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fumiaotxt@163.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20360活跃度
  • 8637发帖
  • 7673主题
  • 0关注
  • 54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精选帖子

[✿ 10月试阅 ✿] 金晶《将军,夫人带小金库跑了》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0-10-21 18:4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书名:《将军,夫人带小金库跑了》
作者:金晶
系列:脸红红BR1127
出版社:喵喵屋工作室
出版日期:2020年10月23日

【内容简介】

大将军,冷傲又难哄,为了小金库忍了;
小娘子,嘴甜又撒娇,先推倒折腾再说。


霍腾的宠妾跑了,还不忘把攒饱的小金库给带上!
知观是霍将军心尖上的小心肝,打不得骂不得,
宠得十分娇气。当年被爹娘卖了,四岁进将军府,
本想赎身后寻个平常人家做正头娘子, 可惜输在不会投胎,
十六岁那年教将军给瞧上了, 直接成了将军的暖床小妾。
京城谁不知霍腾八字克妻, 名门千金没人敢嫁。
谁知这位床上爱折腾她的将军, 竟说要娶妻了?
当小妾月钱二十两比不过被正妻打骂, 所以她逃了。
只是她逃时以死了相公的寡妇自称, 开起棺材铺,吃好住好。
谁知,小日子还没快活几天, 将军一脸怒容找上门,
冷冷地说,他是要娶妻, 娶个叫知观的小妾。
闻言知观愁哭了,怎么办? 她这辈子只想吃好睡好,
攒着小金库相依为命的。


  第一章



  「南街那儿开了一间棺材铺,知道不?」

  「知道,那棺材铺的老板娘可长得真是一绝,搬来没多久吧,整条街的人都知道她,那姿色哟。」

  「两个月前搬来的吧,这么一个美娇娘却开起了棺材铺。」

  「就那姿色,做县老爷的小妾都没问题。」

  「小妾?怕不要命了吧?我听说啊……」那人压低了声音,「那女子克夫,被族人赶了出来,算命的说得开棺材铺才能压得住她这一身的丧气。」

  「天啊,这么厉害啊,怪不得,我之前看到徐员外那不成材的儿子去了一趟那棺材铺,结果出了棺材铺没走多远就见了血,被一个花盆给砸得满脸都是血。」

  「这……也太邪门了吧。」

  「我看是那美娇娘邪门,得小心点。」

  「寻常女子哪里敢开棺材铺,长得再好,这丧门星谁敢娶回去。」

  小镇上的人最爱说这些事儿,聚在茶馆里,说起事来神色飞扬,好像自己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茶馆角落那一桌,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旁边站着两个同样壮硕的护卫。其中一个护卫低下头,「爷,找到人了。」

  「嗯。」霍腾冷冷地应了一声,站起来。

  护卫丢了一锭银子在桌上,跟了上去。

  「知观姑娘如今开着棺材铺,对外说……」护卫成山声音有点颤,硬着头皮说了下去,「说是寡妇。」

  霍腾脚步不停,茶馆里的碎言碎语他听得很清楚,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眼底破碎的冷芒一闪而过。



  ◎             ◎             ◎



  走了没一会儿,一间棺材铺出现在眼前,大白天的,棺材铺前没有什么人,霍腾大步流星走了进去,铺子里没人,也没个管事。

  护卫成河看了周围一圈,「爷,知观姑娘不在这儿。」

  霍腾没有说话,他看了一眼店铺,里面摆放着几口黑漆漆看着就让人心慌的棺材,好好的姑娘家,谁会来做这棺材生意,也就只有她了,得亏她能想的出来。

  他随意地在一旁的藤椅上一坐,无声地表明要等。

  成山和成河站在一旁,安静地交换了一个眼神,能让爷等的姑娘,只有知观姑娘了。

  一炷香的时间不到,一道轻快的步伐由远到近,纤细的身影走入店内,手里提着一个小竹篮,竹篮里摆放着刚买的豆浆油条以及一个大肉包子,正热腾腾的。

  自从离开了那儿,整日睡得香甜,不到天大亮绝不起来的知观还是被饿醒的,匆匆地洗漱之后就去买早膳了。

  棺材铺开着就开着了,反正没人寻晦气爱来棺材铺,就是有人来了,那棺材铺除了棺材就没什么了,谁爱偷就偷,只要不嫌晦气就成。不过偷棺材也是个傻的,这么大一个棺材抬出去可是不少人能看到的。

  当然,知观也听到不少的人说了,哪里会有人爱偷棺材,就是偷,也是偷她这个美娇娘,嘿嘿,被夸了一顿的她笑咪咪的。

  要偷她?她可是定海神针,谁能偷得了她。

  这世上啊,能耐得住她的人……她的脑海里闪过一道黑色衣衫的人影,她撇了撇嘴,那人也耐不住她!

  她跨过门槛,看到了坐在里面气定神闲的人,她猛地倒抽一口气,天算不如人算,他,怎么在这儿了?

  她手一软,差点就要把小竹篮给摔了,可想着花了不少银子,硬是生出一股力气捏住了小竹篮,颤着粉嫩的唇,正要说话,那人开口了。

  「听说店家是个寡妇?」

  他的声音一贯好听,与他冰冷阴森的样子相比,他的嗓子透着一股清冷,如淙淙泉水般,听着就教人欢喜,只是说的话却让知观的背脊整个发凉,她控制不住地颤了颤,望着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真是巧了,我也是一个鳏夫。」

  她的脸一下子气红了,他这是膈应谁呢?她不就说她的男人死了嘛,他就这么耿耿于怀了?虽她不是他的正头娘子,可也算是他的小娘子,他要是鳏夫,那她不是死了?呸呸呸!

  这个男人,蔫坏蔫坏的。

  他冷下了嗓子,「正好买个棺材厚葬。」

  她的小腿肚不争气地打颤,怎么办才好,他一开口就要厚葬她,她是该开心他起码用了一个厚葬,而不是草席一裹就把她丢出去,谢一谢他的宽宏大量?

  「你说说看,这儿什么棺材好使?」

  知观咬着唇,粉嫩的唇被咬得红通通的,想跑,可也跑不了,就她小胳膊小腿的,能跑到哪里去,这不,才跑了两个月,就被抓住了。

  她能屈能伸,将那竹篮放在桌上,笑颜如花地走了过去,娇滴滴地喊了一声,「爷。」

  他一个冷眼扫了过来,若是旁人,怕是早吓得六神无主了,可她到底在他身边伺候过,怕,也是怕的,但她婀娜地摇曳着纤细的身姿,挪着轻盈的脚步走了过去……



  ◎             ◎             ◎



  知观以前不叫知观,她四岁进将军府,懵懵懂懂,记得自己的爹娘把她给卖了,她记得她也没个大名,每天被爹娘喊着二丫。

  她还有一个姐姐,大她六岁的姐姐大丫。

  大丫被卖给一个傻子当童养媳,那傻子一家苛刻大丫,最后大丫只在那一家待了一年就被虐待死了,那个疼惜知观的姐姐再也没有出现过了。但知观一直记得姐姐同自己说的那一句话,要离开家,要离开爹娘,千万别被卖了。

  后来她爹娘把她卖到将军府,就为了让她那个小弟能吃好喝好,瘦巴巴幼小的知观就进了将军府,正巧将军府里的小姐们要挑丫鬟,她虽然瘦,但被收拾得干净,被大小姐挑中了,成了大小姐的丫鬟。

  做农户起码还是一个自由身,被卖身为奴之后,知观的生死都被系在了主子的喜怒哀乐上。

  她记得自己有一回不小心把大小姐的衣袖弄脏了,大小姐一个巴掌就呼了过来,李嬷嬷立刻捂着大小姐的手,「大小姐,这样肮脏的人,哪能要你动手,你可是千金之躯。」

  于是她听到了李嬷嬷吩咐另一个丫鬟秋雅狠狠地扇了她好几下巴掌,她吓得跪地求饶也没被放过。

  她被关在了柴房好几日,才被放出来,那以后,她就懂得一个道理,她,不是二丫了,她不过是一个随时要被打要被骂的丫鬟。

  大小姐身边有两个贴身丫鬟,那是院子里的一等丫鬟。

  而知观不过只是一个小丫鬟,那种随便跑跑腿,做做事的。

  但她被打了被关之后,她学会一个道理,逃不过还躲不起嘛,于是她总是低着头,能躲就躲,就算拿着最少的月例,她也不慌,起码没被打了。

  大小姐和她爹娘一样不好,别看年纪小,可被那李嬷嬷教得心可毒了,会打人会骂人,还会关人不给饭吃,这些坏事从大小姐的嘴里轻飘飘地出来,重重地压在她身上。

  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她的爹娘良心发现,早日将她赎回去。



  ◎             ◎             ◎



  但等到知观十岁的时候,她那爹娘除了偶尔来跟她要银子之外,可从来不给她任何东西,连一块桂花糕也没给她买过。

  后来她爹娘甚至怂恿她去勾引主子,她怕极了,不想见他们,可他们还是会来,硬要从她的身上剥削些东西下来,他们才肯走。

  她偷偷地给看门的婆子十两银子,那是她存了两三年的银子,一个不受宠的丫鬟也就这么些银子了,她让那婆子跟她爹娘说她不听话,犯了错被主人家给卖了,至此,她总算宽了心,她再也没听说过她爹娘的事情了。

  但她又惹上了新麻烦,那婆子威胁她说她心眼坏,连亲爹娘也不认之类的话,明里暗里就是要银子。

  知观苦,她心里苦,似是吃了黄莲般的苦,好不容易摆脱了爹娘,却又惹上了这看门婆子。

  她十一岁的时候被大小姐提为了三等丫鬟,吃住上也好多了,她的容貌也慢慢地展开了,紧接着她发现那李嬷嬷看她的眼,眼里似乎带着刀子,吓人的很。

  发了月例之后,她第一时间偷偷地去看了那看门婆子,给了银子,那看门婆子的眼睛浑浊地盯着她,「知观姑娘越来越好看了。」

  她最怕别人说她好看,她低下头,「大娘说笑了。」

  看门婆子不知道是转性了还是怎么了,居然反手将银子塞了回去,「以后还要知观姑娘好好照顾。」

  知观心慌意乱,这看门婆子可不是好处,视财如命,居然不要银子了?

  「知观姑娘以后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大娘我。」

  「什么飞黄腾达,大娘莫要说笑了。」

  「嘿嘿,我这眼呀,没看过一千个姑娘,也看过一百个姑娘了,你呀,好日子在后头。」压低了声音,「你那事我可谁都没说,喝醉都没说,嘴巴牢着呢。」

  知观更加怕了,不要钱,甚至还与她说好话,只怕这看门婆子所图更多。

  再者,她一个贱命丫鬟,还有什么好日子!

  她干巴巴地笑着,之后心神不宁地要回大小姐的院子里,经过假山的时候,听到一个公鸭嗓在说话,「我挺喜欢那个知观,姐姐,你把那丫鬟给我吧?」

  「呵!你真是疯了,看中我院里的……」

  「姐姐!」

  「不行,那丫鬟,我还有用。」

  「有什么用?」

  「你这个挑嘴的都能看上她,想必她是长得好看吧,李嬷嬷说了,以后就让她随我去夫家。」

  「姐姐,你夫君还没定下,就想的这么长远了?」

  「多亏了李嬷嬷教我。」

  那姐弟两在假山后说着话,知观却是心里冷到了极点,她不过是一个还未及笄的丫鬟,却被人惦记上了,她想到少爷那油腻腻的眼神,蹲了下来,眼泪无声地落了下来。

  若这就是看门婆子说的好日子,那她真的是生不如死了。

  她早就有了自己的计划,在府里待个几年,存些银子赎身,等到大小姐出嫁,求个恩典,放她出去,她再寻一个平常人家,做正头娘子。

  而她的爹娘,她也不认,认什么认,卖她的银子都没花在她的身上。她家虽苦,可再苦也没到要这么作践女儿的分上,总归是因为她不是男子。

  既然爹娘无情,她何必有情呢。

  她都打算的好好的,可又如何,她是奴,卖身契被人捏得死死的。

  哭了一会儿,她听到假山那儿没声儿了,这才回了大小姐的院子里。



  ◎             ◎             ◎



  同个屋子里的知画看了她一眼,「今儿你当差,跑哪儿野去了,亏大小姐仁慈,不管你。」

  听到知画说大小姐仁慈,知观只想呸一声,但她与知画向来不合,沉默不语。

  知画看着那张尚且稚嫩但水润润的小脸,嘟着的粉嘴儿,心里就有气,「你现在是胆气足了,我怎么说也虚长你一岁,我跟你说话,你就这样子?」

  「知画姐姐,我有些累了。」知观随意地说了一句。

  「你不要仗着大小姐宠你,你就无法无天了。」

  「知画姐姐,我不过是个三等丫鬟。」她暗示自己并不得宠。

  说到这个,知画眼眶红了,「你就得意吧,我听人说,等到秋雅姐姐们被放出了府,你就可以往上提一提了。」

  「我若是往上提一提,知画姐姐难道还会矮我一等?」

  「你到底是真傻还是故意装傻!」知画快气疯了。

  「知画姐姐,你到底什么意思?」

  知画深吸一口气,压低了嗓子,「我上次偷听到李嬷嬷和大小姐的对话,你以后可是要给未来姑爷做通房丫鬟的!」

  「知画姐姐不比我差,身段玲珑,模样俊俏,怎么会不选你就选我,你莫要逗我。」尽管知道知画说的是真的,知观却只敢打太极。

  知画被知观这么一捧,脸色总算好点了,娇哼了几声转过了头,没一会儿又转过头看她,「你真的没想过?」

  她眼观鼻鼻观心地说:「没有,这些事知画姐姐不要乱说,我们不过是丫鬟。」

  知画咬了咬唇,「若是能做通房丫鬟,得了宠,做一个妾室,到时候再哄一哄姑爷……」

  「知画姐姐莫非忘记我刚来时惹怒了大小姐,被扇了巴掌,关进柴房饿了好几日的事?」知观轻轻地说。

  知画打住了,大小姐的喜怒无常,做下人实在太难了。

  知观躺下准备休息一下,突然听到脚步声急急的声音,是二等丫鬟兰芝和兰草回来了,她们一脸的焦虑,进了屋子。二等丫鬟和三等丫鬟是住一屋的,只有一等丫鬟,伺候大小姐身边的秋雅和秋水才能两人住一屋。

  「天啊,那个林大娘被打死了!」

  知观猛地睁开眼睛,「什么?」

  「就是看门婆子,被打死了。」兰芝吓得猛拍着胸脯。

  「怎么会?」知观指尖颤抖,她前脚刚走,那看门婆子就死了?

  「将军下的命令。」兰草说:「将军回来,闻到了酒味,你们知道那婆子嗜酒,这天才刚擦黑呢,就……」

  「唉,偏偏撞上了将军,这真的是……」几人摇摇头。

  将军府如今只剩下两房嫡系住着,其他庶出的早已搬出去。将军府的主人,霍家排行第七的霍腾,如今才二十岁,少年英雄,乃是人人敬之的大将军,个性沉默寡言,但心狠手辣,这看门婆子犯了错,但也错不致死,霍腾却直接命人将婆子给打死了。

  另一房是霍腾的亲二哥霍二爷,膝下有一子一女,女儿便是知观侍奉的大小姐霍婷,儿子便是觊觎知观的二少爷。霍二爷与霍腾同母,才能住在将军府,因为霍腾大将军的名声,霍二爷出门还颇被人看重,加上大小姐霍婷是霍家唯一嫡出的姑娘家,更是还未及笄就被人看中了上门提亲,只因霍婷的背后可是代表着霍大将军。

  但大小姐心气儿高,哪里就看得上一般人,加上还未及笄,就更加不急了,知观有时也羡慕大小姐,不是因为大小姐有权有势,而是大小姐还可以自己挑郎君,而不像她,被主子随便配个小厮,不管喜不喜欢,都得感恩戴德。

  在这儿,生死不由她,婚配更是没个盼头。

  听着她们说那看门婆子多可怜,将军戾气重,背对着她们的知观却悄悄地笑了。

  打死了?也好,如此,那贪了她银两的看门婆子以后也不会再威胁她了。

  她心中感谢将军眼神好,这一看就知道那看门婆子是个坏的,她欣喜不已,可没有过多久,她扬起的唇角挂了下来,想到大小姐和二少爷对她的心思,她就如被架在火上烤一样。

  她偷偷地摸着自己的脸,她知道自己长得好,以前小瞧不出来,可越长大这脸越娇媚了,更别说这身段也在日益变化,她的手轻轻地放在胸口,似又比前段时日大了一些。

  这该怎么办才好?



  ◎             ◎             ◎



  转眼五年过去,知观十六岁,如今的知观就如一颗水蜜桃,多汁鲜嫩,但凡见过她的人都说她长得好,路过看到她都能多瞅几眼。

  啪的一声,霍婷伸手往知观的脸上甩了一巴掌,李嬷嬷皱眉,「大小姐,老奴跟你说过……」

  「我知道,只是让别人动手,哪有自己顺手的?」霍婷冷笑,横了知观一眼,「滚下去,脏眼的东西!」

  知画正拿着团扇给大小姐扇着,屋子里放着冰块,知观安静地垂着脑袋退了下去,一离开屋子,就感受到了夏日的暑气,知观捂着脸在一些小丫鬟们同情的目光中离开。

  「大小姐怎么这么讨厌知观姐姐?」

  「嘘,别乱说话了。」

  「是知观姐姐做错了事。」

  「可是大小姐要知观姐姐去摘的荷花呀,怎么一转头就说知观姐姐偷懒了?」

  「你快打住吧,什么也别说,知道吗?」

  「哦。」

  她们的说话声越来越小了,知观没有回自己的屋里,而是绕了一圈,站在了院子外的背阴处,这儿隐秘的很,不会有人发现,她也能听到屋子里的对话。她半靠在墙上,闭上了眼。

  屋里,李嬷嬷苦口婆心地说了好一些,霍婷这才止住了火气,「嬷嬷,你也别觉得我坏,我实在是太气了,那知观狐媚地勾了世子爷的眼,我瞧着就……」

  「大小姐,那不过是一个丫鬟,随时能打发,你与世子爷定了亲,下半年就要成亲了,到了那个时候,你与世子爷蜜里调油的,总有不方便的时候,来了葵水不方便伺候世子爷,到时候让知观伺候,世子爷馋她,不过是馋她的人,得了人之后哪里记挂着?」

  霍婷红了眼,「我为何要与一个贱人分享我的夫君!」

  「那大小姐是打算让外面的狐媚子勾走了世子爷?」

  「我……真是好气!」

  「等世子爷没新鲜感,你到时候就是打骂她,将她扔进了青楼里,解解气,我的好小姐儿,哪里值当为这种人生气。」

  「好,等到那个时候,我要让她日日接客,让她生不如死!世子爷也真是的,这样的狐媚子怎么就多看了几眼?」说来说去,霍婷生气的是前天世子爷过来多看了知观几眼。

  「是,是。」

  屋里的知画再也不如以前那般羡慕知观了,每一次看到大小姐如何针对知观,她都不敢再想要什么富贵了,命保住了才是正经事。

  屋外的知观听得浑身发凉,她知道大小姐毒辣,可她到底是在四岁起就在这个院子里做事,十岁在大小姐身边升了三等丫鬟,后来秋雅和秋水年纪到了,被大小姐放了出去,大小姐落落大方地给了她们嫁妆,让她们自寻良人去了。

  兰芝和兰草成了大小姐身边的贴身丫鬟,她和知画成了二等丫鬟,在这个院子里也是颇有些脸面的事,但她没有,大小姐院里的人都知道,她不得宠,她长得太好了,惹得大小姐厌烦,她在大小姐院里待了十多年,看透了大小姐。

  前年,大小姐及笄,十五岁了,与定国公府的世子爷定亲,今年下半年出嫁。

  知观比大小姐小一岁,别说婚配,如今是被当做了未来姑爷的通房丫鬟,她想到了世子爷,皱眉,那是一个看着斯文儒雅,可眼里的淫秽让人恶心的男人,尽管别人都说他是君子,可知观不喜。

  更不愿意成了通房丫鬟之后,还要被卖到青楼里日日接客。她恍然,原来大小姐早就想好了她的下场。

  不,不行!她不要做人通房丫鬟,更不要做青楼女子,若是这样,她不如现在带着干干净净的身子,直接死了算了。

  她心神不定地往外走,走到一半,就被人拦路了,她一抬头就看到了二少爷霍迅,脸色一白,霍迅身边的小厮快一步地拦住她,霍迅笑咪咪地问:「知观姐姐这是要去哪儿?」

  霍迅的话令知观脸色一变,她低着头行礼,「奴婢见过二少爷。」

  「知观姐姐……」霍迅眯着眼,手正要摸上那雪白的皓腕的时候,突然一阵脚步声从他们身后传来。

  知观听到脚步声,神色微喜,每回碰到霍迅都没好事,他总是好色地想揩油,她见到他不是跑就是躲,今天被拦了个正着,幸好她运气不差,有人来了,霍迅也不敢太过分。

  「七叔!」霍迅看到来的人是霍腾,赶紧收起那轻浮的作态,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

  知观一惊,竟然是将军,转过身,就看到那颀长的身影停下,身上穿着黑色的锦服,她不敢抬头看,是以只看到他坚毅的下颚就低下头行礼。

  「你在这里干什么?」霍腾双手背后,看着霍迅。

  「我、我……」

  「这里是后院,你在这里做什么?」

  霍迅恼羞成怒,「七叔,你不也在这里吗!」霍迅心中极为讨厌霍腾,可奈何霍腾就是比他有本事,不仅年少成名,与皇帝是拜把子,现在又是出了名的大将军,每说一样,都能压死他。

  「呵。」霍腾凉凉的嗓音在空气里回荡,「你说,我为何在这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x
温馨提示:
该文试阅内容到此结束,如需阅读全文,请至购书版块购买。在论坛上方搜索框内输入关键词可快速查找到购买帖子。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

冰凝静88 发表于 2020-10-21 22:19: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时候能看到完整版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