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手机版

扫描体验手机版

游客您好
第三方账号登陆
  • 点击联系客服

    在线时间:8:00-16:00

    客服电话

    000-123-4567

    电子邮件

    fumiaotxt@163.com
  • 腐喵言情站

    随时随地分享快乐

  • 扫描二维码

    关注腐喵公众号

推荐阅读 更多
up主
Lv.12
第 2 号会员,16287活跃度
  • 6641发帖
  • 5845主题
  • 0关注
  • 28粉丝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最近评论
热门专题

[✿ 8月试阅 ✿] 安祖缇《欺你上了瘾》

[复制链接]
腐爱 发表于 2020-7-30 21: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20200722183307-b.jpg

书名:《欺你上了瘾》
作者:安祖缇
系列:红樱桃RC1451
出版社:禾马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08月07日

【内容简介】

范可心芳龄一十八,有着长达十八年的暗恋史
在这段漫长暗恋里,她恋慕的对象只有孔季扬一人
他外貌出色琴艺佳,浑身散发着音乐才子的优雅气质
有着钢琴王子的称号,自然成了众多女孩心仪的对象
幸好他们父母是好友,她有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
在满十八岁生日的隔天,她决定对他来个爱的告白
不料他一句「我不喜欢你」无情地粉碎了她的心
原来对他来说,她的存在就与路人甲乙没两样……
在告白失败后,他对她的态度常是爱理不理的
若是他难得的开了金口,好话肯定没有半句
却常是一顿毒舌嘲讽到让她无地自容──
太恶劣了!她不过就是耍白痴向他告白而已
又没有犯下什么不可挽回的严重大错
真心不懂他为何这样讨厌她,处处看她不顺眼
偏偏无论他怎么欺负她,她的初心都没有改变
唉……果然是先爱上的人就输了
输到她这辈子都无法从他的魔咒里走出来……


  第一章
  「那不然来住我们家吧?」

  孔母语出惊人,众人一阵错愕。

  范可心看着这位父母的多年老友,心下一阵感激,却是低垂着头,不知该如何回应孔母的仗义相助。

  悲剧是在上个月发生的。

  范家在春节过年返乡探亲的途中发生车祸,坐在后座的范可心虽只受到轻伤,可是前座的父母均因此意外过世了。

  范家的家境本来就不错,加上父母过世的保险金,范可心无须担心日子无以为继,不过她毕竟是未成年人,需要一个监护人。

  范可心的祖父虽仍健在,但患有失智症,生活无法自理,平常是外籍看护在照顾。

  这时伯父自告奋勇担任她的监护人,邀她过来家中寄住,但这样的话她就得离开熟悉的环境,转学到人生地不熟的嘉义去,加上前两天公布的学测成绩不理想,再过几个月就要指考了,若这时转学到新高中去,她非常担心会影响功课。

  于是她提出,想要自己一个人住的想法。

  虽然她未成年,但也十八了,不是难以自理的生活白痴,她相信自己一个人住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但伯父大为反对。

  理由是她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一人独居,伯父担心她的安危。

  即便范可心不断强调,社区大楼有管理员,邻居也都是认识多年的好邻居,会互相帮忙照顾,完全不用担心,伯父依然坚持不妥协。

  在葬礼结束后的餐会上,两边僵持不下。

  叔叔见她冥顽不灵,生气的骂道:「这样做都是为你好,你在拗什么拗?是不是想自己一个人住,以为没人管就可以乱来了?」

  范可心错愕的看着叔叔,心头很是委屈。

  她只是不想离开熟悉的地方,去寄人篱下啊。

  因为距离远的关系,平常亲戚其实鲜少往来,只有大节日回嘉义看爷爷的时候才会聚会,所以她跟堂哥堂姊们也都不熟,对她来说,邻居还比他们更为熟稔呢。

  至于母亲那边的亲戚,在葬礼结束后就一一回去了,即使有留下来用餐的亲戚也没有打算干涉,这让她松了口气,可是父亲这边的亲戚却是非常坚持,让她十分困扰,不知如何是好。

  「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这样,乱七八糟,还说什么为了要考大学才想继续留在台北,要真有心好好考试,学测就会考好了,哪还需要指考!」叔叔口无遮拦地斥责。

  叔叔的话刚好说中范可心的痛处。

  她在校成绩一向优秀拔尖,可到学测那天却不知怎地,题目的每个字都熟悉,但组合起来却成了外星文字。

  事后她告诉老师考试时的情形,老师安慰她可能是太紧张了,毕竟她一直是个非常认真的学生,但她有良好的基础,应该不用太担心。

  而她的成绩在亲戚间,一直是父母自傲的地方,每次过年亲戚聚会,比较小辈们学习状况时,范可心都会被提出来当榜样。

  因此这次学测成绩滑铁卢,倒成了某些忌妒她优秀成绩的亲戚说嘴的地方了。

  范可心难过的倒不是叔叔的胡乱指责,而是辜负了老师跟父母的殷殷期待,让她完全无心反驳。

  「好啦,你说得太过分了!」婶婶拉了拉丈夫的衣袖。

  「哪里过分了?你没看她一句话都无法回嘴?」

  不知该怎么办的范可心红着眼眶,双手绞扭着外套下摆,而其他亲戚亦赞成范可心搬家,毕竟刚经历父母双亡的伤痛,大家也担心范可心的心理状态。

  尤其还要指考,不是更应该要有长辈的监督吗?

  这时的孔母看不下眼了。

  毕竟范可心也有自己的考量,可大人们都无视她的意见,以自以为是「为你好」的说法压迫范可心答应。

  对孔母来说,范可心就像她的女儿一样,看不得她受欺负。

  「那不然来住我们家吧?」孔母对着错愕的众人道,「我家还有空房,加上我看着可心长大的,在我家就不用担心转学的事,若学业上有任何问题,我儿子也可以帮忙。」

  原本喝着果汁,一脸百无聊赖、眼神放空的孔季扬,因为突然被点到名,有些不以为然的抬眼。

  即使蹙着眉头仍无损其面容俊美,修长高身兆的个子,浏海长得几乎要遮住一双深邃的长眸,淡褐瞳色使他看起来有种神秘的异国感,高挺的鼻梁下有张浅色丰唇,却是鲜少扬起,从头到脚散发着音乐才子的优雅冷峻气质。

  年纪轻轻的他,虽然才二十一岁,但已出版过两张演奏专辑,除了跟知名管弦乐团有过多次的国内外巡演,亦曾开过三场独奏会,国际级音乐比赛均有名列前茅的好成绩。

  他虽然外貌出色琴艺佳,但个人十分低调沉默寡言,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窝在家中的隔音练琴室练琴,没三个小时不会出来。

  「我读音乐系的,学测只准备国英二科,应该没什么帮助。」清冷的嗓音淡淡的吐槽母亲。

  「但至少你这两科成绩都很好啊!」孔母真恨不得掐不配合的儿子两把。「多少也有点帮助。」

  「不过住进来我也不反对。」孔季扬说这话时,眼睛没看母亲或者范可心,而是望着范可心放在椅子上的范家二老照片。

  他个人是很喜欢范家二老的。

  他们开朗活泼随和,不太会端出长辈的架子,所以生养出来的女儿也活泼可爱、心地善良好相处。

  相对的,孔母很喜欢命令指示小辈该怎么怎么做,常摆出母亲的权威,要是不顺她的意就会生气。

  现在她也打算左右范可心的命运。

  不过这次他倒没什么意见,或许亲戚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范可心不配合就挑她的痛点打,根本是卑劣了。

  为什么这些长辈老爱对小辈指手画脚呢?

  听到孔季扬竟然不反对她住进去,范可心很是讶异。

  不是因为孔季扬的眼瞳看起来像覆了一层薄冰不容易亲近。

  不是因为他对她的态度常是爱理不理的。

  也不是因为他看她的眼神让她常觉得自己是个傻里傻气的白痴。

  这个男的她曾经告白过啊啊啊啊啊……

  然后她被无情地拒绝了。

  范家跟孔家是认识几十年的老朋友了。

  这份情缘是从父亲高中开始的,后来好朋友各自婚嫁,两家庭也走得近,孔季扬出生后的第三年,范母怀孕了,一晓得肚中怀的是女孩时,还开玩笑地说要指腹为婚。

  孔母本身就是个音乐老师,孔季扬两岁那年开始学乐器,进音乐系时主修钢琴、副修小提琴,不过他在长笛、萨克斯风等管乐器也是一把罩。

  范可心常觉得孔季扬应该不是人,因为他常神游开外,思绪好似都飞在宇宙外,根本不在地球上,常不晓得他的目光焦点放到哪了。

  从小喜欢看科幻小说的范可心猜测他可能在思念另外一个银河系的星球故乡吧。

  即便他常心不在焉,但俊美的外型,清冷的气质,以及弹得一手好琴,自然成了众多女孩子的心仪对象。

  范可心也不例外。

  且她可说是近水楼台,两家常一块儿出游聚餐,见着孔季扬的机会多得是。

  她以为她有极大的可能性可以先得月,于是在满十八岁生日的隔天,她向孔季扬告白了。

  孔季扬彷佛过了好一会儿才理解「我喜欢你」这四个字的意思,微微蹙起困惑的眉头,反问她─

  「为什么?」

  她还以为他问的是她为什么喜欢他,粉唇害羞微动,结结巴巴。

  「我……我从小就喜欢你了……我们……我们的爸妈也常这么说……说我们在一起很好……」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当她说出原因时,感觉他的眼神温度瞬间降了十度,把她冰得一阵哆嗦。

  那时她就知道完蛋了。

  他肯定不喜欢这个答案。

  怕他以为她喜欢他是长辈老在旁敲边鼓配对造成的,并不是她的真心实意,急忙想再解释,但孔季扬已经冷冷开口。

  「我以为我们认识这么久,你应该知道我并不喜欢你。」

  张开的小嘴僵住了。

  她当然不知道他不喜欢她啊。

  因为他对人的态度一向都冷冷淡淡的,根本看不出来喜恶……等等,这意思是说,虽然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但是对他来说,她的存在与其他路人甲乙丙丁无异?

  范可心瞬间恍然大悟。

  「况且,我们两家常一起出外聚餐游玩,你没头没脑的来告白,没想过我拒绝之后会很尴尬?」

  「……」她的确没想过。

  她从小偷偷藏在心底的愿望就是等一满十八,到达父母准许的谈恋爱年龄,就要跟他告白的。

  「或是你认为我会因为两家的情谊而勉强跟你在一起?」

  「……」这她也没想过。

  孔季扬一看就是个很有自己主见的大男孩,尤其年纪轻轻就已经有实力、有名气,这样才情丰富的人,怎可能委屈自己呢。

  「但我不会勉强我自己的。」

  范可心觉得难堪极了。

  她也不是没想过她会被拒绝,心理准备也做好了,只是没想到他会用这么冷漠的音调回应。

  好像……好像她的告白给他带来很严重的麻烦,让人避之唯恐不及。

  「我……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喜欢你而已……」范可心嗫嚅。

  一不知所措就习惯双手绞扭衣服下摆的她,又把衣衫扭成了梅乾菜。

  「真是自私呢。」孔季扬轻笑,带着些许不屑之意。

  那时他们正在山上露营,孔季扬一说完,就专注在钓竿上,看也未再看她一眼。

  范可心忍着满眶泪,嗫嚅的向他说了声「对不起」,随即走回帐篷,藉由整理东西的理由,躲在里头偷偷掉泪。

  从此之后,他们之间几乎不曾私下做过任何交谈。

  范可心也想过,学测的失利,会不会是告白失败产生的后遗症。

  毕竟她那几天都心不在焉,学习状况也很差。

  可是要把自己考试成绩失常一事怪罪到孔季扬身上,那还真的是自私了。

  所以他竟然愿意让她住进他家,范可心很难不讶异。

  还以为他会是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

  还是因为,他只是顺从阿姨的意思呢?

  毕竟孔家的一切都是孔母在做主,丈夫跟孩子鲜少发表意见。

  「怎样?」一直没说话的孔父开口询问范可心,「要不要住我们家?这样你就不用离开熟悉的环境了,毕竟转学到新环境,还要适应,对考试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说话总是一针见血的孔父表面是在问范可心意见,其实也是在告知其他亲戚,什么才是对现况的范可心最好的。

  「我……我不想转学。」小手绞扭着衣角,粉唇抿得死紧。

  「那就这样吧。」孔母对众亲戚道,「监护人自然是大哥,不过就让可心住我们家吧。再怎么说我也是老师,而我老公是教务主任,你们应该信得过我们吧?」

  亲戚面面相觑,小声讨论了下,个个面有难色。

  「但是,」果然,叔叔的意见还是特别多。「你儿子跟我侄女年纪相近,年轻男女住一块儿太危险了吧?」

  「你当我爸妈是塑胶吗?」孔季扬淡声反问。

  「什么意思?」叔叔完全听不懂什么「塑胶」。

  「怕什么?」孔母不悦的凛直眼,「如果他们真能在一块儿,是好事啊。难道你以为我儿子配不上吗?」

  「我、我又没这么说……」被孔母气势压得略微胆怯的叔叔蠕动着嘴支吾,偷觑大哥。

  这伙亲戚其实打着范可心家里遗产的主意,毕竟这两夫妇的意外过世保险金少说也有个一两千万,想趁照顾范可心的机会,欺她年纪小,将钱财转为自己的,怎知孔家竟会出手干预。

  对于曾经告白被拒绝的范可心来说,这样的对话实在尴尬毙了。

  「不、不可能的,叔叔……叔叔你放心。」范可心慌张地说。

  「可心,你不喜欢季扬吗?」孔母诧异地问。

  她一直觉得范可心喜欢儿子的啊。

  范可心困窘的看了孔季扬一眼,那人又懒懒望着窗外,神游太虚去了。

  「不是……就……季扬像我哥哥……哥哥而已……」低着头的范可心又开始虐待衣服了。

  「好啦好啦,结论就是让可心住过来,若大哥有什么不放心的,欢迎你随时过来拜访、突击检查。」孔母做下结论。

  「什么突击检查,又不是在当兵,哈哈……」伯父尴尬的笑笑,接着正色道:「可是可心是我们范家的子孙,理应由我们照顾,就不用麻烦你们啦。」

  「放心,一点都不麻烦,就这么决定了。那我们交换个联络方式吧。」孔父拿出手机,颇有霸王硬上弓的意思。「你们随时可以来看可心,不用担心我们会虐待她。」

  亲戚们又搬出血缘的大道理,于是孔父提议,暂且先让可心住段时间试试,要真无法适应,再让大哥接回去。

  这再争执下去恐怕就要翻脸了,加上范可心也表示她不想离开台北,亲戚们只得暂且勉为其难答应,日后再作打算,但叔叔很快的又提到范家目前的房子该怎办。

  还有让一个十八岁少女管理上千万的保险金实在太危险了,现在社会上那么多诈骗集团,实在不妥。

  孔父闻言,立刻做出决断,「那就交给信托保管吧,等可心成年再让她自己管理,只要留大学学费跟生活费就好。」

  信托保管?

  亲戚面面相觑。

  这样他们就没插手的机会了!

  「那、那房子呢?卖掉吗?」叔叔又问。

  虽然房子不清楚还有没有贷款,但是卖掉之后扣掉的钱,少说也有两三千万吧?

  对他们来说,范可心就像只大肥羊,总价值约有四、五千万,可不能白白溜跑啊。

  「说得也对,把房子忘了。」孔父转头看向范可心,「我有个建议,这房子你先租出去,生活费就由房租支付,至于其他的钱预留大学学费后全都信托保管,家中的物品去租个小仓库放置,你觉得怎样?等你成年,再把房子收回来自己住,我想不会有人有意见了吧?」

  这完美的计划让亲戚们张口结舌。

  骤失双亲的范可心人还混乱着呢,哪会想到这么远去。

  听听孔父说的话挺有道理,便点头了。

  「欸欸,她又未成年,怎么可以都让她做决定?」叔叔抗议。

  「要不你想怎办?」孔母看向意见很多的叔叔,「该不会你想帮她管钱吧?」

  「这……长辈帮忙管钱理所当然啊。」叔叔笑得尴尬,但眼神显露着贪婪的精光。

  孔母冷撇了下嘴。

  马脚露出来了吧?

  「钱的事先放着,我再问问律师。」孔父道,「反正就让可心先住来我家吧。」

  「你该不会想要管可心的钱吧?」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叔叔死盯着孔父。

  「我都说给信托保管了,我一毛钱都碰不上的。」孔父严肃了脸。「如果你要代管也行,上律师事务所写契约,钱的用途白纸黑字写明白。」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会吞我侄女的钱?」叔叔怒问。

  「我没这样说,但她爸爸是我相交多年的好朋友,我一定要替她打算,绝不让她吃亏。」孔父以不容置喙的语气道。

  「难道我会让她吃亏吗?」叔叔气得拍桌。

  一旁的大伯跟大姑纷纷劝住叔叔。

  「先这样,我们回去再讨论吧。」

  这孔家人口齿犀利,一会儿律师一会儿信托什么的,明显没打算让步。

  他们一家人都是有社会地位的,就连儿子都是有名的音乐天才,肯定不好惹,这么横插一手,想吞掉范可心遗产一事,恐怕困难重重。

  亲戚们决定回去从长计议,毕竟不管如何,这监护权可是握在他们手中。

  于是,范可心住进孔家一事就此大势底定了。

  ***

  葬礼结束之后,孔母便来到范家,帮范可心处理大小事。

  孔母一向决定明快,很快就打听到了可放置物品的租赁仓库,找来会全程帮忙打包的搬家公司,将屋内的物品整理清空,然后委由房屋租赁公司代管。

  毕竟范可心年纪轻,还要忙着考试,而他们手上的工作也忙,委托给专业的公司最是快速方便。

  所有事情都处理好,范可心拖着两个行李箱搬入范家。

  她住的房间原本是和室,闲暇泡茶休憩之所。

  范母为她加装了房门,装设衣橱、柜子跟床垫,还有一套舒适的书桌椅。

  「虽然这房间在季扬练琴室的旁边,不过你不用担心,练琴室的隔音设备做得很好,不会影响到你读书的。」孔母笑咪咪道。

  「谢谢阿姨,不好意思让你这么费心,有关于费用……」

  「不用啦,又没多少钱。」孔母摆手笑道,「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别这么见外。」

  「谢谢阿姨……」感动上涌,眼泪夺眶而出。

  「哎呀呀,怎么哭了呢?」孔母连忙转头吩咐儿子,「拿卫生纸来。」

  正要进练琴室的孔季扬拿出放在练琴室门边角柜的卫生纸,整包塞给范可心。

  「谢谢。」范可心点头道谢。

  「爱哭鬼。」孔季扬淡嘲了句。

  从范可心父母过世之后,她没有一天眼睛不是肿的,看上去很是令人心疼,但孔季扬没打算表达出任何关心之意,尤其是在母亲面前。

  「季扬,你在说什么?」孔母轻斥儿子。

  孔季扬没回应母亲,走进练琴室,当着两人的面把门关上。

  虽然自范可心有记忆以来,范孔两家就十分交好,彼此常到对方家中游玩,但现在的状况毕竟是寄人篱下,范可心难免拘谨。

  即使人在房间里头读书,还是不免注意外头的风吹草动。

  譬如她现在一晓得孔母要去煮晚饭了,立刻放下手中的书跑了出来。

  「阿姨,我帮你。」她讨好的笑。

  「不用啦!」孔母套上围裙。「你专心读书就好。」

  「我在家也会帮妈妈煮饭的。」

  「是吗?」孔母暖笑看着范可心,在上手臂摩挲了会。「女儿就是贴心,像季扬从不会说要帮我煮饭。」

  范可心羞涩的笑笑,「他要练琴,要是烫伤手指就不好了,我没关系的,所以可以帮忙。」

  「我随口抱怨而已,季扬真要帮忙我也不会答应。」儿子的手指可是重要瑰宝呢,还保了保险的。「要不,你帮我把豆芽捡捡吧。」

  中岛厨具前有一套四人的餐桌椅,范可心就拎着一包豆芽,坐在餐椅上捡菜。

  过了一会儿,孔季扬从练琴室出来。

  他挥舞着双臂,做着伸展运动。

  看到坐在餐桌前的范可心,也只是瞥了眼,像她不存在似的,径直走进房间。

  可范可心却是一看到他视线就跟着他跑,难以移开。

  她还是喜欢他,无法否认。

  她也不是未曾幻想过,住进范家的话,跟他有更多时间接近,也许……也许感情会好一点点点……

  可事实证明她太天真了,两人认识十多年都没有感情增长过,又怎么会因为她搬进来就有所改变呢。

  他不管在家里还外面都像个独行侠,范可心有时觉得他像一抹游魂,无视众人,过着自己的日子。

  就像……没有根一样。

  这样的感觉,是她住进来才察觉的。

  因为她没想过,孔季扬连在家里都不太跟父母说话。

  她还以为他的高冷形象只在外头。

  他比失去双亲的她,更像寄人篱下。

  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呢?

  范可心百思不得其解。

  或许是因为个性的关系?

  不是说,天才都比较特立独行一点?

  与孔母一同煮好了晚餐,孔母吩咐范可心,「叫季扬出来吃饭吧。」

  范可心快步来到孔季扬的房间。

  第二章

  孔家的屋子是凸字型,大门在左手边,入门即是阳台,打开落地窗就进了客厅,最右边则是厨房兼饭厅。

  再过去是屋子的突出之处,为公用卫浴跟洗晒用的后阳台。

  房间一共四间。

  右边是范可心居住的和室,尾端是琴房。

  主卧跟季扬的房间则在左手边,均是套房设计,主卧尚配有两坪大的更衣室。

  总面积约五十坪,在设计师的巧手规划下,动线顺畅,白色与自然棕的搭配,营造舒适温馨的家庭感。

  范可心在孔季扬门口轻敲了两下门。

  「季扬,该吃饭了。」

  房内没有回应。

  范可心试探的扭转门把,并未上锁,她小心翼翼地推开。

  「季扬?」

  房内的窗户开着,春季的冷风使她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她看到孔季扬呈大字状趴在床上,貌似睡着了。

  「季扬。」她走近床铺,轻摇了下人,「起床罗,要吃饭了。」

  床上的人动了动,忽然抬起头来,转头面对着她。

  刚睡醒的大男孩眼神有点迷蒙,好像还回不过神来。

  「帮我按摩。」他朝她伸长手臂。

  突如其来的要求让她有些惊骇。

  「按摩……吗?」

  「练琴手酸。」头又转了回去,背向她。

  「……好。」

  平常与孔季扬是没什么机会肢体接触,这会能碰上他的手臂,让范可心不知是紧张还是兴奋的微微颤抖。

  她跪坐在床上,小心翼翼的揉捏。

  平常范可心在家就会帮父母按摩,这按着按着,想到父亲下班时,坐上沙发的第一个动作总是先拍拍自己的肩膀,心领神会的她即会上前来,站在沙发后头,一下一下的舒缓父亲紧绷的肩,开心的聊天。

  这时,父亲都会说:「可心的按摩技巧越来越好了,爸爸每天上班再辛苦,只要想到能这样马一下,就值得了。」

  「我会每天帮爸爸按摩的。」范可心乖巧地说。

  「乖!真乖!」父亲呵呵笑着。

  多么幸福甜蜜的时光。

  眼泪不受控制的啪哒啪哒落下,湿了孔季扬的衬衫。

  他肌肤神经敏感,衣服湿了即有感觉,又听到抽噎声,转过头来张眼,果然看到范可心边按摩边哭,那样子好像他欺负她似的。

  「不想按就直说,干嘛哭?」

  孔季扬没好气地抽回手来。

  「不是……」范可心抬袖抹了抹泪,「我只是想到我爸……我以前也常这样帮他按摩。」

  孔季扬微蹙了蹙眉头,双唇蠕动,没说什么,又把手伸出去。

  范可心继续按摩。

  「别把鼻涕滴到我衣服上。」

  「我有擤起来的,才没有把鼻涕滴下去呢。」她抗议。

  脸埋在枕头里的孔季扬轻笑了下。

  从上手臂一路按下去,来到手腕处,这儿就没有衣服布料的遮挡了。

  实际的肌肤接触仍让她觉得害羞,又怕他会不高兴,谨慎的问:「那个手掌要按摩吗?」

  「弹琴最累的是哪?」

  「手指?」

  「那还需要问吗?」

  「噢……」

  范可心小心的把手放到自己的掌心上。

  「小心点,别趁机报复,折了我的手。」

  「我干嘛要报复?」难道他背地里做了什么害她之事吗?

  「报复我拒绝你。」

  她以前怎么都不知道孔季扬外表高冷,其实毒舌啊?

  以前只觉得他沉默寡言,除了音乐什么都不关心,两人之间也很少搭谈,现在才发现他每次开口都是刺。

  「我才没那么小气呢。」范可心扁了扁嘴,轻柔的按摩每一根手指。

  他的手指修长,指尖圆润,骨节分明,掌心大,像蒲扇一样,肌肤细致柔滑,果然是适合弹琴的手。

  范可心忍不住拿自己的手跟他的比较了一下。

  她的手指虽然也是细细长长的,但是因为手太小了,完全张开也撑不到八度音阶,而且手指又僵硬不够灵活,小时候虽因崇拜他而去学琴,学不到两年就黯然放弃了。

  「不要趁机偷握我的手。」

  「我才没有!」范可心连忙否认。「我是……我是在比较大小……手的大小而已。」

  「好好按摩,不要偷吃我豆腐。」

  这真是先告白的人就输了吧?

  否则她怎么会一直被欺负呢?

  「可心?季扬?还不出来吃饭啊?」

  孔母的声音在外头响起。

  「噢,阿姨,来了。」范可心放下他的手。「吃饭了!」

  说完,挪动小屁股,跳下了床,一溜烟跑走了。

  孔季扬看着那灵活的娇小身影,轻啐一声,支起身子,目光落在她刚才按摩的手掌上。

  五指合起再张开,感觉轻盈了许多。

  她按摩的技巧还真是不错。

  嘴角刚要扬起,却又因记起她喜欢他的原因而垂下了。

  她不过是受到父母的影响才喜欢他的。

  双手插在裤袋,他面无表情地缓缓踱往饭厅。


购买提示:

购买前请先确定自己需要购买的版本,购买时切勿选择【购买所有附件】,否则会重复购买。


买重/买错,均不予以退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禁止商用 违者必究。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腐喵言情站