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fumiaotxt@163.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20353活跃度
  • 8634发帖
  • 7671主题
  • 0关注
  • 54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精选帖子

[✿ 11月试阅 ✿] 雀归《娶妻安枕》下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娶妻安枕》
作者:雀归
系列 :蓝海E97102
出版社:新月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11月25日

【内容简介】

面对帝后加上太后对她肚子的关心,
梅幼清实在无能为力,因为这一切得看太子啊,
那日她豁出去穿上薄纱寝衣,两人终于圆房,
他却慎重表明现在不想要孩子……
这件事令她百思不解,偏偏又发生另一件事──
他藉着公务之便带她出宫游玩,她本来满心欢喜,
谁知这向来孤僻冷情的人竟在路上砸钱要买个乐伶一夜,
甚至为支开她而亲自替她下厨,方便他跟那乐伶相会?
太子殿下若不给个合理解释,她就让他看看女人吃醋的威力!




  第二十三章太子妃的分量

  因为马上要过年了,这几日文华阁也停了课,穆昕便抱着书直接去客栈找裴江苒,后来嫌来回返家麻烦,干脆也在客栈要了个房间,每天早上被裴江苒敲门叫醒,吃饭早饭后便开始学习。

  这些日子穆昕在裴江苒的督促下专心课业,渐渐从失去洛洛的阴霾中走了出来。

  家中依旧一片乌烟瘴气,母亲因为接受不了身分的落差在整日在家怨天怨地,姊姊被关在家中闭门思过,姊夫很少来看她,她也和母亲一样变成了怨妇。

  父亲被她们吵烦了,每天借着公务的理由,很晚才回家,回家也不吃饭,只睡觉,第二天早早地又离开了家中。

  穆昕也是实在受不了了,才从家中搬出来躲个清净,能躲几天算几天。

  「再有两天就过年了,你要回丞相府过年吗?」穆昕问裴江苒。

  两人正在窗边看书,桌子两旁对面而坐,今天难得好天气,温暖的阳光照在两人身上,和煦而温暖。

  冬日的阳光在裴江苒身上笼罩出一层淡淡的光晕,她一边看书一边说道:「今年先不回去了,爷爷正在给我准备新的身分……」

  「那你今年要在这个小客栈里过年吗?」

  「这里挺好的,很清净。」

  「你不会觉得孤独吗?」

  「怎么?」裴江苒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你要在这里陪我过年吗?」

  穆昕挠了挠头,「我在家里待得也糟心,还不如在这里陪你过年呢。」

  裴江苒正要翻书的手动作一顿,一缕发丝滑落下来垂在书页上,「……随你。」

  穆昕伸手将她的头发塞到耳后,傻呵呵地朝她笑。

  裴江苒瞪了他一眼,「别动手动脚的。」

  穆昕不想看书了,趴在桌子上看她,「江苒,你最近好像胖了。」

  「我故意吃胖的,」裴江苒把他的书立起来挡住他的视线,「我现在换回了女装,但脸还是原来那张脸,所以要吃胖一些,改变一下容貌……」

  穆昕把书扒拉开,「那你不怕吃成个胖子以后没人娶啊?」

  裴江苒白了他一眼,「那我就不嫁了,女人又不是一定要依附于男人……」

  穆昕一抱拳,「裴姑娘魄力过人,在下佩服!」

  「再贫嘴就滚!」

  穆昕立即捧起书来,「是是,看书看书……」

  ***

  ***

  侍卫将昨天捡到的那个受伤的人的资讯写在了一张纸上,送来了东宫。

  封云澈还没回来,梅幼清觉得好奇便拿起来看了一眼,这一眼,就叫梅幼清整个人都为之一震,因为纸张的最前面写着男子的名字——姜渊。

  那个神医的名字也叫姜渊。

  梅幼清又往下看去,上面写着他昨天被送到医馆医治后,半夜的时候便醒过来了,同侍卫讲述了他的遭遇。

  他自称是位大夫,途经京郊外的一座小村时,见到一名从医馆被抬回来的老太太,上前询问,得知老太太患了病多日,医馆的大夫无能为力,便让其家人抬回来先准备后事。

  他探了老太太的脉,发现这病还有得治,便开了方子,抓来了药给老太太服下,没想到当天晚上老太太就去世了。

  那户人家非说他这药方有问题,害了老太太一条性命,将他打了一顿,丢到了野外。

  梅幼清没想到这个人还能牵扯到一桩人命,又仔细读了一遍,觉得有些奇怪。

  老太太的家人行为未免有些不合常理,若真是指责姜渊害人性命,为何不报官?反而将人打了一顿丢到了野外?

  不过眼下梅幼清最关心的,还是这个姜渊究竟是不是她要找的神医。

  她拿着那张纸,叫上柔儿去找封云澈。

  封云澈此时在御书房。

  陛下忙了一年,如今年底了想歇息几天,反正这几日事情不多,便都交由封云澈处理了,他自己则带着皇后和徐贵妃出宫去了温泉山庄,已经两日没回来了。

  封云澈也不想看奏疏,他心中总是静不下来,想回东宫,想让梅幼清待在他身边。

  他心中正念着她,没想到就有侍卫敲门禀报,「殿下,太子妃过来了。」

  封云澈搁下笔,御书房的门已经推开,梅幼清和铺洒的阳光一起走进来。

  「太子殿下,」她柔声唤他,带着些许急切,走到他身边,「你看这个。」

  封云澈自她手中拿过那张纸,没忍住,勾了她的腰让她坐在自己腿上,瞥了一眼纸上的内容,「怎么了?」

  「是姜渊,」梅幼清指着那上面的名字对他说,「妾身最近一直在找他的下落,他是一位很厉害的神医,或许他能医治好殿下的腿疾……」

  「很厉害的神医?」封云澈想到昨天他奄奄一息的样子,「神医怎么会被人打成那个样子?」

  梅幼清见他不看那纸上的内容,反而一直盯着自己看,于是只好指着那张纸给他看,「这上面有写他被打的原因……」而后她把姜渊发生的事情简单描述给他听,又问他,「殿下今日有空吗?咱们去见一见这位神医吧?」

  「有空,」封云澈没考虑就答应了下来,但瞥见一旁的奏疏,只好又补充了一句,「不过要先把这些奏疏批阅完。」

  梅幼清瞧见那些奏疏还不少,于是道:「那妾身先不打扰殿下了,妾身回东宫等你。」说着便要起身。

  封云澈将她按住,「不打扰,你就坐在这里陪我。」

  「殿下,」她不自在的动了动,「妾身这样会挡着殿下……」她看了一眼砚台,「妾身给殿下研墨吧?」

  封云澈的拇指在她纤细的腰上婆娑了两下,才放她起来:「好。」

  梅幼清拢起衣袖,站在一旁认真研墨,封云澈心中也不烦躁了,反而心情大好,批阅的速度也快了许多。

  梅幼清则在思索姜渊的事情,她想着若是确定他就是神医姜渊,他身上这案子,也得让京都府衙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时辰后,封云澈终于批阅完所有的奏疏,他刚搁下笔,眼前便递过来一杯茶。

  「殿下喝点水吧。」梅幼清举着杯子,笑盈盈道。

  封云澈接过来,喝水的时候杯子刚好挡住了他上扬的嘴角。

  马车已经提前备好,封云澈和梅幼清随即出了皇宫,很快便赶到了医馆,见到了清醒的姜渊。

  梅幼清没有把他们的身分告诉姜渊,只是说昨日带着府中的守卫偶然救了他,也听说了他的事情。

  姜渊一脸委屈:「我救那老太太是医者仁心,既然出手相救,定然是有了十足的把握,却不想被人倒打一耙,实在冤屈。」

  梅幼清试探道:「若我们将这件事上报京都府衙,先生觉得如何?」

  姜渊点头道:「我自己清白,不怕报官。」

  他这样笃定,让梅幼清暂时相信了他三分,于是问起她一直想问的问题:「我意外得知先生的名字,先生可是当年永城瘟疫中救下无数百姓性命的姜渊姜神医?」

  「神医算不上,」姜渊谦虚道,「顶多算是精通医术吧。」

  梅幼清见他承认了,十分惊喜,「久仰先生大名,此番遇见,着实有缘。我夫君膝盖早年受过伤,落下了腿疾,不知先生可有办法医治?」

  「容在下瞧一瞧……」

  封云澈便上前去,让他捏了捏自己的膝盖。

  姜渊只捏了几下,便道出了病情的缘由,「是膝盖下面的那块骨头断了,当年没接好才留下病根……」

  这个说法同之前太医说的一般无二。

  「那神医您看,该怎么医治呢?」

  「简单,敲断了重新接……」

  梅幼清大惊,打断重接那该有多疼?她蹙眉问:「……没有别的方法了?」

  「没有。」

  梅幼清看了封云澈一眼,「这法子太疼了,夫君,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姜渊叫住她,「不疼的,用我特制的麻药,就像是睡了一觉,不会觉得痛的……」

  梅幼清不相信,宫中也有麻药,她了解过,能起到的作用有限,这毕竟是伤筋动骨的事情,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疼呢?

  「先生,我们还是再想一下。」纵然要尝试,也要等到对方的身分彻底确定下来,才好让他给封云澈医治。梅幼清想了想又道:「对了先生,你的事情我已经帮你报了官,很快就会有京都府衙的人过来调查的……」

  姜渊猜想这两人的身分定然不一般,但也没有多问,抱拳道:「多谢两位贵人。」

  「那我们就先不打扰先生休息了。」

  「两位贵人慢走,在下有伤在身,恕不能送。」

  从医馆出来后,梅幼清有些失落。

  原以为这位神医能想出别的办法医治封云澈的腿,没想到还是让她失望了。

  她情绪低落地问:「殿下,咱们现在回宫吗?」

  「既然已经出来了,逛逛再回去也可。」封云澈反而情绪平稳。

  「殿下想去哪儿逛?」

  「肚子饿了,先去吃东西。」

  他批阅完奏疏的时候,本就到了用午膳的时辰,但是梅幼清一心想着出来见姜渊,两人到现在都还没吃午饭。

  眼见明天就是除夕了,街上还开着的酒楼茶馆已经不多,梅幼清忽然想到了一个好去处,「殿下还能再忍一忍吗?妾身知道一家饭菜好吃的客栈……」

  「能忍,过去瞧瞧。」

  江湖客栈,一家独以烤炙肉骨蔬菜而出名的特殊客栈,原本因为天冷而客人骤减的,但今天是年前的最后一天开门,来年还不一定哪天开门,所以几天的客栈中坐满了人。

  天冷自然不能再在外面吃,于是桌子全都搬进了客栈里,小小的一楼大堂坐满了客人,好不热闹,韩云西也在其中。

  他想来是个喜欢享受生活的人,温泉要泡,烤肉也要吃。

  虽然每次来,总想起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在梅幼清面前吃得一脸狼狈的样子。

  如今梅幼清久居深宫,宫里的美食应有尽有,怎么可能还会再来这家小客栈?他大可以不必在意吃东西的姿态,嘴一咧,牙一露,细铁签上的肉便都落入了口中,闭上眼睛,越嚼越香,回味无穷……

  谁知却听见一声温柔的笑,紧接着是打趣的话,「韩公子,你胃口还是这么好……」

  韩云西睁开眼,不禁诧异,眼前不是太子跟太子妃是谁!

  梅幼清带封云澈来这里的时候,没有想到这里会有这么多人,原以为天气冷,应该没有多少人过来。

  如今这里人声鼎沸,大多都只是穿着粗布衣裳的寻常百姓,梅幼清担心封云澈不喜欢这样的环境,便小声道:「殿下,这里人多,不如我们再换个别的地方吧?」

  封云澈嗅到空气中飘来的独特的肉香,说道:「无碍,人多说明东西好吃。」

  侍卫过来,问封云澈要不要先清场,封云澈皱了一下眉头冷淡回答,「与民同乐,为何要赶走他们?」

  侍卫惭愧退下,梅幼清举目去寻空着的位置。

  说来也巧,她又在这里见到了韩云西,他就坐在对着门口的一张桌子旁,虽然是背对着他们,但是梅幼清莫名就是认出了他。

  想来他是真的喜欢这里的饭菜,所以她来这里两次,便见到了他两次。

  他的对面刚好还有两个位置,两人便举步走过去,没想到他吃得怡然自得,连他们走过来都没有察觉。

  梅幼清开口打招呼,就不免带上些打趣。

  不过在她看来,能吃是福,况且韩云西还是个吃不胖的俊美男子。

  韩云西抬头看见他们,表情亦和上次如出一辙,震惊中透着那么一点点的呆滞。

  「韩公子,打扰了,实在没有别的位置了,只好跟你并个桌。」梅幼清礼貌道。

  韩云西连嘴里的东西都忘了咽下去,含含糊糊地道:「不打扰不打扰,请坐请坐……」

  封云澈第一次来,梅幼清便自作主张,按照上次梅晓晨点的给他点了一遍,自己则点了一些蔬菜。

  东西上全之后,封云澈拿起一根羊肉串,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下口。

  他不是不知道吃法,毕竟方才他们过来的时候,韩云西已经标准地示范过了,只是他觉得这样的吃法着实有些不雅,若是一个人吃倒也没什么,但现在梅幼清就坐在他身边,当着她的面,他实在做不出那样的姿态。

  梅幼清似乎看出了他不想直接去咬签子上的肉,于是从他手中接过来,用筷子一点一点的拆下来,放在盘子里。

  对面的韩云西想,现在都不给未婚的人活路了吗?

  如果自己以前没有那样挑三拣四,是不是现在也会有个温柔似水的妻子陪自己坐在这里,给自己拆铁签上的肉吃?

  这时候,穆昕跟裴江苒也到了江湖客栈外。

  穆昕决定今天带裴江苒吃顿好吃的。

  虽然他们住的那家客栈也提供饭食,但是花样不多,吃来吃去都腻了,马上就要过年了,今天说什么也得出去吃顿好的。

  裴江苒对吃的一向不太在意,但穆昕执意要拉她去一家特别的地方吃饭,说是梅晓晨之前强烈推荐给他的,他之前来吃过一次,味道惊为天人……她拗不过他,只好随他去了。

  江湖客栈位在一座湖边附近,还未走进去,两人就已经闻到了里面飘出来的烧炭的焦糊气和烤肉的香气。

  裴江苒远远瞧见里面人很多的样子,不太想进去,「你自己进去吃吧,我去湖边走走。」

  「别啊,」穆昕一把拉住她,「来都来了,进去尝尝吧。」

  裴江苒被他半拖半拽地往门口走,哪知刚迈进门槛,小二过来笑脸迎接,一边问「客官进来坐,是两位吗」,穆昕却一把将她推出了门外,并且说「一位」。

  裴江苒一脸莫名其妙,正要发作,忽然看见他背着手正在给自己打手势,意思是让她快走,她看得心中一惊,想着莫不是里面有认识她的人?

  她没敢往里面看,立即转身离去。

  穆昕径直走到了封云澈的那个桌子旁,坐在韩云西身侧,同封云澈和梅幼清打招呼,「表弟,弟媳,没想到你们居然在这里。」

  在外面他自然不能称呼他们为「太子」和「太子妃」,只好依着亲戚关系先叫着。

  封云澈看着他,眼神似乎有些复杂,一时没有应他的话。

  梅幼清只好接话道:「穆公子也知道这里?是我弟弟推荐给你的吗?」

  穆昕笑道:「是啊,可惜晓晨不能过来一起吃。」而后他又看了一眼旁边的韩云西,「这位是?」

  梅幼清介绍道:「兵部侍郎家的公子,韩云西韩公子。」

  穆昕立即拱手道:「幸会幸会,我叫穆昕,你应该听说过我……」

  韩云西回礼道:「穆公子,幸会幸会。」他怎么会没听说过这位曾经的穆世子呢?

  三人寒暄客套,一直没说话的封云澈忽然搁下了筷子,「我出去一下。」

  梅幼清和韩云西没怎么在意,倒是穆昕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不安地想,方才太子应该没看见裴江苒吧?

  裴江苒离江湖客栈有些距离了才放慢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没人追过来,便放心了些,准备去湖边走走,放松一下心情。

  哪知她还没走到湖边,忽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两个人,二话不说便将她带走了。

  她心中一阵恐慌,被他们挟持了进了一片树林,封云澈就等在那里,冷面负手,眸中深意莫测。

  裴江苒一见到他,便跪了下来,「太、太子殿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