  风芊瑜缓缓看去,微微眯眯眼打量这粉衣女孩,这么令人讨厌的风格,难道是华玉凝?

  「你你以为躲了两个月,事情就过去了吗么?」

  岳锦川脸色黑如锅底,一看就是带着气来的。

  「两个月前,你你落入水中,是谁救你你上来的?」

  风芊瑜乖乖回答,「听下人说,是玉色表妹。」

  她当时都背过气去了,哪里还有意识知道是谁救她上来的,但当时水池边也没别人啊,不是华玉色还有谁?

  风芊瑜答得顺溜,岳锦川听得更是火大。

  「风芊瑜,!你你还敢说是玉色救了你你!你你分明知道玉色不识水性,还将她拖入水中,当真以为我不懂你你的心思吗?么!」

  华玉色见状,立刻轻声劝说:。

  「大殿下便不要同表姊计较了,当时的情况哪里顾忌得了那么多。」

  说着,她很是抱歉地看向风芊瑜,「表姊平安无事就好,但当日救你你的人并不是我。」

  华玉凝冷笑道,:「大姊姊何须有愧呢?人家有相好的男子暗里照看呢。」

  风芊瑜嘴角一抽,她怎么不记得女配还有工具人这种配置?,不过看着岳锦川的脸色,这事八成是真的。

  「当日你你连累大姊姊落水,一众下人赶到时,你可是衣裳不整,身上的布料少得可怜根本不能称之为衣,要不是你的相好给你留了件外袍,只怕你身上那几两肉全被人瞧去了。远远地看见那男人将你抱上岸来,若是寻常救人,顾不得男女有别也就罢了。

  可人家将你你救上来之后转身就消失了,那湖里还有一个生死不明的他也不顾,满心满眼都是你你一个人,表姊不解释一下吗么?」

  风芊瑜倒是想解释,但她哪里知道会当日是什么情形,她也听祥萃说过自己那日穿着怪异,就连贴身小衣都是祥萃从没见过的。

  这事关女子声誉,祥萃自己做主早就烧掉了她那日的衣服,连那男子的外袍也都烧了干净,连她本人都不知道自己当时到底穿了什么。

  至于当日瞧见的几个下人,华太傅也将人封口遣散出府了。

  风芊瑜听明白了,她落水后被别的男人抱上来,偏生那男人还只救了她一个人之后地跑了,指向性十分明确。

  可听着尤其是华玉凝这般引导,四舍五入下一经联想,说不定就是她早与人勾连,绿了岳锦川。

  虽然没有莫得感情,但未婚妻跟别的男人有染终归不好看,所以岳锦川这是来兴师问罪的!

  这……第一次在女主面前出现就要上演这么刺激的戏码吗么?

  在害女主和绿男二之间衡量了一番,风芊瑜两难地摇摇头,「说不定是来偷东西小贼大发善心救了我?」

  「你你可记得那小贼的长相?」华玉色突然急切地询问。

  当日有人溜进华府书房盗走一封密信,事关重大却全然追查不到那人踪迹,没想到风芊瑜竟然真的见到那贼人了!

  「……」

  风芊瑜也不傻,看华玉色的反应就知道府里是真的进贼了。,没想到自己胡乱找的藉口都能成真事,无奈之下,她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道:

  「……我记不得了,落水之后我一多想就会头疼。」

  「那表姊现在便不要想了,等好些了我们再说。」华玉色似乎也觉得自己着急了,轻声安慰了一句。

  华玉凝无奈地的看着华玉色,似乎在怪她没直接给风芊瑜安排一个罪名。

  「不管怎么说,那么多人见你你衣衫不整和陌生男人纠缠不清,你你的名节已经毁了,大殿下身为皇子断不会娶你你这样的女人为妻的,风芊瑜,你你应该清楚怎么做吧?」

  这时,岳锦川终于开口做了总结,「退毁婚!」

  什么贼人、什么相好都不过是为了这两个字铺垫,他不在乎是谁救了风芊瑜,却在乎风芊瑜背后的将军府。

  岳锦川早将风芊瑜那点引起他注意的手段摸透了,平常她跟什么男子喝喝茶、游游园他都不在乎,因为他知道风芊瑜有分寸,只是一听她跟野男人搅在一起还被人撞破,岳锦川觉得她这次玩大了。

  毁婚对两人都没好处,他不想毁婚,但敲打恐吓一下这个女人刚刚好。

  他自信风芊瑜离不开自己,看,她现在就被这话吓傻了吧!

  风芊瑜表情呆滞,惊讶不已,什么贼人,什么相好都不过是为了这两个字铺垫,他不在乎是谁救了风芊瑜,他在乎的是毁婚这个结果。

  风芊瑜惊讶不已,小说里好像不是这么写的吧,这里明明是岳锦川一波分析,揭穿了女配丑恶嘴脸,女配哑口无言,但求悬月楼一聚了前缘,然后女配的结局就是就是被男主推下楼的结局了!

  一想到自己翻下楼时的天旋地转,风芊瑜后怕地缩缩肩膀。

  退毁婚好!退毁婚总比被摔死好!

  她风芊瑜微微颔首,表面云淡风轻,内心却是狂喜不已。

  「那就退毁婚吧!」

  虽然女子被退婚有损名誉,但是保住性命更重要。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掷地有声,饶是岳锦川都有些惊讶地抬眸,心想这女人从小缠着他,如今竟然开窍了吗么?

  华玉色目光若有所思地的目光在风芊瑜身上流转。

  华玉凝则更是看怪物一样嘀咕着。

  「还真的淹傻了?」

  「你你想好了!退毁婚不是儿戏,别到时候又去宫里找你你姊姊告状!」

  风芊瑜听了,果断:摇头。

  「还有祖父那里,你你不会想去闹祖父吧?」

  风芊瑜:还是摇头。

  「你你莫不是憋着坏,想给你你父亲去信?」

  风芊瑜再次:摇头!

  华玉凝再三确认,回应她的都是风芊瑜急不可待地摇头否认。

  退退退毁毁毁!退毁了之后,她就可以退出故事线了!

  见状,岳锦川心头莫名地一阵不是滋味,他豁然起身,「既然你你同意了,明日便入宫同柔贵妃说清楚,免得她又要去父皇面前哭闹。」

  话落,人已经拂袖离去。

  他不可能再拉下脸面收回毁婚的话,但一想宫里的那位也不会容着妹妹胡来,这婚怎么也毁不了,他心里的不爽便又压了下去,潇洒离开了!

  华玉凝冷笑一声,拉着华玉色,转身追了出去,一瞬间,屋子又恢复了宁静。

  但风芊瑜心里仍然很激动,看人都走出去老远,终于忍不住拉着祥萃嚷嚷道:。

  「祥萃!、祥萃,!我安全了!、我安全了!」

  祥萃抱头瘫坐在一边,呜呜哭了起来,这都什么事?!小姐不仅退毁婚了,还傻了!

  府门外,送走了岳锦川后,华玉凝抱着手臂,一脸不爽地看着华玉色。

  「大姊姊当真以为风芊瑜会乖乖退退婚去吗么?就算她同意了,宫里那位大表姊也不可能同意的,你你不知道吗么?」

  华玉色脸色亦是不悦,「玉凝,你你是个聪明的,有些事不是我们能管的。」

  语毕,她华玉色面色愠怒地转身离开。

  「切,假模假样的式,!装什么装?!好不容易能抓到个能踢掉风芊瑜的机会,你你想放过她,也要问问我华玉凝干不干!」

  ***

  ***

  翌日用过早饭,风芊瑜便打扮妥当,准备进宫。

  还是昨天祥萃提醒,她才想起来原身在宫里有个做贵妃的姊姊。

  马车中,祥萃又简单交代了两句,据说这位姊姊很是受宠,曾经岳锦川几次找到皇帝想要退婚,都是被这个姊姊的枕边风给吹回去的!。

  如此说来,风芊柔对这门婚事应该是很看重的。

  「当然很看重了,小姐您你是不是都不记得大小姐的嘱托了?」祥萃哀怨地嘟囔着。

  「什么嘱托?」风芊瑜茫然,别说书里没写,就算写了她也不一定记得的。

  祥萃忍无可忍地一甩手中的帕子,「等下您你就知道了,大小姐不会让您你轻易退毁婚的。」

  见祥萃急了,风芊瑜也不敢再得嘚瑟,一路乖巧端庄地坐在马车里,她似乎已经预料到她的贵妃姊姊那里是怎么地的狂风暴雨了。!

  但而这场风暴来得有些早……

  本是轻摇慢晃的马车却猛然停了下来,风芊瑜好险些没砸向祥萃。

  「怎么回事?」

  她话音刚落,就见一把明晃晃的长刀挑开门帘直逼面门而来。

  祥萃立刻挡在风芊瑜身前,可对付个小丫头对蒙面人来说易如反掌,他蹿上马车一掌便打晕祥萃,径直盯上风芊瑜。

  「不想死就给我下车!」

  风芊瑜努力冷静下来,定定地看着蒙面人,可刀架在脖子上也由不得她多说,风芊瑜她只能小心翼翼地的下了马车,生怕自己一个腿软撞到刀刃上。

  「好汉,你仔细些,只要你别伤害我们,一切都好商量!」

  「少废话,!再多说一句就弄死你你!」

  风芊瑜立刻闭紧嘴巴,不动声色地观察四周,此刻她才发现马车早已经出城,到了一处荒山。

  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蒙面人直接绑着了她的手脚,塞了一块破布堵着了她的嘴巴,随即一把将人扛起朝山中跑去。

  「呜呜呜……!」风芊瑜挣扎着抡起胳膊一下下砸向男人的后背,然而绳子系得系地死紧,勒得发疼,没几下,她就没有了力气。

  这个千金小姐的身子实在是太柔弱了,以前的她可是能扛着大炮追爱豆一晚上,还能去蹦个迪的选手。

  「呜呜呜呜!──」

  「别吵!」

  蒙面人的吼声有些发虚,夹杂着极大的惧意。

  风芊瑜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她已经被扛进了一栋小楼,蒙面人不由分说地将她带到了三楼的某个房间中,一进房便将她扔在地上。

  她仰头看着蒙面人,只见他额间汗珠如豆般大小,满眼惊惧地后退了两步,下一瞬秒,蒙面人就已经飞也似地似的跑了出去。

  好像后面有狼追一样。

  风芊瑜一头雾水,瑟瑟地回头看去,可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啊!

  虽然不知道这又唱的是哪一出出,但把她一个小姑娘丢在这里肯定没好事,再一想自己可是招人恨又下线早的女配,风芊瑜不由得一激灵,当下就滴溜着大眼睛四处观察,当务之急就是要赶快想办法弄断绳子。

  然而身上的绳子绑得太紧了,等她风芊瑜终于磨断手上的绳子时,天已经黑了。

  清冷地月光照着,风芊瑜勉强可以看清周围,她走到窗边向外看去,除了微微招摇的树枝,外边什么都没有,连方向她都辨认不出。

  她不由得不由得有些头疼,且不说自己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府,就算是她回了府,这么狼狈的样子要是被别人见了,指不定怎么编排她呢!

  古代礼教森严,即使这是一个架空的朝代,也没有对女子的约束也没有少一多些。

  无论是被别人救,还是自救,孤身一人在荒山小楼里待这么久,说出去她都要担上污名的,。

  说不定现在已经是都满城皆知,道华府的表小姐被人掳走了!

  思及此,风芊瑜突然也想明白了为什么那个蒙面人不杀她了,可能那些人知道,对于原身那样高傲的天之骄女来说,让她清清白白却百口难辩才是最诛心的刀。

  很可以,套路通!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